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力往後蹬著兩隻腳,好讓身體整個往上、往前延展,我看見自己的雙手奮力往前延伸,然後雙手著地。接著,我藉著雙手碰到地面的反作用力,用力一推,又把我的身體往前拋出,我感受到身體往前拋出的速度感,以及落地時,身體壓在我雙腳雙手上的重量。我發現我的身體不是直立的,而是橫向的。我心裡納悶著,人用這個方式行動,會比較敏捷迅速嗎?


 


我繼續用這個方式往前奔跑,跑過幾個直立行走的人類身邊,沿途還經過一處正在辦喪事的人家門口,我覺得晦氣,依然繼續奔跑,不知道我要奔向哪裡。但是,我清晰的記得兩隻腳彎曲往後蹬時,雙腳用力的感覺,身體奮力往前延伸時,身體伸展的感覺,以及雙手著地時,肉與地面碰觸的感覺。


 


夢裡,我認為我是個用雙手雙腳並行,趴在地上行走的人。


夢醒時,我還停留在夢中肌肉運動的感覺。


 


直到我清醒的坐在辦公室裡,忙碌著處理上星期未處理完的工作時,我突然明白:夢裡的我,不是人類,是動物。我奔跑的樣式,像一隻貓或一隻豹,像是要去獵殺什麼的急速奔跑。


 


這是一次奇特的經驗,我從來不曾在我自己的夢裡,擔任過人類以外的腳色。這是第一次夢見自己是一隻動物,但是,夢裡的我,以為我跟周圍的人類是同類的,只是他們用兩腳走路,我用四隻腳走路。而且,我也認為我的外觀,長得跟那些人類差不多,我不認為彼此之間有什麼不同。


 


我試著回到夢中,我回到那個動物的我,試著想像我會想什麼。我要去獵殺什麼?人類嗎?我突然覺得,如果是夢中的那個我,我確實會去獵殺人類,因為我需要果腹。那麼我會殺光我看到的人類嗎?不會,我會獵殺我當下需要的食物,我會獵殺足夠我食用的部分就好。


 


我的獵殺,跟道德有關嗎?無關,我只是取用這個世界給我的食物而已。與我殘忍的個性有關嗎?無關,我不殘忍,我只是進食而已。


 


我感受到夢中的那個我,很純粹的奔跑、獵殺、活著。很純粹的感受肌肉運作的愉悅,也清楚感受奔跑過後的疲累,並且知道周圍充滿食物。


 


也許,我曾經是一隻豹、或一隻山貓、或一隻獅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