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與我的大學同學S,要前往某個地方,去找一位年紀有點大的男老師。可是,這位老師似乎不是我們的大學老師,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找他。

 

我與S來到火車站,我看見S走在我前方,一個閃神,S就不見了。我在想,她是進入哪個月台?或是哪一列火車了呢?我不確定,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她。忽然之間,卻發現我已經上了一列火車,我在車廂裡左顧右盼的尋找S的身影,卻還是沒看到她,接著,火車就開動了。

 

我認為S還在火車站裡,可是,我身處在一列已經開動的火車上,怎麼辦呢?心裡雖然有點急、有點挫折,不過,我想,最多就是坐到下一站台北站,然後再坐回來就好。

 

心裡這麼想著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已經又回到原來的火車站了,而且,我感覺我已經去過台北站,又坐了另一列火車回來。這個火車站的附近,好像有海灘,我似乎也去了一趟海灘找S,可是,還是沒找到。在找S的同時,我似乎也想順便自己找看看,能不能靠自己就找到那位老師。不過,我都沒找到,我又回到車站附近。

 

這時,突然手機響了,我沒看清楚來電號碼,直接接起來。

話機裡傳來對方的聲音,大約是六、七十歲的老年男子聲音問:「你是OOO嗎?」那個名字,在夢醒後就忘了,但是,隱約覺得是男生的名字。

我回答:「我不是,你打錯電話了。」

對方有點不耐煩的說:「那你幹麻接電話?你怎麼會接這支電話?你怎麼可以拿這支手機接電話?」那個口氣好像是在說,這支手機是OOO的,既然你不是OOO,就不該接這支手機的電話。

我有被栽贓與被冤枉的感覺,我強調:「因為這是我的手機,你打到我的手機上,我就接起來了啊!」

對方似乎還是很難接受,沉默了很久,才把電話掛上。

 

才掛上電話,一抬頭,就看到S迎面走來。

我問:「你去哪裡?我一直找不到你,我們不是要去找老師嗎?我還坐火車去台北,又坐回來了。」

S回答:「我以為我有跟你說,我要先跟別人繞去海邊走一走。」

S看著我,臉上有一點點抱歉、不好意思的微笑。卻也同時有一種「奇怪,我沒跟你說嗎?」那種狐疑的表情。她臉上的表情裡,還有一種微妙的感覺,讓我覺得我是被她與她的朋友排除在外的,她想與她的朋友們去海邊走一走,但是,不希望我跟著,所以要我留在月台等。

 

夢裡的我心想:「你沒說啊!」可是,我沒說出口,又有一種被栽贓與冤枉的感覺。

 

最後,我似乎與她以及她身邊的幾個朋友走在一起,要去找我們要找的那位老師。但是,心裡有個奇怪的想法:「剛才打電話來的那個人,不就是我們要找的那位老師嗎?為什麼他聽不出來是我?還對我口氣那麼不好?我又為什麼不直接問他在哪裡就好?這樣我們就不用費力去找了,不是嗎?現在,我該對S他們提到剛才那通電話的事情嗎?」

 

抱著一堆問號,從夢中醒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