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聽聞真理而並未受到強烈的干擾,也沒有從狹隘扭曲的觀點中解脫出來,那麼你所聽到的真理就會變成一種毒藥。」

 

我在想,這裡所說的強烈的干擾,是不是這樣?

 

看書的時候,我常常覺得內在有些東西被勾起,有時候會覺得很悲傷,有時候覺得很遺憾,有時候覺得很痛,有時候覺得被人看見自己不好的地方。然後,我會很渴望讓自己變好,渴望脫離那些遺憾、悲傷、心痛以及感覺自己不好的狀態。

 

這是不是就是強烈的干擾?

當我看到書裡提到某個方法,可能可以使我脫離那些狀況,於是,我去嘗試,嘗試從另一個不同的觀點來看待我自己,那麼是不是這項真理,對我來講,就不是毒藥?

 

聽聞真理而不積極轉化心念,真理就會變成一劑讓傷口化膿的毒藥

 

這讓我聯想到零極限裡教導的四句真言:「謝謝你,請原諒我,我愛你,對不起。」

曾經有人來問我:「不是說了這四句話,就可以清理掉負面的東西了嗎?我有念,為什麼負面的情緒還在?」

我對零極限教導的療法,並不是很清楚,我只讀了零極限一本書而已。

對我而言,這四句話是轉念的一個工具。

當我腦中浮現一個討厭的人時,我希望清理這個討厭的情緒,於是我念這四句話。但是,我在念的時候,我心裡同時會浮現另一個聲音,與這四句話來對話。

 

這麼討厭的人,為什麼要謝謝他?

因為他,讓你發現了你自己內在的黑暗,沒有他,你看不見,所以謝謝他。

 

做錯事的人是他,為什麼我要請求原諒?

你確定整個過程裡,只有他做的不好,而你是完美無缺的嗎?你的所有行為,都投射到他的身上,然後再從他反射回來,於是你承受了一些後果。這一切,有你單方面必須承擔的業力,你不該請求他原諒你嗎?

 

你沒看到他的嘴臉嗎?即使我知道我自己也有錯,我知道我確實也看見了自己一些內在的黑暗,可是,他一整個人就不是我喜歡的那種人,我為什麼要說「我愛你」?

 

你忘了,你看到的是短暫的肉身,他的肉身以這個方式示現在你面前,你也知道,他這樣做是為了你好,為了靈魂終極的目的,你愛的不是這個肉體,而是那裡面的美好靈魂。要你說「我愛你」,是要你看見,每個人內在那美好的靈魂。

 

好吧!算你會說話,可是,我實在拉不下臉來對他說「對不起」!

親愛的,你在心裡,用你的靈魂對他的靈魂說,兩個美好的靈魂向彼此說對不起,豈不是很美好?試試吧。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用這四句話,可是,對我來講,即使要我在心裡說這四句話,我都會有這麼多掙扎,我沒辦法閉著眼睛,背叛我真實的感覺,虛偽而像個聖人一樣講這四句話。

 

所以,我總是要掙扎,總是會有一點點內在對話,來讓自己可以對那個人在心裡說出這四句話。奇妙的是,說了之後,我總能感受到很強烈的愛,下次再見到那個討厭的人,我就比較能提醒自己,他也是個「美好的靈魂」。

 

這是不是就是克里希那穆堤所說的「轉化心念」呢?

所以,如果只是念這四句,心念未轉,那麼負面情緒自然會停留,對吧?

 

但如果能為自己去發現孰真孰假,並且在錯誤中看到真相,那麼真理就能帶來改革的行動。

 

這裡比較觸動我的部分是「為自己去發現孰真孰假」。

 

我覺得我在念零極限四句真言時,內在的那個對話,也算是一種分辨真假的過程。我在問,為什麼要這樣說?然後,浮現一個可能的答案,接著觀察當我用這個答案的角度去看、去說那四句話時,內在有什麼感受。當這個感受確實帶給我幫助,我就願意多多使用這四句話來轉化我自己。

 

最近,「分辨」這個課題,不斷出現在我的生活裡。

在現在各式各樣訊息充斥的時代,真的很需要「分辨」的能力。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