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了一部電影,片名已經忘記。

說的是一個美國女子,在美國時與一位來自伊朗的男子結婚,生了一個女兒。在女兒快要到達就學年齡前,男子說服女子跟他回伊朗定居。

 

在美國時,男子與一般男人一樣,愛老婆、疼女兒,一個丈夫、父親該做的事情,他並沒有少做,一切看起來是那麼正常。他也向女子保證,伊朗是安全的,那是一個好國家。

 

但是,當他們在伊朗定居後,男子就改變了。

他似乎立刻就變成一個激進回教份子,在美國時對妻子的尊重消失,完全以回教基本教義來對待妻子,限制妻子的行動,把妻子當作男人的附屬家具,可以隨意辱罵、毆打、囚禁。妻子必須一切聽從丈夫,不可有任何意見。這在伊朗,特別是在他所屬的那個教派,是非常正常的,也是一個虔誠的教徒應該有的行為。

 

美國女子無法忍受活在隨時莫名遭到毆打,行動遭到限制,動不動就被軟禁的生活中,打定主意要回美國。她想離婚,可是根據伊朗的法律,她可以離婚,但是,她只能一個人離開,小孩理所當然屬於父親,不屬於母親。為了不讓小孩在伊朗這樣的宗教環境下長大,特別是很多伊朗女孩到了九歲,就會被嫁掉,想起來都毛骨悚然。於是,她選擇帶著女兒,以偷渡的方式翻山越嶺到土耳其,然後再投奔當地的美國領事館。

 

以上是電影中的情節與觀點,至於伊朗現在現狀如何,我還沒去古狗過。

 

我比較有興趣的一點是,一個男人,身在美國與身在伊朗,竟是判若兩人。這讓我想到西洋占星裡面的置換占星,也就是說,比如出生在台灣的我,若移居到美國去定居,那麼我的生命際遇、我對事件的反應、我的行動,都會與在台灣時的我截然不同,於是整個命盤的走向也會不一樣。

 

剛接觸占星學時,我對置換占星的觀點,總覺得無法接受。明明同樣一個我,怎麼可能換一個環境,我天生的命就不同了呢?

 

但是,在看這部片子的同時,我突然就領悟了。

先不談星盤上因為經緯度的不同,宮位行星可能都有變動不說,光是看人實際身處某個地方,被周圍的氣氛影響,做出的行為就不同。比如片中的男子,在美國普遍的概念是,對妻子拳打腳踢是家暴,是一個爛人才會做的事情。所以,我們為了符合社會的價值觀,為了不要遭到異樣的眼光,所以,男子不會因為生氣或一點小事而對妻子拳打腳踢,當然,除非他真的有任何心理疾病。到了伊朗,社會的價值觀改變了,成為一個大男人,把妻子當作家具、無生物來看待,才是正確的價值觀,才是一個有能力的男人該做的事情。同樣要融入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同樣要在意別人的眼光,這時候,男人就做了社會期待他做的事情:對妻子拳打腳踢,想要把她關起來就關起來,限制她出門與回到家的時間。

 

環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如此巨大,一個人的行為改變,也影響他做選擇的方式,然後連帶影響整個人的命運。

 

這也讓我想到我自己的一個經驗。

我在家算是個比較隨便邋遢的人,我不太在意家裡是否東西亂丟或地板上有一點不乾淨,我是大概有清潔,不要搞得家裡像垃圾場就好。所以,家裡看起來是有點亂又不太亂的狀態。

 

有一次,去日本自助旅行,去一位日本朋友租屋處打地舖。我們常常說,日本是一個處女座的國家,果然,到了朋友租屋處,我就立刻緊繃起來。因為,她這個地方真是太乾淨了。

 

雖然是一個單身女子二、三坪大的小套房,卻是地板乾乾淨淨,東西擺的整整齊齊,浴室擦的亮晶晶。我最害怕的是去上廁所,馬桶前方的地板上,放了一塊白色長毛地毯,雪白無暇。每次去完廁所,我都要很小心的檢查,地毯有沒有歪掉?我有沒有把水漬滴在地板上?馬桶有被我弄髒嗎?等等細節,以我這種邋遢個性,來到日本也變得小心翼翼,我不想因為我的髒亂,惹火了我的朋友。

 

所以,我後來想,我還是適合在台灣生活。我若在日本生活,大概會挫敗連連,歇斯底里,然後精神崩潰。

 

可見,生活在不同地方,命運就真的會大不同。

於是,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夠把占星學學好一點,說不定我就可以找出最能讓我發揮我生命特質的最佳方位與地點,然後,我就來「移民」!!!!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