中秋家族團聚,小弟大女兒正在學烏克麗麗,帶樂器來表演給爺爺看。我也趁機跟小姪女學了一下烏克麗麗,一學之下驚為天人,優點可真多。烏克麗麗體型很小,攜帶很方便,我這人身型矮小,以前扛吉他出門,累得要死,那時候要是知道有烏克麗麗這東西,應該改學烏克麗麗才是。不過,年輕時流行民歌,要學吉他才帥,現在大仁哥當道,學烏克麗麗才是正途。重要的是,烏克麗麗只有四根弦,比吉他少兩根,當下又單純了一些,琴把也短一點,要管的範圍也小了一點。立刻覺得烏克麗麗一定比吉他簡單。

 

當下花了大概十分鐘,弄清楚DoReMiFaSo這類基本音階,以及幾個基本和弦,也把一首曲子練起來,真是超級有成就感。不禁誇下豪語:「今年我們公司尾牙,我就上台表演這首烏克麗麗曲子,賺賞金好了。」沒想到整個家族的人,都異口同聲的說:「不好吧?這首太簡單了吧!有點丟臉吧?」

 

說是這麼說,我其實說的比較厲害,我不一定有膽上台。

等我回到家,冷靜下來,就覺得站在台上,把自己暴露在眾人面前,實在很危險。那麼到底會有什麼危險呢?我仔細檢查我自己到底「恐懼」的內容是什麼。

 

我想,如果我上台表演的太厲害,有太多人愛上我,結果有糾纏不清的關係,那怎麼辦?(哈哈哈!這想太多了吧?可能性:1%

或是,表演的太爛,被噓下台,豈不是丟臉死了?(大家吃飯的吃飯,喝酒的喝酒,真的認真看表演的,實在不多,走音亂唱都不會被噓了,有什麼好擔心的?恐懼度10%

最可怕的是,只要一上台,我就開始覺得全身發涼、發抖,覺得無法動彈,這可怎麼辦?(這個可怕度是90%,我覺得我真的可能站在台上發呆,無法開始表演。可是,我記得我曾在眾人面前表演過吉他,也沒有無法動彈,所以,這應該沒有想像中可怕,可怕度應該可以降到10%才對。)

 

理智上評估後,上台表演應該是沒問題才是,但是,心底就是還有那種麻麻的恐懼一直鑽上來。這讓我想起我的土星十宮,十宮是對這個世界展現我自己,讓這個世界看到我。土星在這裡,使我對於展現我自己,讓人看到我,感到恐懼。站在舞台上,正是被看到的最好方式,所以,我對上台,有深刻的恐懼。

 

由於上不上台,我可以自己決定,所以,我想暫時把這個念頭丟在一邊,不去管他。然而,有時候,上帝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人。早上讀「創造金錢」時,讀到下面這一段話:

 

每個你內在的恐懼代表著你此生所要開展的區域,代表著你要將這個區塊帶到光中,將其中的負面能量轉成正面。當你將恐懼向上帶到意識的光中,恐懼就會喪失力量。只有當他們潛伏於你內心深處時,才能讓你規避去做對自己較高善有貢獻的事。

 

我覺得這段話,很直接在講土星。

內在的恐懼,土星。

內在的恐懼代表著你此生所要開展的區域,土星在十宮,因此,我此生要開展的區域就是十宮。

因為恐懼,我會把這個區域的事務隱藏起來,或直接避開這個區域的所有活動。現在,這段話說,「要把這個區塊帶到光中」,是什麼意思?也就是,把Spot Light朝十宮打去,讓這個區域被看見。我要去想,我恐懼什麼。不只去想,也去做。也就是說,我怕上台嗎?那就多上台幾次,使「恐懼失去力量」,然後,我可以消除土星所代表的恐懼,卻可以發揮土星所代表的節制與謹慎。因此,可以放掉負面的能量,轉成正面的能量。

 

也就是說,本來,我是被恐懼抓住,不管是上台、或在團體中說話、或是在眾人面前發表我的想法,我都會恐懼到假裝自己不在現場,或因為莫名的恐懼而拒絕所有這些把自己呈現在社會之中的機會。當我察覺到我有這樣的傾向時,我可以採取一些行動,去克服這些恐懼。當我克服了,那麼土星在十宮可以發揮的力量,就不再是無名的恐懼,而是讓我在面對所有類似「把自己推到台前」這樣的狀況時,我可以發揮土星的謹慎,為自己做好充分的準備後再上台,而上台若贏得許多掌聲時,可以發揮土星的節制與謙卑,不至於過度驕傲。

 

土星所代表的眾多困境,總讓人很希望星盤裡沒有土星。但是,相對而言,土星卻也是給了人超越的契機。越來越覺得土星很可能是一個人揚升與否的關鍵。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