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本書閱讀完之後,我想針對自己的部分,仔細再看一遍。

我的土星落在十宮,雙魚座。

有位朋友的土星也落在十宮,但是,是在獅子座。

我相信這兩個土星十宮,表現在真實生活中,是不一樣的。

 

這本書的推論是:十宮,與社會有關。十宮也代表著雙親之一,從小與孩子最親近、影響最深的那個人,就屬於十宮管轄。因此,通常可以代表母親,而土星落十宮,就可能代表母親是主控者,或者是父親消失不見了,或者母親喜歡掌控。

 

這個推論與一般的占星書類似,也很符合我的生命。

 

 

父親因為是船員,走遠洋船,一年可以見到父親的日子,一隻手的手指就可以數的出來。所以,父親明顯屬於消失的那種類型。母親自然成為主控者,她就算不想主控都不行,一個家的擔子都落在她身上了,個性再軟弱的人都必須站起來。

 

朋友的父親則是個沉默的主人,沉默的在工作坊裡面工作,沉默的承擔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他不擅長說話與社交,也不太與孩子溝通,雖然父親「在」,可是,他們與父親說話的次數,依然屈指可數。

 

我與朋友不同的點在於,我的土星落雙魚,朋友的土星落獅子。

我想這或許與母親的掌控形式有關。

 

我記憶中,每次母親希望我屈服於她的意志,順從她的命令時,她不是拿棍子要求我,而是躲進房間,躺在床上滴眼淚,好像我不照她的意思做,她就會死去一樣。為了照顧她的情緒,我只好放棄我的堅持或我自己的想法。無論大事小事,他都是這樣滴著眼淚,很委屈的模樣。記憶中,最小的一件事情是,她希望我買下一條很新潮的白色長褲,我不喜歡那條長褲,因此我拒絕。雖然付錢的是母親,但是,我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需要白花錢。但是,母親可以苦著一張臉,滴著眼淚走過兩條馬路,直到我順從她,回到店裡,讓她付錢買下那條長褲。

 

我與母親的關係中,表面看起來,母親扮演弱者,我扮演強者,我總有過多的自我意識、想法、意見,我經常想要伸張我自己的意志,但是,母親用弱者的姿態,軟化我的自我,讓我屈服於她的意志。這也是一種「遭到壓抑」的情況,我無法自在的對外表達我自己。

 

朋友與母親的關係,則又不同。她總是站在家裡的角落,偷偷觀察母親的狀態,看看母親有沒有生氣,她自己有沒有惹到母親,觀察完畢後,就偷偷回到自己的房間做自己的事情。她的態度是退縮、擔心,總是怕母親生氣、怕沒有辦法符合母親的要求。母親要什麼,她就做什麼,她沒有自己「想要」什麼。對她而言,母親是強者,她無法反抗母親,她只能在母親的「麾下」,聽命行事,還要小心不要做錯事情被懲罰。因此,她的意志也受到不同類型的「壓抑」,一樣無法順暢表達自己。

 

我一直以為我知道我要什麼,也以為我一直有表達出來,可是,事實上,我都沒有表達出來,我的「要」一直受挫。

 

朋友卻是不敢「要」,最後以為自己沒有什麼想要的。

 

我的「要」的念頭,有冒出頭來,只是被腰斬。

朋友的「要」的念頭還沒冒出來,就被自己自動壓回水底了。

 

我的土星表達出來的受限,是我處在雙魚的能量之中,處在雙魚的氣氛中,所感到的受限。

 

朋友的土星表達出來的受限,是處在獅子座的氣氛中,所感到的受限。

 

 

童年受到的壓抑,會使一個人極度想要表達自己,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

於是,會很期望在社會上,建立起名聲、地位,得到權炳。這些也是十宮所象徵的內容,可是,土星落在十宮,又象徵著想要獲得這些,想要滿足這些渴望,會困難重重。除非非常努力,即使非常努力,路上還是障礙不斷。

 

我思考我自己以及朋友的狀況,我發現一件事情。雖然土星落十宮的人,確實會很渴望自己能夠達到某個地位,或是證明自己真的很有料等等,可是,土星十宮人並不敢或是不太會承認。也就是說,我們常常會帶著過度謙遜的態度,嘴巴上總是說自己不可能成為一個偉大的人,不可能成為一個有權威的人,可是,內在卻極度渴望自己擁有那些權炳。那種渴望,通常被層層掩埋,不敢打開來相認。土星十宮人與太陽十宮或火星十宮那樣的外顯不同,土星很緊繃、小心翼翼、擔心不已。

 

我記得從國小第一次寫文章被刊登出來開始,我就渴望得到認可,證明我很棒。但是,我一直沒有得到。那一次興沖沖拿給媽媽看,媽媽說:「那不是有訂雜誌的人,文章都會被登出來嗎?」雖然事後表姊們有稱讚我,小小年紀寫得出那樣的文章很厲害,可是,我最想得到的是母親的稱讚,但是沒有得到。

