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當我走出我的房門,迎接我的總是茜茜的兩聲「喵」。然後,他會跟在我的腳邊,陪我走到客廳,轉頭看到我已經踏入客廳了,他會立刻一個翻身,仰躺在地上,對著我繼續「喵」。這時候,我必須蹲下來,摸摸他的脖子、他的頭、他的背、他的肚子,跟他說說話。他會發出呼嚕嚕的聲音,滿意的翻轉趴在地上,趴在靠近我蹲坐的地方。

 

此時,另一隻小貓可可,會從不知道哪個房間的哪個角落,突然冒出來,進入客廳。直直往我的方向走來,卻離我一點點距離,有一種不去侵犯茜茜領地的小心。我必須伸長手,去摸摸他的背,順著一直摸到尾巴,當作一早第一次見面的招呼。接下來,可可會去喝水、吃飼料、進貓沙盆裡撥弄一下沙子,最後,在我身邊找一個與茜茜拉開點距離的地方趴下。

 

兩隻貓,以我為中心,分兩側趴臥。只要我一站起來,他們就會跟著站起來。如果當時飼料盆裡的乾糧所剩不多,茜茜會發出一種「幫我加食物的叫聲」,我就會打開放飼料的抽屜,他會趴在抽屜上看我舀出一瓢乾糧,然後轉過去站在飼料盆旁邊等我把飼料放進去。有時候兩隻小貓會跟著我在廚房進進出出準備早餐,有時候守在冰箱前面,發出「沒有貓罐頭可以吃嗎?」有種奇特、柔軟、帶著點哀求的喵叫。那種聲音只有茜茜會發出,可可通常等在茜茜身邊,只要茜茜有罐頭吃,可可也一定會有。所以,小貓可可很聰明的不打前鋒,大哥會在前面衝鋒陷陣。

 

當我去房間換衣服,準備去上班時,可可會悄悄的跟進來,趴臥在我房間門口。我走出房門時,就可以很靠近她身邊,摸摸她,跟她說話,這是我們兩個女生的私人時間。有時候,她會發出很輕柔、很女孩子氣、很撒嬌的一聲「喵」,會讓人整個心都溶化,那種聲音也是茜茜不會發出來的聲音。

 

兩隻小貓的聲音,非常不一樣。也許外人聽來,都只是貓叫聲,可是,在我們的耳朵裡,卻清清楚楚的不同。我有時候坐在房間裡看書,會聽到走廊傳來兩聲「喵~~~」一聲短一聲長,那個聲音很清楚是茜茜發出的,而且,無須學會寵物溝通的神通力,我們全家都知道,他在叫媽媽,在跟媽媽說,我要去你房間找你。我只要回應:「茜茜,你要進來嗎?來啊!來陪我看書。」下一秒,就會看見茜茜黃色身影,出現在門口,接著他會來到書桌旁,趴臥在我椅子邊。

 

有時候,只是趴在我身邊,還不滿足,他會走到我椅子旁邊,抬頭仰臉看我,對我再喵兩聲,那聲音就是在問我:「我想要上去給你抱抱。」如果我回答他:「你想上來抱抱嗎?來啊!我抱你。」他就會立刻跳上來,並在我大腿上捲成一圈躺好。

 

我們可以隔著房間,聽出茜茜是在叫媽媽,還是在叫姐姐,或者他只是忙著在找躲起來的可可。

 

可可的喵叫聲,就與茜茜不太一樣。

她會像是在碎碎念一樣對著地上的小蟲、窗戶上的閃光、樓下的車子,發出「喵卡擦喵拉喵」的聲音,每個音都很短促,好像在一連串的說著什麼。他是個愛說話的女孩子,這類的聲音也會發生在早晨女兒出門,與可可話別的時候。

 

女兒:「可可,我要去上學囉。」

可可:「喵邀喵咖喵擦拉卡邀…OOXX#&◎□…

女兒:「你要想我喔。」

可可:「喵喵喵~~喵喵咖擦將………

女兒:「啊!我也捨不得離開妳啊!我會想你的!」

可可:「喵喵喵OOXX#&◎□喵喵喵!」

女兒:「掰掰囉!」

可可:「「喵邀喵咖喵擦拉卡邀…OOXX#&◎□…

他們大概會這樣持續話別三分鐘以上,只要女兒一關上門,真的出門了,可可就會完全安靜下來,這使我相信,可可真的很認真在跟女兒話別。

 

茜茜從來不曾跟我們這樣依依不捨的道別,他總是抬起頭,跟我們「喵」一聲,就算道別過了。但是,可可總是要來一大串喵嗚哩呱嘰喵才算結束。

 

茜茜與可可也經常會並排坐在廚房門口,臉對著廚房,看著我準備早餐晚餐。有時候,我轉頭看看他們,茜茜會打招呼似的對我喵一下。有時候太久沒看他們,他們也會喵一下,要我跟他們說一下話。

 

我幾乎覺得我已經可以大概知道,他們大部分的喵,代表的意思是什麼。有時候,茜茜來我房間,並不是想要我抱,而只是想坐在印表機上面,他在上去前,通常也會禮貌性的跟我喵一下,等我說可以,他才會跳上去。他喜歡玩印表機,常常把印表機關機開機,觀察掃描器的燈光,還喜歡在我列印時,把前腳伸進去印表機裡面,尋找裡面在動的到底是什麼。

 

可可對印表機的興致比較不大,她最愛我的手提音響,每次一放CD,她會立刻跳上CD蓋子,走過去,看著CD蓋子因為她的重量被自動打開,CD在裡面旋轉,她就用前腳去碰旋轉的CDCD總會因此飛離手提音響。每次放CD,就要把房門關起來,禁止可可進來,否則,永遠聽不完第一首曲子。

 

我常常在想,與動物相處久了,只要真心關心他們,只要真的發展出很親密的關係,即使沒有語言,也能夠心意相通。我不確定小貓們真的了解我們人類的語言,我想,他們可能就像我們一樣,根據音調、音質、音量等等,去理解我們正在說什麼,而且真實的感受到我們的情緒。

 

我記得有一次,我跟女兒吵架,兩個人大喊大叫,又哭又罵的吵個沒完,就在我們互相大罵的時候,兩隻貓靜靜的走過來,窩在女兒身邊,摩擦著她,好像在安慰她。那次是我在生氣,我把女兒罵哭,所以兩隻貓很清楚知道,現在要去安慰誰。

 

貓咪們感受到我們的情緒起伏,就像我們感受到他們的一樣。

我想,這也算是一種寵物溝通吧?只不過這樣的溝通,不是透過語言思想,而是通過「心」。

 

貓咪們帶著我,了解到一種愛。

那是即使茜茜弄壞我的印表機,可可毀了我無數張CD,我依然會微笑著接受他們所有的行為的那種愛。也是那種越過表象的語言、行為,只有心與心相碰觸的那種愛。

 

他們讓我了解到,原來超越理智、超越思想、超越語言、超越表象的外表,原來愛是超越這一切的。我們人類,因為外加了各式各樣的語言、文化,於是我們失落了用「心」與人溝通的能力。貓咪們讓我重新看見交「心」的可能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