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那天早晨,距離出門上班還有二十分鐘,「啟動天使之光」可以閱讀的部分,只剩下冥想練習。思忖著在擔心遲到的狀況下,做冥想練習並不好。於是,翻開還沒開始閱讀的「開放通靈」。

 

只讀了幾頁,沒有特別印象,就出發上班了。

 

@ 2 @

 

工作時,突然有一個畫面進入我的心裡。

我看見我自己正走在往我辦公室的樓梯口,在我身後有一個巨大的人形的光,把我整個人籠罩住,人形的光是金黃色的,臉上帶著微笑。

 

然後,我腦中出現一串思想。

那串思想說:

 

我是神,我是天使,我是指導靈,我等於那個人形的光,我也等於存在於地球的這個肉體。我有自由選擇自己要去上什麼樣的課程,並且承受每個決定帶來的後果。我不需要等待哪個天使說我有哪些天賦,「我」的內在可以知道,「我」適合去做什麼。即使選擇錯誤也沒關係,錯誤是被容許的。

 

我不需要等待天使或某個神給我徵兆,我必須對自己更有信心一點。等待徵兆來做決定,事實上,不也是逃避責任的一種嗎?進入地球,擁有肉體,因此,也在肉體之中做決定,並且用肉體來承擔決定的後果。

 

當然,我也可以掙脫肉體,用更高的視野來觀看,於是,我可以找到更好的選擇。因為我是我,是具有肉體的人,卻也是神,也是天使,也是指導靈,也是光。

 

但是,我必須記得,我是自由的,每一個選擇,都必須自己決定,也必須自己承擔後果。不要把責任推給任何的神、天使、指導靈。

 

在這個思想湧現之後,我覺得我整個人好像醒過來一樣,有一種清晰的感覺。而且,那個巨大的金色人形之光給我帶來很大的勇氣,因為我知道我是如此巨大,或是我背後有個如此巨大的光,我不需要懼怕,我只需要抬頭挺胸,勇敢的為自己做決定就好。

@ 3 @

 

這個影像的看見,使我不禁想要繼續閱讀「開放通靈」這本書,因為我想知道:到底什麼是通靈?像這樣的看見,算不算通靈?

 

@ 4 @

 

閱讀「開放通靈」的第一部分,我感覺歐林與達本的訊息很清澈,他們用溫柔的方式傳送他們的思想,閱讀時,沒有被催逼的感覺,也沒有非要怎麼做才對的感覺。感覺上像是:他們表達他們的看法,而你有權選擇接受哪些看法,與不接受哪些看法。你所做的選擇,並不影響他們與你的關係,兩者的通道之間,依然充滿愛。

 

他們所說的話裡,沒有任何「你不這樣做,就會大錯特錯,際遇悽慘」之類的恐嚇。

他們提供的訊息非常具體明確,沒有玄密難解空泛的話語,而且,在第一部分對通靈的基礎概念介紹中,確實解開了我許多疑問。

 

@ 5 @

 

閱讀基礎概念的過程裡,我也回想起我第一次為朋友占卜的經驗。

 

那次是遠距占卜,是我接觸塔羅牌後第二次占卜。我記得我用email給予占卜結果,書寫過程裡,不斷有對朋友的話要說。我自己知道,雖然說有許多話是根據塔羅牌的牌面圖片出來的,可是,以我當時的塔羅牌占卜能力,是看不到其他更多資訊的。但是,很奇怪的是,有許多資訊不斷進來,有源源不絕的話要對朋友說。那些細節,只有朋友自己心裡知道,我在說的同時,根本不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即使已經把信發出去了,第二天還是感覺有很多意念要傳達給朋友。

內在的感覺很滿,好像有滿滿的美好能量充斥在心裡。就連走在路上,都覺得四周充滿了明亮的光,我好像踩在某個美好的大地上。而且,感覺頭上不斷有愛的能量往下灑落在我身上一樣。

 

這種很高潮的經驗之後,好像是隔天吧?我立刻就感冒發燒了,朋友說,是我的身體還不習慣這麼大的能量。那時候,我聽不懂,對於能量、通靈這些東西,對於剛接觸塔羅牌以及能量的我而言,都很陌生,對於聽不懂的資訊,我只是笑笑就讓它過去了,沒有很放在心上。

 

後來,天使療法老師說我的占卜,來自於直覺比較多,不是來自於理論或心智。我聽了也沒想過直覺到底跟什麼有關係,只是覺得說的好像很對,特別是我經常有點疑惑我說出來的話,有多少與牌面的圖像有關。我只是牌一掀開來,就有一些話想說而已,那時候我想,也許這就是直覺吧!

