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使用野生酸蘋果花精那一天,還沒靈光一閃之前,正在心情混亂,也就隨意抽了一張大天使卡,想聽聽天使的意見。抽到了「Breathe」,大天使拉斐爾說,請你深呼吸,讓不好的能量隨著呼吸離開,療癒因著過去的經驗而感受到的傷害,試著使用能量療法,去療癒那些受傷的感覺。

 

我覺得抽到這張卡,真是剛剛好,我真是很需要一次深呼吸。

深呼吸完,我就去亂吃一大堆花精,然後靜坐,沉靜下來,才找到了野生酸蘋果。

 

今天打開自己的網頁,發現野生酸蘋果那一篇的貼文時間,竟然是2011/1/1上午11:00,真是個很好的開始啊!

 

(2)

 

昨天下午,三點多坐在辦公室裡,突然感到一陣心慌。明明沒什麼事情,可是,就覺得很害怕,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整個人很慌張。

 

我感覺胃部的地方在翻騰,不是胃痛,而是那個地方升起不祥的感覺,好像整個胃部都在慌亂著。我在想,我是不是該使用一下Aspen這款花精呢?

 

晚上,聽著花精的MP3,複習花精的用法,聽到Aspen時,提到這種莫名的恐懼,似乎從胃部翻騰上來,我就有一種「啊哈!果然,我就是這樣。」於是,決定要加進Aspen這款花精,不過我手邊沒有這款,必須請有買這款花精的同事帶來給我加。

 

本來我跟同事是打算要合作收集整套花精的,不過,看來同事暫時不需要買其他花精,因此要集滿一套不算容易。目前我們是互相供應,我需要他的花精,就請他帶來幫我滴二滴,他需要我的花精,我就帶來幫他滴兩滴。

 

(3)

 

跨年那個晚上,我與女兒各喝了一杯調酒,轉了轉三台的跨年演唱會,沒等放煙火,早早就乾杯新年快樂去睡覺。

 

沒想到,最好看的跨年節目不是三台的演唱會,而是在大佳河濱公園的表演。家裡沒有有線電視,只有MOD,平常少開電視,也沒聽聞這場表演是哪一台轉播,結果就錯過了。

 

隔天在新聞看到播出的片段,當紀曉君的媽媽領著原住民們高亢的唱出我聽不懂的原住民歌曲時,我一整個熱淚盈眶,好像終於聽到家人的聲音一樣,實在有點莫名其妙,我長得一點也不像原住民,怎麼想都不可能跟原住民有關。可是,我卻一直夢想去山上住,看到原住民的消息都會莫名的激動。我還很喜歡轉到原住民那一台,聽他們的口音就好喜歡。

 

沒想到,女兒在身邊竟然很有所感的說:「我以後要嫁給原住民,他們實在太酷了。」那我以後一定要黏住女兒,跟她去山上住,哈哈!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