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一開始,我與一群人在一起,然後,我說,我想去找一間安靜的咖啡館讀書、寫文章。於是,我離開這一群人,走在街上尋找,卻找不到適合的咖啡館。有的咖啡館太小太擁擠,有的太大太吵雜,有的燈光太暗不適合書寫閱讀。

 

這時候,一個男子從地下道出口走上來,直直往我這裡走來,並且說:「我來幫你找。」那口氣似乎是交給他就沒問題了,夢中的我也覺得我跟他是認識的,可是,對那外表感到陌生。

 

男子在街道上來回走了一趟,還是沒找到適合我的咖啡館。我說:「沒關係,不用麻煩了,我自己慢慢找就好了,你去忙你的吧!」男子停頓了幾秒鐘後,同意我的說法,轉身往地下道出口走去。就在我想繼續我的尋找時,男子又轉身回來說:「我還是陪你好了。」我心裡覺得,多一個人陪我,並不會讓我更快找到我需要的咖啡館,但是,我也沒有太堅持要他離開。

 

我與這個男子並肩走著,不知道為什麼來到一個小徑上,小徑前方是一座大房子,像是男子的家。我與男子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六個男子與我們同行,似乎大家都是要去那座大房子。我轉頭看右邊的男子,他突然變成了我的前夫。

前夫說:「你看,我現在學會關心你、照顧你了,你找不到咖啡館,我也陪著你了,我已經改變了,那我們可以復合了吧?」夢裡的我想:「是啊!他已經改變了,願意關心我照顧我了。而我也已經改變了,我可以愛自己,獨立自主,不依賴人,也不掌控人了,也許我們真的可以復合了。」

 

就在我們即將走入大房子前,我突然擔心的想:「如果我跟前夫復合,那我兒子跟女兒一定會很生氣,他們對我前夫那麼生氣,那麼恨他,我要是宣布復合的消息,他們一定無法接受。」

 

這麼一想,我突然看到我的左邊有另一個男子。那個男子似乎在說:「為什麼要去跟一個合不來的人復合呢?我已經在這裡,整個人的特質都與你相合,而且是發自內心的愛你、照顧你,為什麼你要放棄這樣的人,去跟一個本質上與你不合,只不過逼自己改變了一些行為的人復合呢?」

 

夢裡,我站在原地與自己辨證。

右邊是前夫,夢中的我,幾乎浮現出走入那座大房子之後的所有生活,除了前夫會要求自己多注意我、照顧我之外,其餘的生活還是跟以前一樣,我與前夫的心靈依然沒有相應的地方。前夫只是扭曲他的本性,來符合我的要求而已。

 

左邊,是另一個男子,我感覺我與他完全相應,我知道他在說什麼,他也知道我在想什麼。他了解我的情緒、感受,我也了解他的。於是,夢中的我突然笑了,笑自己真是愚蠢,為什麼要按照社會的標準,去跟孩子們的爸爸復合呢?我需要的是內在的真實圓滿與幸福,而不是外在架構上的圓滿。

 

夢中的我,感覺到自由與被釋放。

我知道我要跟左邊這位男子在一起。

 

夢裡的我了解到:

 

出自真心的照顧與在意,是出於愛,而愛是彼此心靈相應時,不斷滋生與累積的東西。當愛滋生並累積夠多的時候,就會發自內心的在意對方,並且願意不求回報的照顧對方。於是,兩個陌生人,漸漸成為朋友,然後成為情人,成為夫妻,成為家人。

 

按照要求去做出來的在意與照顧,會帶來怨恨與不滿。

 

醒來後,我發現夢中的每個男子都只是象徵而已,因為每個男子的面貌都不清楚,我對這些男子也沒有很熟悉的感覺。他們都很像一團透明的空氣,我可以感受到這團空氣的性質、聽到他們的聲因、看到他們的動作,但是,感覺不到他們有真實的面貌或身體。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