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是個大約十七八歲的男生。

我無所是事的站在門口,靠著門框站著。屋裡似乎有一些大哥級的人在,我只是個小弟,一個長相有點清秀的小弟。這時候,有個小女生走了過來,站在我對面,清純的眼神看著我,然後,靜靜走向我,靠近我,仰起頭,輕輕的吻了我。

 

夢裡,清晰感受到那少女的唇是如此溫暖而柔軟。

 

夢中少年的我,酷酷的沒有表情,但是,內心不斷被那柔軟所震撼,渴望再度品嚐那種柔軟。少年靠近少女,將她拉近身旁,主動親吻少女,美好的柔軟與溫暖,再度讓少年感到愉悅。夢中少年的我,很清楚知道,我的親吻不是出於喜歡少女,我只是喜歡她柔軟的唇所帶來的愉悅感受。

 

夢中的我(十七八歲的少年)與正在作夢的我(中年女子)有了一段一閃即逝的心智中的對話,我對夢中的我說:「原來男人的感覺是這樣啊!那溫柔的吻,只不過是因為男人耽溺於那美好的肉體感受,不是因為情感上的喜歡。」夢中少年的我依然面無表情,像個很酷的青春期男生說:「對啊!又不是我逼她的,是她自己要來的喔!我只是感覺很不錯,才多做了幾次。」

 

屋裡似乎在喊要屋外的小弟們進屋裡,夢中少年的我跟著進了屋裡。有個大哥宣佈,說是這個地方似乎被人入侵過,另一位大哥說:「怎麼會這樣?明明封鎖起來了,沒人在的時候,是不會有人進得來才對。一定有人動過手腳。」另一位大哥要求大家離開室內,到外面去,讓整個室內呈現無人的狀態,測試一下是否有被入侵的跡象,看看沒人在的時候,能不能完全封鎖。

 

我跟著所有人離開,心裡納悶著:「這裡全都是男人,剛才那個女生怎麼會在這裡?怎麼會跟一堆男人混在一起?」舉目看去,已經不知道少女跑去哪裡了。一走到外面,整個場景消失,換到另一個夢境裡。

 

那個夢境裡沒有我,卻有一對不認識的父子。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好像正在逃亡中。夢裡,小男孩單獨在街上晃蕩,似乎男子去辦什麼事情,他正在等爸爸來到。小男孩身後有兩個男人,很像是搞笑電影裡的秀斗員警,兩人男扮女裝,胸前那兩顆不斷往下掉,兩個男人一直要用手去扶著那兩顆。

 

中年男子回來了,拉起小男孩的手,小男孩對父親說:「爸爸,那兩個男的好變態喔!一直摸自己的ㄋㄟㄋㄟ。」中年男子迅速回頭看了一眼那兩個秀斗員警,立刻警覺到是追捕的人,抓起小男孩拔腿就跑。兩個秀斗員警,見狀也跟著跑了起來,一邊跑還一邊扶好胸前那兩顆,非常搞笑。

 

兩個相連的夢境,看不出相關的部分,唯一相似的是好像都是生活在小混混的世界裡。

 

夢醒後,第一個進入腦海裡的,是星期天看的那部人生劇場:「邊緣少年」。氣氛很接近,想來是看電視看太多的關係,才會做了這場夢吧!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