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以為我已經戰勝了我的沒自信的時候,卻又因為我自己的一句話,讓我突然發現,過去累積的習慣,會在不經意之間跑出來。我以為我已經遠離了沒自信的習慣,然而,事實上卻沒那麼容易。

 

下午,陪公司的主管與廠商開會。來客中有兩位日本人,一位台灣人。台灣人是負責此項產品的業務,會講日文,只是有點擔心講得不好,因此要求我們這裡也帶一位日文口譯陪伴開會。其實,我很羨慕對方的態度,積極而勇於開口。不管口音是否標準,句子是否正確,或甚至偶爾會誤會日本人的意思,可是,他很努力。我很希望我自己有這樣的態度,但是,我沒有,我是個很沉默的人。加上雙方談的商品,是很專業的化工用品,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很吃力的跟上開會的腳步。

 

會議中途,我的直屬主管,也就是我們公司的老闆進來旁聽。老闆跟我問了一下討論的內容,我卻在解釋過程裡,又忍不住的說了一句:「我聽不懂他們說的內容。」老闆不理會我這句話,立刻向對方詢問他有興趣的產品。

 

我自己反而被我自己嚇了一跳,為什麼?為什麼我要自己打擊自己?為什麼我要讓別人知道我不懂?為什麼要將自己的恐慌,顯示給別人看?

 

我觀察對方那位業務,他非常努力進行溝通,當他誤解日本人意思,或有一些內容沒有翻譯出來,導致日本人不斷重複問相同問題時,我會幫忙翻譯給我方的人聽,以免討論過程有誤解。當我這麼做時,我注意到那位業務有一點點驚嚇,好像被抓到把柄一樣,但是,立即恢復鎮靜,同意我的翻譯,並繼續討論下去。

 

這位業務令我佩服,因為他帶著自信在工作,而我帶著恐懼在做事。

不管他整個會議中,傳達了多少正確訊息,他給人的印象是,他很努力想把事情做好,他很積極,也完成了大部分該完成的事情。

而我的態度,卻是我雖然該完成的事情也完成了,但是,好像也搞砸了不少事情,好像能力有點不太好,甚至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做的不好。

 

我與那位業務,完成的事情內容都是一樣的,可是,給人的感覺卻是完全相反。

而且,我一整天有超級挫折的感覺,超級想躲到山洞裡隱居,最難過的部分是:還沒有人攻擊我的時候,我就先自己攻擊自己,為什麼我要傷害我自己?

 

在覺知這張牌裡,點到了其中一個部分:

 

被過去的記憶和未來的投射重重地壓在身上,我們繼續過著最小量的生活。你並沒有以最大量來生活,你的火焰仍然非常地暗淡無光。

 

我知道,是我自己把過往的記憶與經驗,拿來製作出牢籠,把自己關在裡面,並且告訴自己:「你出不去的,你做不好的。」過去的記憶確實存在,但是,那些記憶可以僅僅是存在,我可以尊重這些曾經的存在,僅此就好。但是,我卻把這些記憶搬到我面前,拿這些記憶當藉口,然後說,我沒辦法往前走。

 

其實,那些記憶只是幻象,那是過去的事情,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我,知道有不同的選擇,為什麼我還要在意眼前的幻象呢?

 

進入經驗中。

這是我這一年,必須執行的事情。

但是,我太害怕,總是不敢舉步。

 

我究竟怕什麼?怕場面無法收拾?最嚴重能到什麼程度呢?最嚴重也不過就是死亡,因為被判出局之後,想要經驗什麼,也就不可能了。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