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景的部份,我們可以看到有一個影像,那是在這個人的頭腦裡上演的電影:有兩個人在爭一個城堡。

 

抽這張牌的時候,我心裡正打算要去找一位同事,詢問一項他必須處理,但是還沒處理的事情。我只是打算去,還沒有要去,只是心裡就升起了恐懼,這位同事在我的印象裡,是一個很麻煩的人物。尤其是要去追蹤他還沒完成的事務時,他經常會先用一種「這件事情根本無法完成,都沒有人要處理,你卻還來逼我,你怎麼可以這樣?」的態度,先指責我們這些追蹤事情結果的人,好像我們不應該如此逼迫他,事情沒有完成,不是他不負責任,而是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在陷害他。

 

尤其是這個人會採取先展開攻擊的姿態,先指責我的不是,然後要求我不要嘮叨他,不要逼他盡速完成該做的事情,讓我感覺我是個「嚴苛對待他的人」。我不喜歡他這樣的態度,一副我是要去跟他作戰一樣,然而,我只是按照我該負的責任,去詢問事情的進度,希望與他合作,把事情做好而已。

 

當我抽到這張牌時,我就笑了。我想:「是的,這個人就是這樣,在頭腦裡預先上演著抗爭的畫面,無論誰去找他,他都會像刺蝟一樣立刻偽裝起來,立刻展開攻擊。」但是,當我稍微冷靜一點,回到自己身上思考時,我才發現,這個畫面不也是在說我嗎?

 

我還沒去找這個人,就預先在腦袋裡設想他會與我抗爭,於是,當我真的前往時,他不想跟我抗爭都不行了,不是嗎?我不也是嚴陣以待的在等著與他爭鬥嗎?

 

所以,這張卡解說文的最後一段,送給那位讓我頭皮發毛的同事,也送給我自己。

 

如果這個描述似乎適合你,現在該是停止抗爭的時候了,只要你願意讓愛進來,到處都有很多愛。從原諒你自己開始,你是值得這樣做的。

 

因為,「一個爆炸性的脾氣或是一個悶在心裡的憤怒常常蓋住一個很深的痛苦的感覺。我們以為如果我們將人們嚇跑,我們就可以避免受傷害,事實上,情形剛好相反。藉著用盔甲來蓋住我們的創傷,我們是在阻止它被治癒。藉著攻擊別人,我們會變得無法得到我們所需要的愛和滋潤。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