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花精,我總覺得提不起興致來。

我吃過滴管式的花精,也使用過噴霧式的花精,但是,我總是不知道到底對我有沒有功效。因此,一瓶滴管式的花精沒吃幾天,就轉送給女兒吃。三瓶噴霧式花精,一瓶還有一大半,另外兩瓶都用在周圍人身上。

 

可是,很怪的是,我周圍的人都覺得很有效。

 

昨天,我把剩下約1/3瓶的阿卡莎花精,送給我那位快要崩潰的同事。她詢問我要怎麼使用,其實,我也沒學過花精要怎麼用,我只知道當初買這瓶花精時,天使療法老師要我噴在心輪。而我之所以會想到把這瓶送給我的同事,就是因為我「感覺」她心輪受傷很嚴重,我希望這瓶花精可以支持到她。到底花精是不是這樣對治的,我並不知道。

 

然後,她又問:「噴上去就好了嗎?」

我實在不知道,噴上去之後,還要做什麼。但是,我想,光只是噴上去,空空蕩蕩的,如果能夠給心輪一點能量或是溫暖、支持,是不是更好?於是,我莫名其妙的又建議她:「你也可以把你的手,放在胸口,感受看看花精對你有沒有幫助,感受看看有沒有什麼能量進入。」

她真的照著我說的,試著擺姿勢給我看,然後問:「這樣嗎?」

我也不確定這樣是否有效果,但是,看起來比較有依靠的感覺了。

結果,她又問:「然後呢?」

啊?還要然後嗎?

我繼續想,如果她噴了花精,然後又去看電視打電動,完全把心力焦點投注在外在世界,也許就無法深刻感受花精的效力。可是,我很想知道花精對她到底有沒有用。於是,我又給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指示:「你可以放點輕柔的音樂,然後,安靜下來,做一點我先前教過你的冥想。」

她又問:「這樣就可以了嗎?」

我發現我再也想不出還能做什麼了,我終於說了:「這樣就可以了。」

 

回想這個過程,我實在覺得辜負了同事的信任,她如果知道我對花精一無所知,應該很後悔這樣不斷詢問我步驟吧?我的回答,也只是靠著一點點直覺,覺得她應該可以這樣做,至於有沒有效果,我實在不知道。畢竟我自己使用花精時,也搞不太清楚到底對我有沒有效用。

 

結果,早上她一來,就很興奮的回報說:「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真的非常有用。」

說真的,我還真是大大的吃了一驚。

她回去後,真的照我說的,洗好澡後,就噴了花精,並且按照指示,將手貼在心輪上。然後,閉上眼睛,放空自己,才想要做冥想而已,許多畫面就不斷浮現。她看見許許多多愛她的人出現在眼前,她發現身邊有好多人在支持她,她發現自己不是孤獨的,她發現她有能力面對這個世界,她並沒有那麼脆弱。然後,眼淚不自覺的一直流下來,莫名的一直流淚,不是因為傷心,而是沒辦法控制的一直流眼淚。

 

她感覺胸口噴花精的位置,一直在發熱。平常手腳冰冷的她,這時候連兩隻手的手掌都在發熱,她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等到淚停了,畫面消失了,睜開眼睛,她發現心不痛了,胸口的鬱悶也減緩了。

她在敘述給我聽的時候,不斷重複著一句話:「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說真的,我自己實在也是感到不可思議兼莫名其妙。

我本來挺懷疑花精的效用,可是,這下子好像非相信不可了。

目前用掉了兩瓶花精,都是周圍的人用掉的,也都不斷向我證實花精的療效。不知道剩下的那一瓶,我到底是為了哪位先生小姐才買的?

呵,原來那些錢不是為了自己花的。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丹丹
  • 好神奇喔 最近在研究花精 還霧煞煞的
  • 花精有阿卡莎花精, 有巴哈花精, 不知道你研究的是哪一種系統?

    Jade 於 2016/05/03 08:21 回覆

  • 丹丹
  • 還不曉得有分系統,但google後被阿卡莎的價錢嚇到了!!
  • 真的, 超級貴
    五, 六年前的我, 徬徨無依,不管哪個老師塞什麼給我,我就買, 根本不知道有沒有用啊
    哈哈
    還是巴哈花精的價格比較親民

    Jade 於 2016/05/04 08: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