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在一輛車子裡,像是火車,也像是客運車。兒子攀爬在車外,好像這是他的工作,他每天都必須這樣做,才能夠掙到維持生計的錢。我坐在車裡,記憶中,他這樣做已經很多很多次,我每次都很擔心,總是在車子裡跟他說,要他以後別再做這種事情了。

 

然而,他總是事後與我面對面坐著,一派輕鬆的說:「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根本不會有事情,不是嗎?」他總是問的我無法回答,只能默默的看著他繼續冒險下去。

 

但是,這一次,我眼睜睜看著他抓不住車體外覆蓋的橡膠,就這樣直直的往橋下墜落,我看著他往下落,「砰」一聲摔在地面上,整個人彎曲的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我聲嘶力竭的往窗外喊:「皓~~~」接著才警覺到,這樣喊是沒用的,我趕緊轉而喊:「快幫我打119,快幫所打119119~~」我看到四周的人茫然的眼神,似乎猶豫著要不要幫我撥打119。我在慌張中才想到,為什麼我要拜託別人打電話?我不是也有手機嗎?為什麼我不自己打?

 

可是,我還是沒有打電話。我覺得我應該快速奔到兒子身邊,於是,我衝出車外,這才發現我沒穿鞋子。我隔著車窗玻璃,像裡面的人喊:「我的鞋子。」裡面的人聽不清楚我說什麼,總是拿錯的東西給我看,我猛搖頭,猛用手筆劃出鞋子的模樣。可是,裡面的人總是拿了錯的鞋子,我忍不住了,衝進車子裡,自己去拿鞋子。衝進去的那一剎那,夢中的我在想:「為什麼我不一開始就自己進去拿?為什麼我要一直叫不相干的人做這些事情呢?這樣不是耽誤時間嗎?」我一邊穿鞋一邊哭,一邊緊張到連鞋帶都綁不好。

 

我穿好了鞋,順便觀看兒子的狀況。

我發現警察來了,他似乎被某個人抱著,要送上救護車。我很緊張,萬一兒子被送走,我就找不到兒子了。

 

我問身邊的人:「哪裡有路可以通到橋底?」那人指著右手邊方向,似乎非常遙遠。我趕緊到路邊,想要攔住一輛計程車載我過去,可是,總是攔不到,車子裡總是有乘客。這時,我突然想到,剛才上車拿鞋子往窗外觀看時,不是在左手邊就看到橋頭了嗎?我為什麼不現在跑過去就好,為什麼要走遠路呢?

 

於是,我一直跑一直跑,想要跑到橋底,想要見到兒子,想要知道兒子的狀況。

但是,在奔跑的過程裡,我一直錯亂著,不太清楚我現在是去找我的兒子,還是去找我的小弟,兒子與小弟,在我的夢裡變成重疊的影像。

 

然後,夢就醒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