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我夢見我去找「七実のレイキ日記」的作者七實,去到她的工作室,請她幫我做靈療,她說,我必須找回「精微能量」,這個精微能量有四種等級,我現在先拿第一個等級的能量。

 

我盤腿坐著,七實在我左後方。她把手放在我的頂輪上方,然後問我在花園裡看到什麼。

 

我說:「我看到我自己,還有你。」

七實說:「很好,我會一直陪著你,帶你去拿到你的精微能量。除此之外,你還看到誰?」

我說:「我看到女兒也在。」

女兒跟我一起去七實的工作室,她在旁邊聽到我這麼說,非常開心。但是,為什麼她人明明在身邊,我卻會在靈視中看到女兒呢?夢裡的我,不解的想著。

 

接著夢境一轉,我提著一個大皮包,正要參加一場葬禮。

這場葬禮是在一個房間裡舉行,我們先站在房間門口等待,有人出來通知我們可以進去了,於是,我們走了進去。

 

一走進去,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

那間房間很像KTV的包廂,沙發沿著三面牆壁放,沙發上已經坐了一些人,正中間是一塊空地,屍體纏繞著白布放在空地上。有兩個人正趴在屍體上,撫屍痛哭,甚至一邊動手扒開纏繞的白布。我們往裡面走,縮在角落裡站著,瞥見屍體臉部的布已經被揭開了一部份。

 

我靠著牆壁,縮在最角落的地方,心裡想著:「有必要這麼過分嗎?」

我的女兒,不是我現實世界裡的這個女兒,是另一個女兒,在這個夢裡,我有四個兒女。這個女兒擋在我前面,好像擔心我會被嚇到一樣,為我擋著。

我確實非常害怕,他們把屍體搬來弄去,滾來滾去的,幾乎快滾到我的腳邊。

 

夢中的我在想,原來媽媽娘家的葬禮風俗是這樣,我都不知道。這都要怪媽媽在我小時候都不讓我參加葬禮,我才會不知道。在真實的世界裡,我確實很少參加葬禮,也幾乎不跟親戚們一起去掃墓,因為媽媽說,每次我參加這類活動,回來都會難搞很多天,為了不想難搞,她乾脆不讓我參加。我自己不太記得我到底哪裡難搞,總之,我一直記得要自己少參加這類活動。

 

我抬頭看另一個角落,我真實世界裡的兒子跟女兒坐在一起。女兒捂住耳朵眼睛,不忍心看這個場景。兒子比較鎮靜,似乎認為這是葬禮的禮俗,即使感到不忍,也必須接受,就好像天葬看來殘忍,也必須接受那樣。

 

我夢裡的另一個兒子,跳進場中央,跟著一起撫屍大哭,並一起揭開屍體的裹尸布。好像每一家都必須派人下場去做這件事情,而我四個兒女裡面,最願意承擔責任,最想討好我的兒子跳下去承擔這件很難承擔的事情。他一邊跟著大家行動,一邊抬頭看著我,在心智裡問:「要這樣做,我們家才會興盛,不是嗎?」

 

我不忍的看著他說:「是沒錯啦…….」但是,心裡很想告訴他,你真的不用這麼受苦,不用這麼努力承擔責任,我只要你快樂就好,興不興盛,我沒關係呀!但是,我沒阻止他,還是任他繼續下去。

 

他們把裹尸布全部拆開,露出了赤裸的人體。

夢就醒了。

 

夢醒時,我在想,究竟是誰的葬禮呢?我知道是長輩的葬禮,卻不知道是誰,可能是我的外婆,卻又不太確定。

我聽說外婆那邊的葬禮風俗與一般的閩南風俗不一樣,墓葬時墳墓的形式也不同,但是,這都是聽我弟弟說的,我從來沒去過,也沒從頭到尾參加完一場葬禮,也沒去過他們的墓地。

 

至於去過墓地後,我是怎麼難搞,現在也想不太起來了,大概就是惡夢連連,搞得大家不能睡覺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