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拿到書,第一個閱讀的人竟然是女兒。

她朗誦了幾個篇章。

有一篇提到有關「不要用批判的眼光看人」,女兒暫停朗讀,笑著說:「他幹麻這樣指責我?」我笑著問:「你覺得你有被罵到喔?」女兒說:「對啊!他說的人根本就是我。」我很高興女兒看到這些文字,立刻覺知並連結到自己。

 

女兒讀著讀著,好像領悟到什麼似的說:「這不是教冥想的書,讀他的文章就已經是在冥想了啊!」女兒說,每天早上讀一篇,就夠她想一整天了,難怪一天只能讀一篇。她一邊讀,一邊讚嘆著說:「克里須那穆提真是個好有智慧的人啊!」

 

我們說好,今年這本書先給我讀,明年再傳給她讀。

晚上睡前,閱讀了第一篇,談的是聆聽,提到當一個人能聽到周圍所有的聲音,那麼那個人內在就會轉化,會變得敞開。

 

我試著躺在床上想著,像克里須那穆提說的那樣,不特別用力專注,自然愉悅的躺著。然後,去聆聽窗外飛馳而過的摩托車、汽車聲音,雨滴落地面的聲音,輪胎輾過水漥時水花濺起的聲音,小孩的哭鬧聲,開門關門聲,貓叫聲,風聲,莫名的嗡嗡聲。

 

當我學習敞開,讓聲音進來我的身體時,我發現我不覺得這些是擾亂我睡眠的噪音,而是……怎麼說呢?舉個例子來講,坐在電影院時,音響發出轟隆隆的音樂聲,但是,我是有意識的在觀看電影,有意識的享受音樂,因此,對我來講,我雖然是接收這些音樂的旁觀者,我不覺得吵鬧,覺得享受。但是,如果我是進去電影院打算睡覺,對於影像與音樂,我拒絕接收,我只希望這些聲音與影像離開,好讓我安靜睡覺,那麼這些影像與音樂就會變成噪音。

 

晚上躺在床上聆聽周圍聲音時,我感覺自己在安靜觀看一部沒有影像,只有聲音的電影。我很專心觀看,那個專心不是我故意要集中心智,而是因為每個聲音都激發許多想像力,讓我感到非常有趣,而不自覺的進入了聲音之中。甚至這些聲音的品質,竟與我購買的頌缽療癒音樂相當。原本睡覺放這音樂,有一小部份的目的就是為了遮蓋周圍的噪音。

 

我感覺自己是在美好的樂音之中入睡。

睡夢中,我夢到我正在進行一連串的課程,我已經完成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課程了,「生命之書」被排在第三階段,我正在開啟這個新課程。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