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完一輪透特牌之後,我一直在想,接下來我要做什麼?再重新來一輪,然後換一本書使用?還是再拿偉特牌來抽一輪?或是也許這段時間不抽了,等上完靈氣後,改寫靈氣日記?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即將入睡,卻突然想到,我為什麼不用透特牌來學占星呢?小牌大部分都有哪個行星進入哪個星座的標示,何不把這個標示,當作我該去熟悉占星的哪個部分的提示呢?並且用那張牌的占星意義,去連結我當天的生活,會不會更容易學習占星呢?(當然,此時我會完全忽略牌卡的圖像)

 

自己在看占星類書籍時,為了能夠理解,總是會拿著自己的命盤,去對照書中相對應的內容做研究,看看跟自己有哪些符合,哪些不符合。可是,這麼一來,我永遠在看跟我自己有關的解釋,無法融會貫通去理解每一張星盤。如果是使用透特牌來抽牌,檢選我今天該去閱讀的片段,會不會帶來更寬廣的眼界呢?

 

於是,我從這一天開始進行我的計劃。我去除掉整副牌中的大牌、Ace牌、人物牌,只留2~10的小牌。我從這36張牌裡面,去抽我每天該閱讀的篇章,我使用的書籍是「現代占星研究」。

 

這一天,我抽到的是寶劍3,占星上的符號是土星進入天秤座。

天秤座的能量,是一種需要平衡的能量。評估對或錯,公平或不公平。土星的能量帶著限制、或是愧疚。

 

這讓我想到今天晚上的一件小事情。

家裡兩個孩子都各自擁有手機,也都說好手機月費超過一百元的部分,必須自行負擔,我只為他們負擔100元。因為我為他們辦手機,是方便於我與他們互相聯繫,這是為了緊急狀況而準備,不是為了聊天。所以,我供應100元的通話費,足以應付我們之間聯繫的需要,超過的部分是他們額外使用的部分,那就必須自己斟酌,能夠負擔才使用,不能負擔就不要使用。

 

因為我有時候有急用現金時,跟孩子們調個一、二千塊的狀況也是有的,孩子們都很豪爽的不跟我討債,都說不用還。因此,我也常常幫他們代付超出的手機月費,當作還債。可是,這麼一來,整個就混亂了,當初的立意變得模糊不清。

 

於是,我決定今年要嚴格執行,一筆歸一筆。

昨天晚上,我把兒子的帳單連同我該負擔的一百元交給兒子,請他自己去繳費。兒子有點錯愕的看著我,因為我沒有把足額的費用給他,卻也沒說什麼就收了下來。

 

我心裡卻產生愧疚,我一直想:「我這樣是不是太殘酷了?會不會太計較了?他們平常都不跟我計較這些小錢,我卻跟他們計較,我這樣做公平嗎?」

 

我覺得我當時的心境,實在很有土星進入天秤座的感覺。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我也看了我們一家三口土星的位置。

 

我與女兒的土星都在雙魚座,書上說,這種人通常會帶來藝術和靈性上面的才能……對心靈議題抱持開放的態度,又有點害怕過於開放,或是被吸進一個無法掌控的狀態裡,雖然如此,他們還是會花時間靜坐。

 

這就說明了為什麼我在講塔羅牌、閱讀前世今生的書,或甚至跟女兒談起賽斯的許多論點時,女兒都可以聽得津津有味。原來她跟我一樣,對這些事情都很有興趣,都能夠理解,也願意接受。只是我們不會成為狂熱分子,即使我們努力靜坐,我們還是不會願意狂熱追隨某個老師或某個機構或某個理論。

 

書上也提到,土星代表著權威人士,通常可以代表父親。於是,我看了一下我們三個人,非常有趣。

 

我的土星在雙魚十宮,書上說這代表父親會缺席。

女兒的土星在雙魚十二宮,書上說這代表父親會缺席,女兒會覺得她的父親懦弱,她的父親會消失不見。

兒子的土星在水瓶,代表父親會總是在外活動而不在,造成內在對團體感到不信任。

 

我的父親因為是船員,一年在家裡出現的時間不到一個禮拜,我的成長過程中,形同沒有父親。但是,我的父親是缺席,不是沒有。

 

女兒的父親則是從缺席轉而變成完全消失不見,自從我與前夫正式離婚後,前夫一整年都沒跟孩子們聯繫,只有過年前來帶他們回去過年而已。女兒這次回去過年,因為更長大了,更有大女孩看男人的諸多想法,看到她的爸爸許多行徑與談話,對父親的失望更深刻,這趟回來後,甚至還問我:「為什麼你可以忍受那麼多年才離開?要是我,最多忍他兩年。」

 

兒子則是在幼年時期,經歷過他的父親總是在外面活動沒回家,前夫常常承諾他假日要帶他去麥當勞,可是,前夫卻因為喝酒或打牌而徹夜未歸,兒子總是等不到爸爸回家,爸爸總是失信於他。後來又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情後,他就非常不信任他的爸爸,跟他爸爸在一起,他永遠沒有安全感。因此,父親的在與不在,對他是沒有意義的,他自始至終都沒有相信過他爸爸。我常常看到他想要試著相信,試著懷抱希望,卻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一顆土星,竟然可以個別解說出我們三個人的父親狀況,真的是太神奇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