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裡,我看見我自己是瘦長的、偏男性的模樣(也可能是女性,夢裡,感覺是沒有性別之分的),有另一個人與我長得一模一樣。那個空間裡,除了我與那個像我的人之外,還有其他人,但是,我無法辨識有多少人,或有哪些人。

 

他們與我是否有實質的血緣關係,我並不清楚。

我只知道每個人都與我很親愛,像是家人,卻又不是這個世界上那種家族關係,總之,我對這些人充滿了愛,他們似乎對我也是這樣。其中,最突出的、最讓我牽掛的是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那個人。我想,我們是像雙胞胎那樣的雙生兄弟吧?

 

這種愛,不是大家必須擁抱在一起,拼命說愛的那種愛。在那個空間中,我們各做各的事情,有人單獨沉思,有人手上做著自己的工作,有人看書。彼此之間,沒有說話,卻享受著彼此相繫的感覺。

 

我與我的雙生兄弟,隔著一段距離,各有各的思索,偶爾我們會對看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但是,我就是好喜歡待在這個人附近,待在這些人附近。

突然,一通電話響起,我接起電話,電話裡的人說:「35分鐘後,你就要投胎轉世,請準備好。」

我心裡升起很多依戀與捨不得,35分鐘後,我就要與這些人分離了,我想著。

這麼短的時間,我並沒有想要衝過去跟這些人擁抱話別,我只想要更盡情的享受著,有這些人存在的空氣、氣氛、能量,我想,我要帶著這些感覺去投胎轉世。

 

這時候,我覺得我好想去上廁所。可是,因為捨不得減少與這些人處在同一個空間的時間,我想:「沒關係,反正等一下一進入投胎的程序,我就與現在的我分離,想上廁所的感覺就會消失,所以,我還是繼續多留在這裡一下好了。」

 

不過,我忍耐了一下,那個作夢的我覺醒過來,理解到:「我其實正在做夢,是正在作夢的這個現實世界的我,想要上廁所,如果再不去上廁所,我會繼續淺淺的睡眠,那麼早上醒來後,我會沒睡飽,工作會沒精神。」

 

於是,作夢的我決定,我要醒過來,先去上廁所。

結果,我確實醒過來,去上了廁所,再度回到床上,回到原來的夢裡,直到鬧鐘響起,我都一直在享受著,與那些人共處的感覺。

 

直到我完全醒來,我都還沒進入那通電話說的投胎轉世的程序。

真是奇妙的夢。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