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明白,那一天做靈氣時,那幅畫面的意義了。

那是一幅名為「Perfect Silence」的畫面,完美的寧靜,完全的靜默。

 

由於我的頭腦太吵了,我吵著想知道:

    這樣對嗎?

    為什麼沒有特殊的感受?

    我到底感覺到什麼?

    我有能力上二階嗎?

    我這樣到底是不是會靈氣?

    到底有沒有治好我的腳?

    我會不會在欺騙自己?

    能量在我身體上,為什麼沒有特殊的展現?

    我可不可以有個畫面,來印證一點什麼?

 

於是,我有一個畫面,一個完全寧靜的畫面,無法用頭腦去思考,就只是品味那個寧靜。在這樣的寧靜面前,所有的問題都消失了,因為問問題已經毫無意義,當下那一刻,什麼都沒有了。

 

我在Leonard Jacobson的網頁,看到他回答讀者的文字裡,有一段話:「In a way, it is artificial to imagine that you can awaken in any kind of permanent way. Even permanence is an illusion. There is only NOW. And so the question that constantly arises is "Am I awake and fully present NOW? And of course, that question arises and is answered in perfect silence.

 

他說,以某個程度來想像你可以用任何一種永久的方法來覺醒,都是虛假的。甚至「永久」就是一個幻覺。只有「現在」,於是,常常就會升起這樣的問句:「我是覺醒的嗎?我完全活在當下嗎?」當然,這個問題升起,並且得到以完美的靜默給予的回答。

 

於是,我現在知道,我在掙扎什麼了。

我想要找到一個永恆通用的法則,比如說,做靈氣的時候,要放什麼音樂,要擺什麼姿勢,腦袋要想什麼,眼睛要看哪裡。好,所有的規則出來,當我按照這個規則去做,我就可以體驗某種不知名的神秘能量,還可以用磅秤來秤看看,這些能量出現的份量,是不是正常。然後,這個規則將會永遠通用,我將會很安全的知道,我一直都在對的路上。

 

我想抓住一些實質可依憑的東西,為什麼?因為恐懼吧?

 

他另一段提到:「If you are still having difficulty choosing to be present, then we will have to examine more closely what your ego is up to. What is it so desperately trying to hold on to? What is it afraid of? What are its tricks and strategies to keep you in its world of the past and future? All of these things will have to be brought to the light of consciousness.

 

這一段又直接打中我。

 

明明很簡單的一件事情,我只要停留在當下,體驗當下就好,我卻想了一堆。此時此刻,我趕緊去檢查一下我自己,我在恐懼什麼?恐懼失敗,恐懼自己不夠好。我希望我永不失敗,希望自己永遠都是最好的。於是,我要抓住過去曾經成功的經驗,然後害怕未來可能會有的失敗。

 

於是,我遺落了當下。

我活在過去與未來的幻象中。

就在我腦袋如此紛亂的時刻,那個畫面示範了To be present的品質,無聲的回應卻是最完美的回應。

停止心智的活動,只是進入當下。

 

Leonard說:「To live an awakened life requires a deep intention on your part to be present.」他不說強烈的、有力量的,他說的是deep,深刻的。想要活出覺醒的生活,需要deep intention

 

我需要的只是deep intention,不是所有的憂愁煩惱,思慮忡忡。

Leonard這一篇回答的文字,我幾乎覺得根本就是在為我而寫,在為那幅畫面做註解,我幾乎想把整篇文字都貼上來了。

 

這個世界真的太奇妙,有一些人的文字,總會同時影響到其他看似不相干的人,明明當初並不是要回答我的問題,對方問的問題也與我的狀況不相干,卻就是可以擊中我。可見我們每一個人確實是連結的,我們每一個舉動都會奇妙的影響到某一個素昧平生的人。

 

這個世界果然是一體的,萬物彼此之間,果然都連結在一起。

 

資料來源:http://www.leonardjacobson.com/question19.php

PS. 

4/20Mali的網頁,她寫到她意象中的荒原,說是與http://www.aura-soma.net/downloads/product_updates/b107/107.html 這個彩油瓶的顏色一樣,Mali的網頁裡截取了彩油瓶顏色的部分,看不見瓶子的形象,只是一面四方形的風景圖。乍看那一眼,我有點驚訝的發現,那與我在這一天看到的畫面,是那樣的相同。上方灰藍色的部分,白色點點像極了我看見的一閃一閃的光點。但是,我的圖像給我的感覺,不是荒原。下方黑色的部分,是家家戶戶關上了燈,溫馨而安靜的沉睡著。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