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與外派主管聯繫時,因為一些狀況的誤解,那位外派主管在網路會議上,歇斯底里的大聲喊叫辱罵,甚至當場中斷與我們連線。在會議中,我自己也與另一位同事有衝突,我感到不可思議的發現,我內在有爭吵的能量。在爭論還沒有火熱化之前,我的口氣就不是我慣常那種軟軟的口氣,而是比較嚴肅的質問。

 

面對外派主管的叫罵,帶著歇斯底里的聲音,聲音還因為過度高亢而分岔。現在寫來有點好笑,可是,當場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尤其是被罵的莫名其妙,更是讓我不只是生氣,也感到困惑。

 

等我終於稍微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整件事情惹人發火的關鍵,我想,我不把這個關鍵點打通,事情會永遠掛在那裡不會動。於是,我去找那個關鍵同事的主管,向他大大的抱怨了一番,差點又要破口大罵。畢竟是他的屬下搞不清楚狀況,信口亂講,才會使我挨罵,我不抱怨,我的氣沒辦法消。

 

走到這個點,我還是帶著氣,帶著情緒,還沒真的冷靜下來,但是,因為我的態度很強硬,於是,那位關鍵同事的主管立刻展開調查,全力投入修正整件事情的方向,然後,就在我跟這位主管一來一往的電話中,終於把每一個細節都處理完畢了。下午,外派主管又call我,口氣明顯正常了起來,甚至還主動要幫我一個忙,令我受寵若驚。我想,他跟我一樣,有稍微反省了一下自己吧!本來是打算一整個禮拜都不理他的,看在他還懂得反省的份上,不跟他計較了,呵呵。

 

然後,我終於心情平靜了下來。

 

接著第一個念頭跑進來的是:這位歇斯底里大叫的主管,在他的占星行運盤上面,月亮是不是跟火星,還是冥王星有沖到?我自己那股吵架的能量,是火星跑到我的第六宮嗎?

 

這個念頭一跑出來,我就知道我真的平靜下來了。因為我的腦袋有空去想這些有的沒的,不再是一堆火在腦中燒了。

但是,也有一點好笑,覺得自己玩占星玩到太瘋狂。

 

以前覺得看流年,真是一個太過迷信的舉動。何必去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呢?事情遇到了再說。但是,現在發現好像真的可以在流年裡看到一些生命的走向,有時候真的因為某些行星的影響,使那段時間特別容易跟人吵架,如果事先知道,可以提醒自己更覺知一點,或許可以用更好的方式來面對爭吵的狀況,這樣不是也很好呢?

 

所以,現在不會覺得算命是迷信了,那是一個幫助人更覺知的工具。只是以前聽說過的算命師,都用太物質化的方式在解說,才會讓我感覺迷信。而所謂的流年,就比較關係到每天的生活,但是,並不是那種出門前要看一下今天的運勢,才決定要做什麼那種算法,而是看見可能遭遇的能量狀態,調整自己的心態,對周圍發生的事情更覺知,如此而已。

 

而且,當一個人明明看到今天有爭吵的能量,事先就知道了,當這個能量真的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會不會感到這個宇宙挺幽默?會不會更能客觀的看待這些來到面前的狀況呢?是不是也更會理解,這些都只是事件,都只是讓我這個人去經驗的事件而已,不需要當真,但是,要認真面對。(我的意思是,這些事件不管人處理的好或不好,只要認真面對了,都不會使我們的靈魂有損傷。唯有當我們逃避不去面對,或是取巧的閃過,才會使靈魂感到遺憾或受傷。)

 

今天,這位主管很可能就是很容易發怒的,而我們又偏偏搞一堆烏龍,引發了他的怒氣,於是他歇斯底里的大罵。如果我們不搞這些烏龍,也許他只會因為撞到桌腳而對著桌子罵一句三字經以排除發怒的能量?

 

而我爭吵的能量,如果那位關鍵同事不亂說話,即使那個想要爭吵的能量還在,但是,因為沒事情可以讓我吵,於是,也許我只會覺得這一天空氣特別悶,特別不舒服,不太愛理人而已,還不至於真的口氣嚴肅的質問人。

 

這樣一想,就覺得用占星來看生活,或許可以對生活中的甘苦更一笑置之一些?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