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讀了幾本奧修的書之後,從一開始的驚為天人,到現在漸漸麻痺,總覺得很多話,前幾本書都說過了,即使現在這本書裡,有連結到其他的概念或想法,可是,就是很容易恍神。我記得有一本書裡,奧修提到,有很多人在現場聽著奧修的談話,但是,心並不在,神遊到其他地方了或者說是睡著了。因為很多人一聽再聽,是用耳朵聽,沒有用「心」聽,於是聽著聽著,人就不在了。

 

我覺得我也是從全神灌注,漸漸變成恍神。然後,我就會很期待奧修說個笑話,或是講個故事,好讓我再回到專注。然後,我突然領悟到,如果我已經睡著了,為什麼我要逼自己坐在這裡繼續讀書?為什麼不真的就去睡覺?真的去睡覺或真的去做其他的事情,去用「心」做點別的事情,難道就比讀書或聽奧修說話,更不靈性嗎?或更沒有成長嗎?

 

如果我是靈性的,那麼無論我讀書、聽演講、掃地、煮飯,無論我做什麼,我都是靈性的,也都會得到領悟與成長。

 

我這麼想。

 

於是,我開始想像,如果我正在奧修的講堂裡,我有沒有勇氣在我的「心」已經睡著,我的思緒已經飄到遙遠地方的時候,在眾目睽睽之下,站起來,離開講堂?或是當我站起來,奧修問我:「嘿,你要去哪裡?」我有沒有勇氣說:「喔,我要真的去睡一下。」或是「我要進入物質世界一下。」我很慶幸,我現在只要把書闔上就好,不需要站起來跟奧修說,我要出去晃一下。因為,我的勇氣存量還不夠,我還很懦弱。

 

奧修的書裡,不斷談到的是:我是師父,你也是師父,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師父。你跟我相處的目的,不是追隨我,不是走我走過的道路。而是看見成為師父的可能性,看見其中一條道路,然後,去找到自己的那條路。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我不是真理,我只是找到真理的人。而你,你們這些聽我說話的人,你們也要找到你們自己的真理。不要成為追隨者,要成為師父。而所謂的師父,不是帶領很多人,高高在上,極有權柄,可以控制人的人。所謂的師父,是獨立自主的人,知道自己是誰的人,是找到內在本質的人,是不受外界影響的人,是一種內在品質,這個品質是每個人都有的,我們每個人都是師父。你覺得你還不是?那只是因為你還沒醒來,還沒看見而已。

 

奧修說,他說的話裡,有很多都互相矛盾。如果我們在意這些矛盾,那就意味著我們還在跟著奧修走,而不是在走自己的追尋之路。奧修一路上,為了各式各樣的狀況,說出了各式各樣的話,這些話不一定適合「我」的狀況,那為什麼我要管奧修說了什麼?我要問的是,我領悟了什麼,我因為我自己一路上發生的種種事件,我得到了什麼,而不是責備奧修說了多少矛盾的話,或是說因為他的話裡有矛盾,所以,他說的話完全不可信。

 

我要相信奧修到什麼程度,相信到多深,或相信哪些,不相信哪些,由我決定,與奧修無關。奧修可以一直說,可以出數百本書,可以說一堆前後矛盾的話,那一切都與奧修自己的生命有關,與我無關。與我有關的部分是,我面對奧修,我做哪些選擇。

 

同樣的,面對任何一位師父,任何一位所謂的大師,或是老師,無論面對誰,與我有關的部分,永遠都是:我選擇相信什麼?我選擇要領受什麼?除此之外,師父所說的、所做的,永遠只與師父自己的生命有關,與我的生命無關。我所做的選擇,會影響我的生命。而師父自己所做的選擇,也只影響師父的生命。

 

沒有誰騙了誰,誰蠱惑了誰,只有我的選擇,對我產生的影響。

如果有誰蠱惑了我,那也是我選擇接受蠱惑。

我並不是不相信奧修或其他的老師,我只是在這些了不起的前輩之中,選擇我需要的東西,沒有完全接受,也沒有不接受,只是不斷在做選擇,也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如此而已。

 

即使是那些師父們極力想要影響我,如果我選擇不接受,他們一樣無法影響我,只有我允許他們影響我時,我才會被影響。最內在的我自己,沒有人碰觸得到,除了我自己。

 

這些想法,是我經歷過一段過程之後的想法。這段過程裡,包括內在對我所遇到的老師的不滿,到了解到老師也是個人,也有他成長的歷程,然後,了解到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都要為自己負責,而不是怪罪老師。最後,讀著奧修的書,漸漸對自己的種種感受與想法有了結論。

 

一直很想把這些想法寫下來,卻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寫。直到今天,抽禪卡時,抽到了這張「師父」,才引導我把這些想法寫了出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