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4 Fri 2011 11:09
  • 夢想

有時候,我們會想像未來的圖像,但是,總是想像而已,隨後轉身繼續投入忙碌的現實生活中,迅速遺忘內在浮現的圖像,然後,也忘了要去實現對未來的夢想。因為連曾經夢想過什麼都忘記了,想要去實現,也忘了要實現什麼了。

 

於是,我想,我必須把我內在看見的影像,紀錄下來,我相信如果那是真實的夢想,那麼現實的走向就會帶領我往那個方向去走。為了防止自己忘記,也為了未來回顧的時候,可以檢視自己究竟走在哪條路上,我需要紀錄下來。

 

我想像中的未來,是一個年邁的我。

這個我,居住在一間被花草圍繞的小木屋裡,周圍的花草不是整齊種植的花圃,比較像是隨便亂種,隨便亂長的花草,但是,說這些花草隨便,倒也不隨便,因為花草的種類似乎挑過,是一些可入菜、可做草藥治療的香草或藥草。

 

我喜歡坐在我的搖椅上,平常我會單獨一個人在我的小木屋裡,或是看書,或是做點我喜歡的十字繡,一邊聽著音樂。有時候,會看看電視播的電影。我會自己做一些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像是自己烤烤麵包、做做蛋糕、煮個印度奶茶、弄點愛吃的菜之類的。

 

我的房子與別人的房子隔開了一點距離,離大馬路也有點距離,因此,房子裡非常安靜,除了鳥叫蟲鳴,沒有什麼其他的聲音。

 

然後,我的房子會歡迎任何人來拜訪。

不管是來找我占卜算塔羅牌的,或是來找我調花精,或是來問問精油配方的,他們可以來到我的房子裡,與我共度一個下午,喝著我煮的茶,我做的小點心。

 

這些人來到這裡,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他們可以免費得到我的任何建議,也不需要支付茶資,他們就像是來陪伴一個老人家,聊上一個下午這樣。當然,有些人會認為,能量必須流動,要有能量的交換。那麼或許來客可以帶點禮物來探望這個老人家,帶點好吃的東西、好用的器具、好玩的東西、美麗的事物、或是一本書、甚或是一場好看有趣的表演,什麼都可以,因為老人沒有期待要得到什麼,最好的給予就是彼此的陪伴。

 

想調花精的人,自備自己的瓶子來。

想算塔羅牌的人,想好自己的要問的問題。

想知道精油配方的人,喔,不保證老人會記得配方記在哪裡。

說不定我到那麼老之後,也把占星學好了,那麼還可以來找我占星。

悲傷的人、憤怒的人、迷惘的人、難過的人、困惑的人,都可以來這裡,我會用花精、塔羅牌、精油、冥想、音樂來陪伴你。有時候,我只給你無聲的對望,有時候,我會吵雜的不斷說話,有時候,我只給你喝茶吃點心。我使用過這些工具,去陪伴我的孩子,安撫他們的情緒或治療身體上的狀況。我也希望有機會可以用這些工具,陪伴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一個人,而且免費。

 

然後,有一天,我會安靜地在那個房子裡,離開這個世界。

四周一片靜寂,就像是一朵花凋落那樣的自然無聲。

 

這就是我的夢想。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hereuare
  • 好溫暖的筆觸
  • :)

    Jade 於 2011/01/17 08: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