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我膽戰心驚的寫出我內心的真心話,寫出「邪魔歪道」這四個字,我不是想要把一整船的New Age都打翻,只是有一部分會讓我有這樣的想法。然後,今天晚上一翻開下一頁,我就看到克里希那穆提寫道:

 

「臣服於某個指導靈或是祂的代言人,往往會使你走上邪路。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人生和那些永無止境的內在衝突,而不是去強調那個指導你的人或是他所行使的方法。」

 

最近這幾次,我經常驚訝於我寫出了我即將閱讀到的話,或是我所閱讀到的話,應證了我曾經有過的想法。

 

像我才剛寫下邪魔歪道,隔天的篇章就看到歪道。

再上一次,我感覺到我想要權威,是因為我想要完美,害怕犯錯。隔天的篇章,就讓我看到克希里那穆提說:「我們總是渴望能做得正確、成功、知曉一切….

 

他說,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人生和那些永無止境的內在衝突。這一句話,我記得我自己的反省裡,似乎也達到過類似的結論。

 

我很高興遇到一位說話頻率這樣相應的人。

我忍不住繼續看下一篇,談到了外在權威。書、老師、僧侶、道場、各種信仰,都屬於外在權威,我在面對這些事物時,我內在不斷思考、判斷、評論、決定要相信什麼。但是,我沒想到的是,我內在的判斷、分析、累積的經驗,也即將構成我的「內在權威」。我既然可以去判斷他們、分析他們,那麼意味著我是比他們更高的權威。

 

這也是我一直在問自己的問題:「當我認為他們是錯的時候,難道我就是對的嗎?我是不是也在建立一種不容人批判的意見、想法、論述?」

 

因為克里希那穆提談到了我最困惑的地方,既然內在權威與外在權威都是必須打破的,那麼我到底該如何學習?我很好奇他會給什麼答案。

 

結果,他給了一個我參不透的答案。

他說:「心一旦徹底空寂,就不再有分析者、經驗或批判,這麼一來權威就消失了。」

我不知道如何達到那種「空寂」狀態,更不知道如何隨時隨地都處於那種狀態,我還要繼續參一參。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