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受到一位客戶無理的指責,我不禁提高了聲音解釋,情緒也隨之高昂起來,高昂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委屈的情緒,覺得我已經努力完成了客戶的要求了,客戶卻還要指責其中某些不該由我們負責的細節。比較感覺到受傷的部分,是客戶充滿懷疑、不信任、猜忌我的態度。我認為我很負責,也不願意任何人受傷害,因此,我是考慮周全後,為彼此好而這麼完成了這件事情,對方卻認為我很可能一開始就想刁難他們。

 

事情過了一個小時後,我才冷靜的想:為什麼他這樣說,我會那麼受傷?為什麼我口氣會那麼高昂?我有沒有可能用不同的應對態度來面對?可不可以用更柔軟的語調去協調?可不可能更平靜的解釋?

 

這麼一想,我發現是有可能的,是有可能用比較冷的處理方式,協助對方也冷靜下來。但是,我用的是激烈的方式。為什麼我會這樣無法控制自己?我的內在是哪裡受到刺激了?

 

但是,我仔細回想,在我決定提高聲量的前一秒,我確實感受到我內在有個聲音說:「你要比他大聲,要假裝很生氣,這樣他才會嚇到,才會停下來聽你說話。」於是,我就順著那個聲音大聲的做解釋,對方也確實因此停下來聽我說話。

 

這些,代表什麼呢?

我心裡有點混淆,於是,我去抽了禪卡。

 

第一張抽到的是有一隻老鷹在夕陽餘暉中的天空飛翔,牌卡的解說提到現在的我,就像老鷹一樣自由,順著風飛翔,我可以順著流走,可以俯瞰清楚自己所有的狀況,因為了解自己,才能毫不費力的順著氣流飛翔。

 

老實說,我一點都不覺得這張牌準確,我哪裡有毫不費力的飛翔呢?我根本就是一邊掉眼淚,一邊努力的往上飛,卻還老是被暴風雨打下來。

 

於是,我再抽第二張。

這張牌叫做「遊戲的心情」,解說中有一段話非常打中我:「當你將生命看成是不嚴肅的,看成是一個遊戲,你內心所有的重擔就會消失,所有對死亡、生命、或愛的恐懼都會消失,一個人會開始過著一種心情很輕的生活,幾乎沒有重量,而可以在空中飛翔。」這裡又講到飛翔,我認為我不可能輕鬆的飛翔,可是,這裡卻說可以,只要我把生命發生的一切,看成是一個遊戲。

 

我觀想了一下,如果我抱著遊戲的心情,去面對客戶的指責,我會產生什麼樣的情緒?我會給予什麼回應?

 

我不禁笑了出來。

 

因為我想到客戶指責的種種話語,充滿了矛盾,當我抱著遊戲的心情時,我就可以看見客戶話語間的不合理,可以隨時用一種玩笑的心情,插入一句問句,讓客戶自己看見自己的不合理。那麼我還會把客戶要丟給我的情緒,往自己身上攬嗎?那當然就不會了,因為我做了我該做的事情,客戶有無法想透的不合理,是客戶的問題,我只在其中協助他看見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而已。如果是我沒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那麼我必須努力修正到事情完成。可是,現在事情已經完成,是客戶自己有他的想不通,所以,我為什麼需要跟著他的情緒起伏呢?

 

我想到我抱著遊戲的心情,向客戶提出的問句,想像客戶停頓下來,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樣子,就不禁笑了。這明明可以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為什麼我要把自己弄得像個受害者?

 

所以,其實,我本來應該有能力像老鷹那樣飛翔的,但是,我把事情看的太嚴肅,把自己弄得太僵硬,我才會變得笨重,容易受傷害。而且,我一開始想要飛翔,就擔心自己會被人從天空射下來,才需要做那麼多解釋,以保護自己。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