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一開始,我與女兒一起上公車(或捷運),車子的座位像這樣:

  位子.jpg   

車子上的兩排座位都坐滿了人,所以,女兒一走進去,就往紅色圈圈地方走,打算站在那裡。但是,很奇怪的是,女兒又立刻轉向,走到對面去。我的視點一直是從車門往裡面看的方向,突然正對著紅圈圈那個位置的人,站了起來,我走過去,坐到那個位置上。

 

那個位置旁邊是一個女生,很好奇問站起來的人說:「你為什麼要讓她坐?」

我抬頭一看,是我兒子,他有點不耐煩的說:「她是我媽啦!」

 

才剛坐下沒多久,車子到站,那一站好像叫做「東莞XX」。女兒、兒子、以及兒子那個女生朋友都說到站了,他們要下車。我突然忘記我自己到底要坐到哪裡下車,好像跟他們同一站,又好像不同站。

 

瞬間,他們都下車了,剩下我一個人在車上。我想,也許我也是要在這裡下車,我也下車好了。就在我準備下車時,我發現我的腳上只穿了一隻鞋子,是白色短筒休閒鞋(或運動鞋之類)。我急著想找到另一隻鞋子,可是,到處都沒看到我的鞋子。後來,我在某張椅子下,發現了一大堆鞋子。感覺上,好像是大家上車都要脫鞋子,而且把鞋子脫在那個地方。我想,也許我把鞋子脫在那裡了,也許我可以在那裡找到我的鞋子。

 

在那裡翻找了一回,還是沒有我的鞋子。

我看到有一隻桃紅色的靴子,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可以拿那隻靴子替代我少掉的那一隻鞋子。我把腳套進去,顯然那隻靴子太小,我無法完全套進去,可是,我還是勉強自己套著靴子,走回我的座位。

 

回座位的路上,我聽到一個小男生對著一個小女生竊竊私語說:「ㄟ,妹,你看她,偷穿你的靴子耶!」我一驚,又走回放了很多鞋子的椅子旁邊,繼續翻找,我突然發現原來那裡還有好幾雙一模一樣的桃紅色靴子,而且,有比較大尺寸的。我高興的換上大尺寸的桃紅色靴子,還轉過頭去對小男生小女生說:「你看,我沒偷穿你的靴子,我有我尺寸的靴子。」感覺上像是想要掩飾過去,讓人誤以為這雙大尺寸的桃紅色靴子是我的,可是,事實上,一隻腳套著桃紅色靴子,一隻腳套著白色運動鞋,根本一看就知道有問題。

 

但是,我是不是有把那雙靴子穿走,我沒有印象。只是我自己心裡明白,那雙靴子也不是我的鞋子。

 

當下的景象立刻換到一個活動的現場,我好像是去看表演的,但是,我同樣還是認為我少了一隻鞋,我繼續在那個現場找我的鞋子。

那個表演現場有很多學生在排演,他們離開位置去排演,也把自己的鞋子留在椅子旁。我很高興的發現,他們的鞋子比較接近我鞋子的顏色,我想,這樣別人就比較看不出來了吧?我當下又想偷一隻鞋子走。

 

就在我正想要偷的時候,有幾位學生回來了,正好與我面對面。結果,我忘了我到底有沒有偷成功,因為這時候音樂聲響起,有學校的教官在指揮大家退場。不知道為什麼,我也跟著學生排隊,往樓梯下面走,可是,我一直覺得我只穿了一隻鞋子。一直在想,還能去哪裡找鞋子,更清楚的說是:還能去哪裡偷一隻鞋子過來。

 

夢就在我站在階梯上,等待一起退場中結束。

這是我更換我的花精配方後的第一天,這次的花精配方與過去截然不同,我很努力想要面對自己,而盡力釐清後開出的配方。

我想,這個夢顯然有強烈的隱喻,似乎與我服用的花精有關,也與我內在的情緒感受有關,不過,我還沒想清楚。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