 

專科的時候,某個雜誌的編輯訓練我寫文章,每週都要交稿給那位編輯。有一次,我的文章終於登上雜誌的一個小小版面,但是,我再也沒有拿給母親看了,因為每次寫稿的時候,母親毫不在意我文章上的成就,她不斷碎唸我因為寫文章而無法準時吃飯。雖然,事後同學們都表現出很敬佩的眼神,可是,對我來講,我並沒有得到我真正想要的稱讚。

 

這種感覺似乎不斷在我生命中延續,無論我看起來有多厲害,我都覺得沒什麼,我都覺得我沒有得到真正的認可。因此,我必須不斷追尋可以達到認可的東西。比如說,我一開始使用英文作為工作用的工具時,很享受許多人羨慕的眼神,自己也覺得自己很厲害,可以帶著外國人跑來跑去。後來卻又自己打擊自己,覺得也沒多厲害,跟英文系的人相比,我根本是三腳貓。後來去讀日文系,想說終於是本科系了吧?會講日文很屌吧?結果發現,日文流利度又輸給長期居住在日本的台灣留學生。

 

我覺得我充分表現出了土星所代表的挫折感。

我永遠沒辦法對自己說出:stellaire,你真是個很棒的人,你每件事情都做的很好。

 

我覺得我這個土星十宮人,就像推著石頭上山的尤里西斯。每天都很努力把石頭推上山,以為推上山就可以證明自己很讚。可是,每次一到山頂,石頭就往下掉,然後,我又充滿挫折的下山,從頭推起。然後,還會告訴自己,我永遠不會成功的,但是,我又命中注定必須馬不停蹄的努力。

 

因為想要證明自己很棒的那股驅力,不斷驅使我往前走,尋找可以證明的東西,然後全力以赴的努力。

 

 

人生早期受到母親的壓制,也會讓這個身為女兒的人,無法認同陰性能量。書上談到的是,這有可能往兩個極端走,一個極端是這個人會比較無法表現女性的特質,因此展現出來的樣子會比較中性,或是不認同傳統的女性價值。另一個極端是,土星的過度彌補,也就是說,完全表現社會上一般認為女性該有的樣子,該如何盡一個女人該盡的義務,比如說相夫教子之類的。

 

我與朋友都往中性的方向走。

 

沒有柔媚的姿態、輕柔的語調,雖然也不像男人那樣說話,卻也說不上有女性特質。我喜歡T恤牛仔褲裝扮,不喜歡那些叮叮噹噹的飾品。朋友比我好一點,會戴點飾品,也會穿上裙裝,打扮的像個女孩兒,可是,她會因為天氣熱而撩起裙子來扇風,完全沒有女生的模樣。

 

年輕時的我,很抗拒打扮,這一點常常被母親碎唸。

現在的我,因為皮膚過敏,依然無法讓那些化妝品上臉,不過,不斷療癒內在的結果,越來越願意接受自己的女性特質,也願意打扮,只是從小沒學的東西,到了中年想學就顯得困難重重。

 

 

書中談到,因為土星落十宮,是回到自己的宮位,因此會展現出土星最純粹的特質,也就是最困難的面向。

 

土星的困難面向有什麼?

 

1.  很難用客觀的態度,面對陰陽兩種角色:我必須說,從小到大,我確實對這兩種腳色感到彆扭、不自在,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去看待男生女生、看待自己、看到另一方。我總是沒辦法確定,我到底該如何面對。

 

幸好,我做了各式各樣的療癒工作,我似乎漸漸看見,也漸漸可以接纳。

 

2. 難以用客觀的態度,看待自己的母親:這個部分,我很感謝有機會參加家族排列的工作,因為家族排列讓我可以用身體的方式,真的站在旁邊,模擬「客觀」的態度,去看到場內代表母親的人,然後,可以理解什麼是客觀的態度,並且真實看到母親生命的困境,於是可以在內心與母親和解。

 

我覺得我對自己女性面的接納,應該與這幾次排列中,與母親的和解有關。

 

3. 對自己形象過度敏感:也就是太在意自己是不是「重要」,因此也會太在意自己是不是「失敗」或是「成功」,那都關係到自己的形象。這種在意會讓自己很糾結,不過,也不失為一種催促自己往前走的動力,只是比較緊張就是了。

 

4. 對失敗的恐懼:恐懼,一直是土星的主題。越是害怕,就越容易出錯,實在是惡性循環。我一直藉著花精,在處理我這部分的恐懼,效用很好,日子過的輕鬆不少。

 

由於在我的命盤上,土星觸及的行星不少,所以,我想不能單看土星在十宮的狀況,土星觸及的行星與宮位,也都會影響到十宮。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