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星期開始,就斷斷續續練習「啟動天使之光」以及「開放通靈」的冥想,然而,還是沒什麼進展。

 

但是,這段期間的夢境裡,總是出現清晰的名字。

我的練習,也都卡在看不到、聽不到天使的名字或指導靈的名字這上面。

 

@ 第一個夢境 @

 

在夢中,有三個好朋友,他們各自有各自的能力。

二男一女,夢中我提醒自己,要記住三個人的名字,我甚至還在夢裡複頌好幾遍,提醒自己醒來要記得。
男生的名字,一個叫于青,一個叫占宇。我清楚知道,我就是占宇,我的能力是占卜。在夢境將醒未醒的時候,我忙著要去記住另外兩個人的能力,以及我們曾有過的經驗,卻突然發現我已經把女生的名字忘記了,待我想要努力回想女生的名字時,卻忘了整個夢的情節。

 

我只記得,我們三個人的合作天衣無縫,彼此輔助,誰需要幫忙,另外兩個人就會使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對方。

 

@ 第二個夢境 @

 

我是個女生,但是,不是現實世界的我。

我與我的母親面對面坐著,我的母親也不是現實世界的母親,而是個有點江湖味道的女人,像是那種北投酒店的媽媽桑。她說:「你爸那個外遇,那個叫 × 淑玲的女人……」我在聽的時候,我其實有確實聽到姓,可是,夢醒的時候,已經想不起來那個女人的姓了。

 

@ 第三個夢境 @

 

我帶著一大團人去旅行,我很像是個導遊。

在路上走的時候,我突然遇到我的阿公,是我爸爸的爸爸,他已經過世多年。夢裡的阿公,依然紅光滿面的模樣,依然自許為風流倜儻的文人雅士。

 

我驚訝的問:「咦?你怎麼在這裡?」

他指指身後,原來他也帶了一大團人來玩。阿公迅速轉進一間店裡,專注的看著商品,我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的背影,感覺阿公看起來變年輕了。

 

醒來時,我想到兩件事。

雖然這個夢裡不算真的有出現名字,但是,就算不講出名字,我也知道阿公的名字,所以不用講。

 

上天使療法時,同學與我一組練習,同學曾指出,在我身後有一個靈體,他分辨不出是什麼,只感覺是金色的光,很可能是我過世的親人,是個男性。那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的這位阿公,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跟金色的光很合,而且因為他曾經深情看著我說:「你越大越像你阿嬤。」所以,我想他跟著我,還挺合理的。

 

@ 第四個夢境 @

 

我住在一棟大樓裡面,那種住宅很像新加坡的大樓,專門給人居住的大樓。

當時,我跟爸爸在家,這個爸爸不是我現實生活中的爸爸,不過,我沒看清楚長相,我只知道那個人是爸爸。

 

我走出家門,走在大樓的走廊時,突然感到整棟大樓在震動。接著聽到許多人喊叫的聲音,說:「快逃!快到了!」

 

我似乎知道是什麼要來了,我緊張的不知道到底該往上走,還是往下走,或是回去家裡找爸爸。我快速往樓上跑,萬一大樓被弄垮,我就不會被壓在下面。可是,就在我跑了幾層樓之後,震動更加厲害,我突然想:「我如果一直在大樓裡面,我肯定死路一條,我應該跑出大樓,尋找空地或可以掩護我的地方。」於是,我轉身往樓下跑,才跑了幾層,那個東西就來了。

 

那是一隻巨大的恐龍,比我所居住的幾十層大樓還要高大,跟恐龍比起來,我們這些樓房、人,簡直就像樂高玩具一樣。

 

那隻恐龍伸出一隻手,從上往下,穿過大樓的縫隙,伸向我所在的樓層。我驚嚇的躲在一個死角,我認為那個角度的話,恐龍的手撈不到我。果然,我看著恐龍的手一直撈,就是構不到我。另一個人也發現這個死角很好,跑來跟我擠,我把那個人推到我前面,我把自己擠到最角落,我想:「恐龍要是撈到,至少會先撈到前面這個人。」

 

這個夢,雖然沒出現名字,但是難得年紀一大把,做夢還會夢到超級巨大恐龍,所以,記錄下來留作紀念。

 

@@

 

夢,很像一團濃霧。

陽光一照,就煙消雲散,一點痕跡都不留。

所以,必須趁記得的時候,趕緊記下來,否則幾天過後,就會一點都不剩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