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接獲一項會議的通知,我一看到會議出席名單以及討論的題目,我就莫名的緊張起來。因為這項會議是以我最近所做的一項規劃為主題,由於接受規劃的部門有許多疑義,希望我與整個計劃的負責人一起在會議上說明。把我自己推向聚光燈的中心,是我最怕的事情。另一方面是,這個部門的人是出名的難搞,態度最傲慢,說話最傷人的部門,會議還沒開始,我就擔心我會變成箭靶,被攻擊到遍體鱗傷。特別是我是個非常會擔心的人,也對陌生的狀況會出現莫名緊張的人,遇到這個會議通知,我光是想像,都很容易把自己嚇死。

 

所以,會議的前一天,我就把我手上僅有的花精急救花精,滴在水裡面,整天飲用。我想,急救花精主要針對莫名的恐懼、慌張、驚嚇,也許對我現在的狀況也是可以使用。

 

我曾經觀察過我自己,當我緊張、害怕、擔心的時候,我的肩膀是緊繃的,因此,我才會經常肩頸酸痛或發生五十肩這些症狀。這種緊繃都是不自覺的,甚至已經很緊繃了,自己都不知道,漸漸以為肌肉的狀態原本就是如此,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做放鬆。那是後來學了靈氣,在被做靈氣時感受到全身的放鬆,才發現原來肩膀放鬆下來是這種感覺,後來才有意識的去觀察自己的緊繃狀態。

 

第一天吃花精時,我感受到的是一種放鬆,好像每一個關節的螺絲都被鬆開了一樣,沒什麼事情好擔心,沒什麼事情好害怕,全身處在一種泡過熱水澡之後的放鬆心情。當天,我一點都不急著要處理什麼事情,甚至有一件忘了處理的事情,當場發現我竟然忘了處理時,是有嚇了一跳,有緊張的在補救,可是,事後發現沒那麼嚴重,就算放任事情發生也沒什麼關係。

 

第二天,開會當天,我又喝了一杯花精。下午,進入會議室,坐在會議室的最前方,自己選了一個很適合當箭靶的位置,可是,心情卻是放鬆的,感覺四周的空氣都很清新,看到那個部門的人嚴肅的表情,也不覺得有壓力。我只是坐在那裡,等著被質問。

 

會議一開始,那個部門主管立刻質問:「這個規劃是誰寫的?」因為他很不滿意其中某些字句,那些字句是跟公司的整個人事制度有關的部分,卻也是人事部門與這位主管之間,有極大認知落差的部分。即使遇到這個有爭議的部分,我還是一點都沒有膽戰心驚的感覺,簡直就有點天真無邪的回答:「這個檔案的每個字,從頭到尾都是我寫的。」負責這個計劃的負責人馬上對這個部門主管提出要求:「誰寫的並不重要,這個文字上的問題,就請你略過,我們來談你們執行時有疑義,不知道怎麼按照規劃來執行的問題。」

 

我心裡幾乎微笑了起來,我們這兩個箭靶真是合作無間,一個坦然面對,一個把問題拉回焦點。

 

於是,我看著幻燈片播放著我寫的一張張規劃文件,聽著部門主管提到的問題,發現原來我的規劃沒有問題,是這個部門主管提供給他們部門人員去執行的資料不足,使執行人員有不知所措的感覺。

 

我坐在那裡,輕鬆的聽他們部門主管與底下部署之間,互相抱怨,互相要求對方提出需要的資料,越聽越明白,他們並沒有仔細看清楚這份規劃,在一知半解之下就開始執行。執行後又發現資料東少西少,他們最後得出結論:「這個規劃有問題。」

 

他們提出了問題,我一個一個解釋。我發現我的口氣是溫和的,內在是心平氣和的,沒有平常那種急於解釋而心浮氣躁的感覺或覺得自已被挑戰而情緒起伏,也沒有因為他們的口氣不耐煩與不禮貌而生氣,就只是讓他們了解我的規劃。

 

我看見自己全身鬆鬆的坐在那裡,腦袋也很清楚,呼吸也很順暢,肌肉都是鬆弛的,覺得這個會議簡直就是「一塊蛋糕」那樣的輕而易舉,最後發現根本與我這個規劃者無關,而是他們內部溝通不良造成計劃難以執行。

 

走出會議室,我很驚訝的發現,我面對事情的態度,使事情變得簡單而輕鬆。我用輕鬆溫和的語氣說話,不會引起對方的對抗,結果大家的提問也都溫和起來,我也更容易用輕柔的語氣解說,腦袋也更清晰可以立刻想到規劃書中的哪一頁,哪一個表格,可以解決對方的提問。

 

這種輕鬆的態度、四周清新的空氣,是我過去不曾經驗過的。

我想,或許這是急救花精解除了我內在的驚嚇與恐慌。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n1945
  • 真希望自己手上也有花精在,可以讓我今天遇到的事情可以像一塊蛋糕一樣的被我處理掉。唉~~~~~~~~~~~~
  • 你沒有買喔?

    Jade 於 2010/11/03 16:2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va
  • 這篇也很棒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