 

然而,現在回想起來,又對照「開放通靈」裡描述的通靈狀況,我懷疑,這是不是也是通靈的一種?

 

@ 6 @

 

接下來,要開始做書中的通靈練習了。

對於書中不斷提到的「出神狀態」,我對我的成功率不抱太大希望。我從來不曾進入很深的冥想中,也不曾有什麼特殊的經驗。要我達到「出神狀態」,嗯,我很擔心……

 

我決定先不去看第三部分,因為第三部分是許多人通靈的感想。我怕我拿那些人的經驗限制住自己的經驗,或是故意要去複製別人的經驗。所以,我決定做完所有的練習,不管成功或失敗,練習完畢後,才去看第三部分。

 

說真的,我還是很懷疑歐林與達本所說的「每個人都可以學會通靈」這件事情,說不定我就是那個學不會的人……..

@ 7 @

 

在同一天裡,我做了「開放通靈」書中的前面五個練習,感覺很不錯,只要沒有後面必須連結到指導靈的壓力,我似乎就做的很好。要放鬆就放鬆,要上升到星空裡,做這種想像,我也沒問題。

 

隔了一個禮拜,我接下來要做「連結指導靈」的練習時,就全部失效。放鬆也好像沒有真的放鬆,要向上也上不了,眼前就是一片漆黑,什麼感覺也沒有,只有挫折。

 

後來,我就放棄了,因為書上說,如果連結不到,就不要繼續做下一個練習。我想,也許我有阻礙,我使用簡單的SRT方法,用靈擺來解除障礙。可是,我只有四張圖表,靈擺清完手上這四張圖表裡的障礙之後,還指向一個「其他」,並且表示是在這四張圖表之外的障礙。

 

使用靈擺的時候,突然發現,用靈擺跟我的高我溝通這麼容易,毫無挫折。可是,用冥想去連結,卻是如此困難。為什麼我不先挑戰簡單的,卻要先挑戰困難的呢?(晚上繼續讀「開放通靈」第三部分,他們談論他們的通靈經驗,才發現歐林一開始也是透過應靈板說話,也是透過某些工具,所以,我何不從輕易就會動的靈擺開始?)

 

剛才練習時,放的冥想音樂還繼續播放著,那音樂突然好像變成某種聲音,像是有很多個人同時在對我說:「我們都在這裡等著你,你慢慢來,不用擔心。」感覺像白水晶那樣的清澈,下一秒,我就開始懷疑:剛才是某種錯覺嗎?我覺得我不是聽到一種語言的表達,而是,那一小段音樂突然形成那樣的意念,從整首曲子裡突顯出來。

 

接著,我覺得我練習的順序應該改成這樣:

 

  1. 閱讀「開放通靈」第三部分,了解其他人的經驗。
  2. 放下完成練習的渴望。暫時停止練習後續。
  3. 繼續重複練習前面預備通靈的五個冥想練習。
  4. 先練習「啟動天使之光」書中,連結天使的練習,但是,不要在意是否連結得到。
  5. 暫時繼續使用靈擺與高我對談。
  6. 去學習SRT,學會所有清除的技巧,為自己做清除。好讓自己可以不用靠靈擺,就可以直接與高我、高靈對話。
  7. 學完SRT,並做一段時間清除工作,也不斷重複那五個練習。直到我覺得可以之後,再來練習通靈冥想。

 

(關於SRT,有沒有那麼必要去學,我還在擺盪中。只是今天使用四張圖表之後,發現我對SRT的了解實在太少了,我太渴望學會這個技術了,請給我學費啊!!)

 

晚上閱讀「開放通靈」第三部分,才發現我遇到的問題,別人也都有遇到。但是,他們有歐林與達本在現場幫忙,我真是太羨幕了,要是可以直接去上課就好了。

 

總之,今天的練習大挫折。

來日再戰。

 

PS. 本來很擔心先讀第三部分,會限制住我對通靈該有的經驗與想法。不過,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讀完第三部分,對我幫助很大。一方面知道,每個人與高靈的接觸方式、感受,都截然不同,這幫助我更開放。另一方面知道,原來那些後來能夠通靈的人,一開始也有我遇到的問題,這讓我比較能對自己抱持希望。

 

@ 暫時完結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