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個星期五晚上,在公視的誰來晚餐中,見到了溫枚桂牧師。不知道為什麼,當車門打開,她寬廣的身體一出現,我就感覺胸口整個熱起來。到了她坐到餐桌邊,一開口說話,我就覺得眼淚快掉下來。然後,鏡頭轉到那個正在與戒酒奮戰的男主人,我看到一個過了中年,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憤憊,非常想維護男性尊嚴的這個男人,臉上出現了像是小男生見到了母親那樣的真誠、無所防備,溫牧師溫柔的聲音,輕輕緩緩的說:「你需要的是饒恕……(溫牧師說的饒恕,是指饒恕這個世界,不再恨所有的不公平或時運不濟,饒恕這些事情)男主人的淚水就這樣流下來了,在許多工作人員面前,在鏡頭前,一直想保持的那種男人的驕傲,剎那間就瓦解了。

 

溫牧師沒有任何一句責備的話,只是直接看見男主人最內心深處,對這個世界的憤恨難平。光是她「在」現場,那股熱度就已經讓人在她面前變成單純的孩子,可以痛哭、可以軟弱,因為她是一個這樣寬容的人,她接納眼前的一切,沒有對錯的判斷。

 

然後,溫牧師彈著鋼琴,用她深厚的嗓音唱著聖歌,那一刻,我感覺我不只被歌聲擁抱,我同時也被溫牧師擁抱著。

 

溫牧師身上,帶著很美好的能量,她的周圍像是充滿著光,無論她走到哪裡,就把光帶到哪裡。她會讓我想起耶穌基督,想起那句話「活出基督」。

 

節目結束,我依然激動,很想寫出我的感受,卻不知道從哪個方向來寫。隔天,我收到我訂購的「靈性煉金術」,作者序裡的一段話,似乎很可以補足我除了激動之外的一些想法。

 

約書亞在「光之工作者」系列中強調我們不是來這裡拯救世界的。我們來此主要是為了療癒自己,為了面對自己的黑暗面,為了理解並以愛與慈悲處理自己的情緒傷痛。如此一來,我們就能「被光照亮」 --- 進入以心為基礎的意識(心靈意識)我們對他人散發出一股平靜而充滿愛的能量,但這不是我們「做」的事(好像一份工作似的),而是當我們就是自己原本的樣子時,它自然會發生。因此,根據我所收到的約書亞訊息,那種認為光之工作者要「努力工作以療癒世界」的觀念,是個錯誤的寄託。光之工作是跟你、而不是跟這個世界有關,它是一種存在的狀態,而不是一種要去做到的狀態。領悟到這點幫助我放下「拯救他人」的強烈衝動,我認為這種衝動是光之工作者根深蒂固的習性。

 

我覺得溫牧師就是那個「對他人散發出一股平靜而充滿愛的能量」的人。我想,什麼是光之工作者呢?不是擁有很多超能力的人,也不是會通靈的人,而是坦然面對自己的黑暗面,有了這些面對的經驗,使自己變得成熟而超越,散發出美好的光與溫暖,他不需要去療癒別人,僅僅只是他的「在」,就讓人熱淚盈眶,就讓人卸下心防,面對真實的自己。

 

我希望我可以走這樣的修練之路,不被太多炫目的能力吸引。我希望我可以腳踏實地去面對自己,接納自己。

 

()

 

自我療癒的過程需要穩定且誠實地專注於自己的內在生命,並且願意面對所有的內在情緒。你要承認這些情緒是你的,為它們承擔責任,不要認為自己受害於過去、他人或社會。你不是受害者,你是天使,吸收了這些情緒,而且有能力轉化它們。

 

「面對內在情緒」這個課題,幾乎是我下半年開始的主題。過去這幾年已經隱隱約約在為現在鋪路,只是我自己並不知道。我不斷在練習「讓自己成為透明」的功課,一開始我以為這個意思是「對別人成為透明的」,也就是說,我以為我只要以最真實的我去面對人,坦露出我所有的感受、悲傷、難過、難堪、恐懼、丟臉…….,我只要在面對周圍的人、網路上的人,無論面對什麼樣的人,我都無所隱藏,那就是成為透明的。但是,練習之間,才發現要在自己面前毫無隱藏、無所逃避,才是最大的功課。

 

然後,我依據內在的直覺與渴望,開始學習使用花精,這項工具確實讓我又與我自己許多個不同的面向相遇,也讓我看見我是如何讓情緒限制了我自己。

 

在我行走的過程裡,我並不知道「面對所有的內在情緒」竟然是一個人最重要的功課,也就是說,學什麼通靈、靈氣、占卜、天使療法…..都不重要,充其量都只是一種工具,這些工具要引人進入的是自己的內在,要引領人去找到的還是自己內在那個真實的自己。

