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次在急救花精的支持下,與講英文的外國人開了一次「幸好我的口譯還算OK」的會議之後,昨天,又面臨口譯的危機。這一次要做的口譯是日文,也許是因為我年輕時,一開始使用的工作語言是英文,所以,使用英文胡扯鬼扯,我就比較心安理得,比較不會慌亂。而日文是我將近三十歲的時候才學的語言,我總是還沒開口就擔心我開不了口。根據我以往的經驗,我在會議上一定是臉紅心跳、害羞、講話小聲、腦袋一片空白、話說不出來……..然後,就會開始在心裡自責,因為太過分心在自責,忘了要口譯,也忘了要聽清楚大家在講什麼,然後,就會更自責,連下班後都會覺得自己是個大濫人、糟糕透頂、能力差勁、一定會遭到全世界的恥笑……..這個思路一直走下去,就會覺得我實在不值得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如死掉算了,活著真是太痛苦了,一直要忍受這樣的自責,還要忍受別人的眼光、批評。

 

不過,由於我生性情緒轉換快速,只要有人在這個時候,因為其他事情稍微稱讚我一下,我就會立刻覺得我也還算不錯,或是上網看個什麼有趣文章,也會感覺這個世界太有趣,死了很可惜,然後就會打消想死的念頭了。只不過「覺得自己很不好,怕別人批評我不好」這樣的感覺,還是會在心裡盤旋不去。

 

這一次開會前一晚,我就在想,我以上這些種種心路歷程,到底該用什麼花精好?因為剛好第一次調的花精瓶喝完了,我就想針對這一天的會議,做特別的調整。對我而言,這算緊急狀況,所以來個加重份量,不調花精瓶,想要直接喝。

 

第一個想到的是,我覺得我會做不好,我對自己的日文口譯沒信心,所以,我想,我要用落葉松。可是,那種過度自責的心情呢?我選了松針。接著是急救花精上次讓我放鬆的感覺,非常印象深刻,因此,我還是帶上了急救花精。

 

一早到辦公室,我就喝了一杯加了這三種花精的水。開會是在下午,我還是慌張的在中午又配便當喝了一杯,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過量?

 

終於,會議開始。

會議中的各種狀況,讓我很驚訝於我自己與過去是那樣的不同。

第一個狀況是,對方說了一個專業的化學用語,我聽不懂那個化學詞彙是什麼,我日翻中說到一半,轉頭去問他XXX是什麼?其中一個日本人略懂中文,他用中文說了那個詞彙,其實,就算講中文,我也不知道那個化學用語是什麼意思,可是,在場講中文的專業人士都懂了,我就順利繼續翻譯下去。

 

以前的我遇到這種狀況,我會開始責備自己,我的日文程度太濫了,為什麼會有不認識的詞?這樣別人會怎麼看我?日本人會怎麼笑我?我們與會的同事又會怎麼看不起我?反正就是會想很多。

 

另一個狀況是,我正在用日文轉達我們家老闆的意思,講到一半,我突然不知道接下來這幾句話,用日文該怎麼說,我還對著一群日本人說:「這要怎麼說呢?嗯….….」。那位略懂中文的日本人說,你可以用中文。我還真的立刻試著用簡單的中文,要讓那個略懂中文的日本人可以聽懂,協助我翻譯給他的同事聽。不過,那位日本人懂的中文顯然沒有我懂的日文多,所以,他還是不知道我在講什麼。這時候,我的腦袋突然「啪」一聲通了,知道怎麼用日文說了,我就開始用日文一串串的講下去,大家也跟著恍然大悟的「喔」聲四起。

 

要是以前遇到這種情況,我一定會羞愧到無地自容,那種羞愧的情緒一定會延續很多天,會嚴重到讓我不想來上班,甚至想要換個工作。

 

可是,昨天很奇怪,我第一次嚐到那種「平靜」。無論我聽懂或聽不懂日文,無論我說的日文流暢或不流暢,都不會讓我心情不好,也不會讓我對自己有不好的評價,更不會自責。

 

整個會議的進行,都是「自然」的過程。也就是本來就是會這樣,我本來就可能會有些詞彙聽不懂,無關乎我這個人的好壞,也不影響我存在的價值,我本來也可能會有些話不會講,這是很自然的,一點都不會想到跟「我的好壞」有什麼關係。事實上,這些都是事後回想整理的感受與理解,當場在會議中,我只感到不可思議,怎麼會這麼平靜啊?這是過去每次開會或進行重要事務時,我想要達成的結果,可是,每次都是充滿挫折與懊悔,不斷自責,覺得沒臉活下去。這一次,我一點都沒有那種情緒,我只是經驗了一次有些日文不會說,有些日文聽不懂,但是,大致上彼此都達成了某些議題的共識與理解的會議。就只是這樣,這個過程是中性的,沒有價值判斷、沒有好壞,大家都盡力完成每個人該做的工作。

 

還有一點是,在會議中,我沒有退縮。

我主導所有事情的進行過程,音量適中,沒有因為退縮或害羞而小聲到對方聽不到我在說什麼。會議進行的程序,由我主導,我向老闆表示要先談什麼,接下來留多少時間給老闆等等。我很主動去主導,而不是等老闆下指令。這也是我以前從來沒有做過的,這一次,是很自然就這樣去做了,並沒有事先計劃說「嘿,這次我要主動,要主動,要主動」。一切像是很自然的發生,事情就很自然的流動,這裡面沒有不必要的情緒干擾。

 

事後我自己感到很奇妙,經歷一次沒有自責、帶著自信的會議之後,我忽然很不懂以前的我。無論如何自責,會議還是要進行下去,任務還是要完成,我的語文能力也不可能因為自責而突然進步到有如外國人,那麼為什麼我不能接受在外語上有點行又不太行的自己,然後帶著對自己的信心去執行任務呢?過去的自責,變得有點好笑,有點神經病。

 

今天,經驗到的平靜,我要好好記住。未來當我再度遇到類似的場合,我會回憶這一天的平靜,我想,那應該會幫助我再度平靜下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1945
  • 你真的很棒!花精真的是個好東西阿,好好挑個入門款。
    話說,日文,考試後就通通還給了老師,現在只會唱個KTV而已。
    阿英文,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一句話中有子句要先翻....XD)))))))))))))))
    突然覺得生活的好墮落阿。
  • 對我而言, 花精確實是好東西, 可是, 我有一位同事就說, 沒什麼感覺, 使用花精, 要練習覺察自己的情緒喔

    英文的子句喔?不一定要先翻, 要在適當時機翻就好

    Jade 於 2010/11/30 13:18 回覆

  • An1945
  • 找不到適當的時機ㄋㄟ,就好像要說'我愛你'這樣難,唉!!!
  • 哈哈 你太可愛了

    Jade 於 2010/11/30 14:3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