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夢境的前面,還有另一段相關聯的夢。半夜醒來時,整段夢境都很清晰,但是,現在只剩下後半段了。

 

夢裡,我躺在床上睡覺。

我感覺有手放在我的脖子與胸口,就像我在幫自己做靈氣那樣,只是同時有四隻手放在身上。一開始以為是自己在幫自己做靈氣,可是,漸漸的感覺那手的力氣很大,變成很重的壓力壓在脖子與胸口上,我以為我快被殺死了。

 

突然,胸口與脖子上的力量,變成一道能量,使我的背部產生震動,那個震動我很熟悉。是我那一晚睡前,在做靈氣時,手放在胸口感受到的背部的震動,像是一陣陣波浪一樣的穿越過背部。夢裡,這個震動更加強烈,波浪的感覺經歷了一會兒之後,那個能量突然快速衝向我的左腳。

 

整條左腳瞬間感到麻與巨痛,痛到我坐了起來,左腳完全無法動彈,我用雙手抓著我的左腳。這時候,床頭櫃上放置的某樣不知名的東西,跟隨著這個巨痛發出很大的吵雜聲。我疼痛的兩隻手抓著左腳,對著我的房門外喊:「媽!媽!媽!」就像我小時候做了惡夢,喊媽媽過來陪我一樣。

 

喊了一陣,媽媽都沒出現。夢中的我突然領悟到,啊!我現在長大了,我就是媽媽了,我再也不能喊媽媽來陪我了,我必須自己陪自己了。當我一領悟到這個現實時,媽媽的臉突然出現在門邊,但是,我沒有繼續喊媽媽,也沒要求她進來房間。我只是很生氣的對著床頭櫃上那個吵雜的某樣東西大喊:「你不要叫!不要叫了!」整個人在床上滾動,揮舞著雙手,嘴裡大喊,就像做了惡夢一樣的喊叫。我知道夢裡的我,並沒有在作夢,是在清醒中,因為疼痛與吵雜而生氣,發洩情緒一樣的大喊與揮舞雙手。

 

然後,我的夢就醒了。

我記得這段夢的前一段,似乎在回顧我小時候夜裡做惡夢的經歷。夢中的我不知道遇到什麼事情,喊了媽媽過來,媽媽也過來陪我去觀看,然後發現沒什麼事情。

 

我小時候經常發生這種事情,有時候,是因為半夜聽到詭異而規律的敲門聲,有時候是因為夢到妖魔鬼怪。總之,半夜常常去吵媽媽的人都是我,我經常在半夜嚇得毛骨悚然。

 

這種時候,媽媽會讓我去她房間睡覺,或是幫我把房間的燈打開,看看房間裡有沒有妖魔鬼怪。然後,讓我開著燈繼續睡覺,有時候,爸爸會來陪我,直到我睡著才離開。

 

第一段夢境,是回顧兒時的經歷。

第二段夢境,好像在告訴自己,如今要自己面對,無論有什麼妖魔鬼怪,都要自己去面對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