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願做個什麼都不是的人,跟放棄世俗或苦行勵志都無關,但是跟看見當下的真相有關。

 

我一直在想,什麼是「當下的真相」?

根據這幾年來閱讀的書籍,我自己的思考,我想到了一個方向,或許也可以算是真相之一。

 

許多書籍都談到,我們屬於光,所謂的上帝、創造者、宇宙的最大力量,也就是那一團光,我們都屬於這一團光,所有的人都是一體的,都是這團光。我們之所以分離,是因為我們這一大團光裡跳出來,或說是迸發出來,我們是這一團光迸發出來的小火花。

 

這些火花與原來那一團光無異,相同的顏色、相同的亮度,只是火花比原來的光小了一點,看起來比較沒那麼震撼。每一個小火花也都是一樣的,彼此之間並沒有分別,沒有誰的火花比較好或比較壞,誰的比較高級或比較低級,大家都一樣屬於那最神聖、最高、最有力量的神聖之光。

 

然後,這些小火花決定要進入物質世界,進入地球這個形式的世界裡面,去體驗屬於地球的物質體驗。每一閃火花決定進入不同的身體,以便經歷不同的體驗。有的火花決定成為身心障礙者,去體驗受限的感覺。有的火花決定去體驗實現自我的感覺,於是,安排自己成為一個容易被人影響,卻又渴望發現自己的人。有的人成為有錢人,想學習如何使用金錢。有的人成為窮人,好讓自己可以心無旁鶩的追求內在的滿足。

 

我心裡有一個意象,宛如每一個小火花,每一個靈魂都曾經站在會議桌前,與許多高靈討論著接下來的旅程。會議桌上攤開了一大張的生命藍圖,也就是我們在地球上所說的「命盤」。那張生命藍圖宛如一段旅程的計畫書,就像旅行社在出團前,會先給團員的行程表,而那場會議就像是行前說明或行前討論會。

 

在討論中,我們決定把太陽放在一宮,把月亮放在九宮,讓獅子的能量留在一宮,加強一宮的自我表現……等等。整個地球之旅,就像是在設計一個鬼屋,安排哪個鬼在哪裡嚇人,我們進鬼屋前都知道,我們會被嚇得個半死,卻也很清楚這些嚇我們的鬼東西,都是我們自己安排的,所以,當下可以盡情的被嚇,走出鬼屋的出口時,可以哄堂大笑,嘲笑彼此的蠢樣子。

 

地球之旅也是如此,我們把整個旅程設計的驚險萬分、波濤洶湧,但是,我們必須知道這一切都是虛假的,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這只是我們所設計的遊戲的一部分。就連那些努力靈修、求道、尋找真理的舉動,也都不是真的,也都只是虛幻世界裡虛構的真實。

 

可惜的是,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因為太過投入地球之旅,忘記這一切都是自己設計的遊戲,於是,我們很認真,很怕在這個世界裡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於是,我們緊抓住這個世界的名聲、利益、情愛,努力攫取,不肯放手。甚至不惜犧牲自己或別人的性命,或犧牲整個地球(地球是大家的遊戲場,毀了地球,就少了一個遊戲場,有什麼意思呢?),換來的那些名聲、利益、情愛,依舊必須留在這個遊戲場裡,什麼也無法帶走。

 

這麼看來,真實的「我」是什麼?

 

不是在這個世界上的我。

不是塔羅占卜師。

不是女兒。

不是母親。

不是朋友。

不是翻譯人員。

不是進出口貿易人員。

不是業務員。

不是同事。

不是那個胖胖的歐巴桑。

不是誰的紅粉知己。

不是寫文章的人。

 

「我」,什麼都不是,只是那一閃的小火花。我只是想來這個世界裡,體驗某些特定經驗而已,然後,我會回到大光裡面,就只是存在著,沒有任何物質世界的標籤,什麼都不是,也什麼都是。

 

小火花是夢?或這個物質世界是夢?

哪一邊才是永恆?

 

如果我們從夢中醒來,發現物質世界的一切都是虛假、虛幻的,那麼我們還會那麼在意在這個世界裡,我們是什麼、我們有什麼嗎?我們還會那麼缺乏安全感的想要獲得什麼嗎?

 

也許,我們就會開始對自己汲汲營求的態度啞然失笑。我們也會對自己過度認真的悲傷、痛苦,感到莫名驚訝,明明是虛假的,我們卻哀痛到蹲在原地,遲遲無法前進。

 

從這個角度來看克里西納穆提說的「什麼都不是的人」,我想,就相當於這裡談到的小火花了。小火花確實什麼都不是,卻也什麼都是,因為整個虛幻的物質世界,都是小火花自己安排的,但是,這些物質世界的名聲、物質卻不等於小火花。所以,小火花什麼都是,也什麼都不是。

 

一個人說:「我要擺脫塵世,隱遁求道」,這樣的說辭,依舊把這個世界看成真的,所以才會有塵世需要擺脫,有道需要去求。

 

當下的真相,只是醒來,看見自己是那大火團中的一閃,看見整個物質世界都是虛構的,那就夠了。沒有什麼需要擺脫,也沒有什麼需要追尋。既然如此,就不會執著於這個物質世界的一切,比如名聲、錢財、情愛、物質。我們存在於肉體中時,我們需要這些,但是,不需要執著於這些。

 

「我」因為恐懼自己不存在,所以總是執著於名望、家具或某種價值觀;它還會為了達到更高的精神境界而放棄這一切。更高的精神境界指的是更能令人滿足、更恆久的狀態。因為害怕自己不存在,所以才會有執著及佔有慾。被佔有的東西如果無法滿足我們或帶來了痛苦,我們就會放棄它而去追求更令人愉悅的東西。最終極的佔有物便是所謂的上帝或實相。

 

就因為我們把這個世界看的太真,所以才會「恐懼」自己不存在,我們總要證明自己「是」什麼。但是,我們就只是那個「是」,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克里西那穆提這段話裡,有一句話讓我的心稍微跳了一下。最終極的佔有物便是所謂的上帝或實相。太警惕人心了,原來就連靈性的追求,都可能是一種終極的慾望與看不透,我們以為達到最高境界,其實我們只是換了另一件執著的外衣,而且那件外衣顯得高級一點、有氣質一點而已。

 

結論,我在這個世界上是什麼,並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有沒有盡情的、痛快的經驗所有我想經驗的,無論是快樂或悲傷,幸福或痛苦,當我離開這個物質世界的時候,我可以心滿意足的說:「我來這裡想做的事情,我都做過了。」

 

而且,我還清楚知道,我是小火花。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