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面對面占卜,有一件事情讓我很驚訝,那就是占卜時的專心。

我是一個很容易分心的人,也很容易被身邊來來往往的人影響,心神任意飄散。我也是個很在意別人眼光的人,因此會很在意來往的行人會不會注意到我正在做一件詭異的行動。

 

在貼出面對面占卜時,我有點擔心會因為注意力不集中,而做出有問題的占卜。

特別是我過去這一兩年的面占經驗,大部分都是孩子們的同學或是朋友,他們通常都來我家裡,在很安靜的狀態下占卜。有時候,我會放一點輕柔的冥想音樂,點上一點精油,幫助浮躁的孩子們安靜下來,也幫助自己安靜與專注。

 

可是,這一次貼出的占卜,我設定在公共場所。

一方面是我家太雜亂,要邀請人來家裡,我還要花時間整理,想到就很疲倦啊!一方面是中壢的公車很稀少,除非是當地人,或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否則很難徒步找到我家。因此,才想以車站為中心,在附近的咖啡館或便利商店占卜。

 

對於容易分心的我而言,這是很大的挑戰。

 

不過,很奇妙的是,不管約在咖啡館或是現在裝潢的很好的便利商店裡,我完全無視於週圍店員或顧客的來來去去,那種專注就好像我與我的個案是坐在一個包廂裡面一樣。

 

甚至,小心翼翼,擔心給人困擾的我,完全沒去注意到,我們已經佔用了便利商店那個桌位足足超過三個小時。

 

我專注到忘了注意時間的流逝。

也忘了注意身邊可能有顧客,駐足在身後觀望我們的占卜。

 

我只注意到牌面帶給我的感受,個案每個問題與問題之間,所揭示的內在真相,以及漸漸揭露的內在傷痕。

我專注在感受那種流動,個案從最表面的問題開始,漸漸觸及他沒意想到的內在問題。

也專注於感受個案內在的傷痛,即使當場還不能揭露。

也專注於內在衍生出來的愛,特別是感受到個案內在的傷痛時,我內在會衍生出一種無邊無際的情感。

 

我像是被罩在一個罩子裡,那個罩子裡只有我與我的個案,這個世界完全被阻絕在外,我全然專心的傳達轉述塔羅牌的意義。

 

那個罩子會在最後結束占卜,給完天使的祝福後打開。那一刻,整個世界的聲音才風擁而來,這時候,我才會想到:啊!把人家便利商店的桌子佔用了那麼久,將近五個小時的時間,店員會不會在意?咖啡館來來去去的人,是不是聽到了我說出的詭異話語?

 

那種專心,不是我告誡自己要專心而出現的專心。而是,當桌布鋪好,塔羅牌拿出來,我就整個人陷進去,或是那個罩子就立刻罩上,很自然就專心到完全不管周圍的環境了。

 

所以,我總是不記得周圍有哪些人經過,整個環境是否吵雜,音樂是否順耳。我什麼都不記得,我只知道眼前的個案、桌上的牌卡、以及我內在感受到的情感流動。

 

這些面占的經驗,我非常喜歡。

我喜歡那種專注的感覺。

也喜歡花上三、四個小時,為一個人占卜。因為我發現花這麼多時間是值得的,那確實可以更精確的表達出我要傳達的意思,也可以讓個案詢問更多問題,以釐清個案真實的需要,也更有機會深入處理個案真實的問題,而非表面的問題。我確實喜歡這種讓人無限發問的占卜方式勝過只准問一個問題的方式。

 

當然,也因為不限制問題的數量,就會有欲罷不能的狀況發生。原定的三小時,總是會多拖延一個小時,甚至兩個小時。但是,我覺得值得,我希望來找過我的個案也覺得花這些時間是值得的。

 

還有一件讓我感到驚訝的事情,雖然與專注無關,還是暫且紀錄在這裡。

 

每次占卜到尾聲,我會請個案抽一張大天使卡,讓他們帶著天使的祝福離開。我發現,每次大天使都會給出切中當天占卜核心的結論,每一張卡都剛好打中個案內在最需要被安慰的點。我總是一邊說著天使的訊息,一邊自己很有感觸的想:哇!太厲害了,抓出這一點來談,確實是這個人最需要的。如果要我當下立刻安慰這個人,我一定沒辦法立刻得出結論,抓出這個點來講。幸好有天使卡,幸好有天使,至少可以讓人帶著愛回家,而不是只有傷痕。

 

雖然,我每次占卜,都會邀請我的守護天使跟我一起去,可是,因為我沒什麼靈視力、或什麼特殊能力,所以,我其實也不知道天使到底有沒有跟我一起去。但是,他每次都會講到重點,這使我很願意相信,天使們真的存在,真的全程陪伴我們的占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