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占星課時,老師為我解說了我星盤上的太火四分。提到了一個重點是,我會視男性為兇狠暴力的,或是我很容易會想要跟男性對槓。或是容易在與人相處時,認為別人在欺壓我,這時候我內在的火氣就會很大,會不耐煩,會想跟人對槓,很容易生氣。

 

當下,我腦袋中浮現很多畫面。

還在婚姻中時,我曾經受不了前夫家兄弟們的大男人主義式的論調,而出言嘲諷,惹得前夫跟我兩個人,面對面,站得直挺挺的,彼此怒目而視,前夫差點一巴掌就打過來。幸好婆婆身手矯健,立刻把身體擠進我們兩個人之間,否則後果不堪想像。

 

在生活中,我最討厭遇到「權威人士」,無論是在專業範圍中的權威,或是位高權重的人,甚至連所謂的教授、老師,我都不想碰。甚至,去上任何課程,比如以前上過的成長班,或任何心靈課程,我都會以為老師要壓迫我,以他們厲害的能力來壓迫我,讓我顯露我的無能。

 

即使是這一次的占星課,內容精采無比,老師的話語具有很強大的療癒效果,我根本就是才剛上不到一個小時,就決定要排除萬難來上二階了。但是,當老師提出一些使用光的課程的方式,來做療癒的時候,我依然會反射性的想:「又來了,又想要強硬推銷了,以為我們都必須對老師照單全收嗎?」但是,因為意識到自己的太火,才想到,我在做花精個案時,不也經常推薦家族系統排列或其他療法嗎?那我算是在強迫推銷或壓制他人嗎?

 

這才覺得真是危險,我這個人,好容易照著小我的劇本演出啊!

明明別人是好意,我卻覺得被壓迫。

 

我也想起這一陣子,只要接到不管是內線、外線電話,來詢問我事情或討論,我都會覺得你們為什麼要來質問我?整個人顯得超級不耐煩,甚至會覺得你們在責備我,為什麼我就要受到這麼多指責?但是,現在想一想,到底是誰指責了我?那些話語能歸類為指責嗎?是我把所有的一切都想成敵人,以為每個人都要跟我開火,於是,我就先開火。

 

當老師點出我的太火四分之後,我就決定今後的努力方向,就是面對我的太火四分,然後超越太火四分的困境。這是繼我先前看見我的凱龍11宮,努力去面對陌生人、參與團體,並觀察我與人群接觸,會有什麼結果之後的第二個努力方向。

 

於是,今天早上,當我辦公桌前的電話響起,內在反射性的不耐煩立刻閃現,我就想:啊!太火。並提醒自己,沒有人要挑戰你,不要先開槍。接著,我接起電話,發現自己用很溫柔的語氣詢問:「怎麼了?要我做什麼嗎?」

 

放下電話時,我的嘴角是微笑的,而不是帶著怒氣或不耐煩。

我想,當我可以將太火的能量昇華,也許,我就可以跟男人和平共處了。

所以,繼續努力,追蹤、觀察我的太火,然後,像地海巫師那樣,轉身面對自己的黑暗,使黑暗立刻消失無蹤。因為太火也是我,我無法消滅我,我只能面對我。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