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走進圖書館,直接往192分類的架子走去,原本是想找奧修的書。但是,在書架中搜尋時,竟連一本奧修的書都沒看到,在電腦上查詢時,明明看到一大串奧修的書,可是,當我站在書架前,卻一本也找不到。反而有幾本書很迅速吸引了我的目光,有兩本書名寫著「天使」,另一本是我一直想看的「幸福的真義,水知道」。我迅速拿了這三本書之後,才終於在與我眼睛同高的正前方,看見奧修的書。

 

我覺得很神奇,明明那幾本奧修的書就在我面前,我卻看不到。好像我非要拿了那三本書之後,才能拿奧修的書一樣。即使我根本不知道那兩本天使的書在講什麼,卻因為直覺認為這三本書想必對我有什麼意義,就直接帶了回家。

 

第一本天使的書,叫做「天使出現了」。看得我非常疲倦,因為書中那位天使所說的內容,我完全看不懂。這是一本內容與預期差不多的書,也就是通靈天使,並傳遞天使的訊息。

 

因為這本書看得很疲倦,看到將近一半的時候,就把這本書丟開,抓起「天使歸鄉」這本書來看,本來以為是另一本有關通靈天使的書,卻沒想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讓我不禁想問:「讓我遇見這本書,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這是一本談論死亡的書,精確的說,是談論「孩童死亡」的書。書中談論各種面向,孩童面對死亡的態度、大人面對自己的孩子去世的悲傷以及如何度過、如何陪伴這些悲傷的大人,如何陪伴面對死亡的孩童等等。

 

書中有一個地方,讓我感到很驚訝,也讓我覺得我終於找到有相同經驗的人了。書中提到,有一些母親在孩子出生前,當孩子還在肚子裡的時候,她就知道孩子是個小男生或小女生,在孩子出生時,她就看出這個孩子的特殊性。並不是那種對自己孩子的盲目喜愛與誇耀,而是真的直覺感受到這個孩子的靈魂。

 

這也是我有過的經驗,當我與朋友分享我的經驗時,我的朋友都覺得不可能,他們懷孕、生下小孩的時候,都不曾有過類似的直覺,他們覺得我是異數、怪咖,可是,我卻覺得這是非常自然、普通,任何一個人都會有的能力。

 

第一次懷孕時,我莫名的、非常篤定的知道,我肚子裡的孩子是個男孩。我總覺得他雖然還在我的肚子裡,可是,我已經在與他對話、玩耍,我很確定是個小男孩在陪伴我。因此,當懷孕四個月,要照超音波,可以看見是男是女時,我一點都沒有緊張的感覺。當時,前夫家很希望能生一個女生,因為他們已經好幾代沒有女孩了。我對他們的猜測與興奮,一點都沒興趣,我總是想:「根本不用猜,也不用照了,我就跟你們說是男生,你們就不相信。」

 

第二次懷孕,那時候還沒有人知道我已經懷孕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一直記得那個午後,我坐在辦公室裡靠窗的座位,當時陽光從窗外灑落,我望著金黃色的陽光,突然感覺有一個笑的很開心的小女孩進入我,我心裡有個直覺:「我懷孕了,而且是一個小女孩,她是個愛笑的女孩,總是會惹我發笑。」

 

兒子一出生,護士把沾著血跡的兒子捧到我身邊給我看,那第一眼,我就感覺到這個孩子「非常聰明,只是人生會過的比較辛苦,比較坎坷」。我不知道這個念頭從哪裡來,但是,就是有這個想法。

 

女兒出生時,她的模樣與兒子截然不同,兒子是膚色很白的小孩,女兒是膚色很黑的小孩。第一眼看到她,我心裡浮現的念頭是「這是一個運氣很好的小孩,她的人生總是會遇到好運,『傻人有傻福』這句話,幾乎就是在說她。而這黑色的膚色、大大的眼睛,是來自哪個原住民的靈魂呢?」

 

即使是我未出生的兩個孩子,我都可以清楚地說出他們是否曾進入我的身體,以及他們離開我身體的時間。其中一個孩子,還沒有進入我的身體以前,我就讓懷孕終止了,這個孩子還沒決定他要當男生或女生。另一個孩子,已經在我身體裡,當我要終止懷孕時,他曾與我道別,我們曾經好好的說過「再見」,也好好解釋過必須讓他離開的原因,我甚至知道他是個像兒子那樣聰明的小孩,卻是個會把人生安排的比較順利的孩子,但是,我沒有讓他有出生的機會。然而,我很慶幸在我還不知道任何靈性世界的知識以前,我就能感受到他,並且與他好好的道別。他所表現出的良善,以及離開時我們道別的溫馨感覺,讓我一直以來,一想到那個離開的孩子,就感覺溫馨而懷念,使我從來都不會被世俗提到的「嬰靈」所困擾。因為我相信,如果他不願意回到光裡,還繼續留在我身邊的話,也必然是出於愛與關懷。

 

我很高興在這本書裡,找到跟我一樣的人,使我不再懷疑我是神經過敏或是幻想過度。

 

這本書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部分,是「如何陪伴傷心的人」。書中有一段提到,有個人接到母親的電話,通知他哥哥與嫂嫂、嫂嫂的妹妹與妹妹的小孩出意外過世了。他整個人失了魂一樣在家裡晃來晃去,本來應該準備行李前往母親家,他卻完全沒辦法行動。這時候,一位朋友來按了門鈴,這位朋友說:「我是來幫你們清理鞋子的。」理由是;參加葬禮時,需要乾淨的鞋子。沒有人請這位朋友來幫忙,甚至清理鞋子這種事情,對一個傷心過度的人而言,根本是一件可以完全忽視的事情。但是,這位朋友靜靜的清理著每一雙鞋子,他安靜地陪伴著正在悲傷的朋友,安靜的做著他唯一想得到、可以幫得上忙的一件事情,沒有一句安慰的話語,只是安靜的做著。這樣的陪伴,讓傷心的人振作起來,做完所有該做的事情,整理好所有的行李。

 

這個部分會讓我印象深刻,是因為我一直不知道如何提供幫助。當我知道有誰因為一些狀況而難過時,我總是會想:「我可以就這樣跑去陪伴人嗎?那我到底可以做什麼?我做的這些事情真的對他有幫助嗎?」看了這本書之後,我才知道,我只要想幫忙就可以去,即使只是幫忙擦個地、洗個碗,都可以讓傷心的人感受到被支持,不一定非要針對主題去提供安慰或協助,只要在場,安靜做點事情,都可以是極大的安慰。

 

其實,當我第一天晚上在看這本書時,我實在很擔心宇宙是不是要先教導我怎麼度過悲傷,然後就會安排什麼悲傷的事情給我經歷。越讀越擔心,特別是現在兒子在遠方工作,不在身邊,我就特別擔心,怕他會發生什麼事情。於是,心裡想著,等10:30,兒子下班時間一到,我就要打電話跟兒子聊聊天,確定他一切都好。幸好兒子似乎跟我有心電感應,還不到十點半就打來給我了。

 

現在紀錄這些事情,覺得自己挺好笑的。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