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站在房間裡,房間裡的擺設還停留在女兒剛出生時的樣貌,那台木製的嬰兒床還擺在床尾,感覺女兒好像還躺在那台嬰兒床上睡覺一樣。房間裡沒有開燈,光線很暗,隱約看到床上側身躺著一個男人,我直覺認為那是前夫。心裡升起一股厭惡感,不想跟他同在一個房間裡,更不想睡在同一張床上。

 

我轉身下樓,進入客廳,客廳一樣沒開燈,光線一樣黑暗。朦朧中卻發現前夫正躺在客廳沙發上睡覺,我腦中立刻閃過兩個念頭:這個人又喝醉了,爬不回二樓睡覺,直接睡在客廳嗎?那麼樓上那個男人是誰?

 

我悄悄退出客廳,不想把這個喝醉的人吵醒,上樓進入房間,打開燈。床上的男人被燈光吵醒,猛然翻身坐起。陌生男人看到我,露出抱歉的笑容說:「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我心裡浮現一股不屑,想著:「恐怕是你那些酒友吧?醉到找到床就睡。」

 

突然,畫面轉變,黑夜變成白天。

我與兩個已經長大的孩子,站在二樓往一樓的樓梯口,手上抱著紙箱,紙箱裡裝著我的書。

前夫站在我們房間門口,對著我喊:「誰知道你們搬走什麼?你不是還讓ooo拿走一箱東西嗎?誰知道你拿什麼走了。」很奇怪的是,他說出的那個ooo,是我一個國中女同學,我多年前曾在一次書展遇見這個人,為什麼會把這個人抓進夢裡,實在很奇妙,難道只是因為她是賣書的嗎?

 

我抬了抬手上的紙箱說:「我只拿走書,其他的我什麼都沒拿。我拿給ooo的,也祇是幾箱書而已。」

前夫還是不相信,指著我罵著。罵了我什麼,我不知道,大概意思就是我一定做了很多害他不幸的事情。

畫面停留在這裡,我就醒了。

 

離開前夫這麼多年,我很少夢見他。

而這個夢裡,最重要的主題是我的書,那是我心心念念的東西,卻也是怎麼都拿不回來的東西。前夫大概寧可這些書放在那裡爛掉,或直接丟掉,也不願意還給我。幾百本的書啊!其中有些書都絕版了。

 

於是,作夢都想去搬書啊!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