 

就像書裡說的,天堂在哪裡呢?就在每個人自己裡面。

 

()

 

我越是閱讀這本書,就越覺得這個宇宙很奇妙。

我使用花精,去面對自己的情緒,去療癒自己,已經有幾個月了。即使我曾經驗過花精的「厲害」,可是,偶爾還是有點懷疑我這樣的投資,到底值不值得。然後,我看到這本書這段話,感覺像是宇宙在告訴我:「你現在走的路是對的,不要懷疑,不要害怕。」其實,我雖然參加了花精課程,雖然每天使用花精,我並沒有買下一整套花精。所以,常常發現有某些情緒時,卻因為手邊沒有這款花精而作罷。因此,我正在考慮要購買整套花精,只是整套買下來可不是一、二千塊錢可以解決的,所以,我還在猶豫著、也還在繼續計算著存款可以拿多少出來投入花精。

 

當然,我腦袋裡還在盤算著,說不定一開始使用花精的驚人效果只是碰巧僥倖罷了,說不定我投入一大筆錢買下一套花精之後,才發現一點用都沒有,那我還要丟這麼多錢出去嗎?

 

但是,閱讀這書就越覺得宇宙在跟我說,不用怕,錢不會白花。

呵呵。

 

()

 

有時候,我會覺得這個宇宙真是不厭其煩的對我說話。

前幾天抽女神卡,女神清楚的說:「使用花精與精油來療癒你自己。」我有突然被嚇到的感覺,我想說:「咦?女神怎麼會知道我最近迷上精油了?」我確實是同時使用著花精與精油,而這兩樣東西確實深深的療癒了我。

 

花精安撫了我動盪不安的情緒,精油的香氣讓我有倍受疼愛的感覺。每次那美好的香氣瀰漫四周,我內在就會升起一股感激之情,我心裡總是會對著這個宇宙,對那個我的神性感謝著說:「感謝偉大的神性創造了這個宇宙,創造了這個地球,還讓我可以在地球體驗物質的經驗,這個世界裡充滿了許多美好的事物,我可以藉由我的身體去體驗,這不是太奇妙了嗎?地球上竟然有精油這麼奇妙的東西,可以改變整個空間的氛圍,還有花精可以協助人面對自己的情緒,身為人,我真的覺得太受寵愛了。」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處在這樣的幸福情緒中時,我就可以深深感受到我是一個「完整」的人。我不需要用「母親」的身分或「情人」的身分或「女兒」的身分或「女人」的身分來使自己完整,我自己就是一個完整的人。

 

這是我在閱讀以下這一段時,莫名很想表達的感想,但是,兩者之間到底有沒有關係,我實在不是很清楚。

 

你並不會迴避世俗的享受,但會在自己之內找到一個神性的錨,然後從那及樂的狀態去體驗世界、體驗它全部的美。極樂一開始就從未存在有形事物之中,而是在你體驗它們的方式裡。如果心中有著寧靜與喜悅,那麼,你遇到的人事物都會帶來寧靜與喜悅。

 

()

 

生命真正的快樂的關鍵在於:成為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給自己以前和現在都沒有從別人那裡得到的愛與理解。

 

這一兩年來,我透過家族排列解開了我對媽媽、爸爸的心結,那時候覺得有必要去解開,那段經驗也使我更能體諒理解我的父母,比較不會把我自己的不幸、成長過程中所有的傷痕,都怪在我父母身上。家族排列使我產生了同理心與諒解,但是,還沒讓我看見我自己內在的神性,還沒看見我才是我自己的關鍵。

 

然後,在我使用花精療癒自己的過程裡,才漸漸發現,我所有的不快樂,與別人一點關係都沒有。最有關係的人是我自己,是我創造了我周圍的狀態,是我自己的情緒在波動,不是我周圍的事物影響我,而是我自己決定了我要怎麼看世界,決定我要沉溺在什麼樣的情緒裡。

 

因此,除了我,沒有人療癒我。我想要的愛與理解,除了我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給我。

 

我越來越看見,外在的事物無法影響我,除非我選擇被影響。

 

過去我一直渴望從父母身上得到我想要的那種「父母之愛」,從男人身上得到我想要的「男女之愛」,從小孩身上得到「孩子對父母的愛」。然而無論這些人給了我什麼,即使他們已經耗盡他們所能了,我還是會覺得他們沒有給我那些我想要的愛。

 

到了現在我才漸漸明白,外在的人事物,都與我無關。只有我自己可以給我自己快樂,我必須成為自己的治療師、成為自己的母親、成為自己的父親、成為自己的愛人,然後,我才能得到我一直想要的那種愛與理解。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