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主題,應該會讓人從頭哭到尾,可是,我這個淚線發達的人,卻一滴眼淚也沒有掉。

 

當我看到醫生對他們宣佈,卡門確實得到癌症,而且日子所剩不多時,我也開始想像,如果有人現在對我這樣宣告,我會怎麼樣?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對死亡有很大的好奇,好像死亡是另一段旅程,而我對一段新的旅程,總是充滿了好奇與興奮。因為我不知道旅程中有什麼,我是不是會有新的經驗,從小到大,我一直很想離開這個世界,就好像死亡的另一邊,有我的家鄉一樣,我非常思念那個我現在怎麼也想不起來的家鄉。

 

如果現在有人對我宣告,我即將死亡,那麼我會很興奮,很想立刻打包踏上死亡。我唯一擔心的是,打包的過程太辛苦,像卡門那樣經歷許多身體上的病痛。我有時候會覺得,我經常在準備死亡,像卡門那樣準備著,我努力讓我跟孩子之間沒有遺憾,跟我的父母之間沒有遺憾,跟我的兄弟之間沒有遺憾。該說的、該吵的、該和解的,都要完成,我不想我上路的時候,還有牽掛。明明沒有人宣告我的死期,我卻經常在為死亡做準備。

 

雖然如此,我不曾真的嚐試放棄生命。我依然感覺生命是有趣的,生命中的生老病死、歡喜憂傷,都是有趣的經驗。我以死亡為終點,盡情享受我的生命。

 

大部分人對死亡沒那麼渴望,是因為他們以為他們永遠不會死。

卡門也是那樣的人之一,當癌症宣告一出,才驚覺死亡就在門口。當死亡的日期定了出來,無法逃避的時候,卡門才開始安排生活,有意識的享受生命,有意識的與人相處,並且有意識的去了解丈夫的愛。

 

當我看著史丹在妻子與癌症奮戰時,依然不斷外遇,不斷出外狂歡時,我倒是沒辦法聯想到什麼道德或背叛之類的議題,我竟然想到的是齊瑞爾談的2012年。意思是說,就算知道2012年是世界末日,就算到時候,世界會毀滅好了,難道我們現在就不享受生命?就不努力去生活了嗎?

 

我想,或許是因為史丹這樣照顧到自己的需要,所以他才能撐到最後,並沒有離開妻子。

 

書裡有一段話,讓我發現,如何去判斷一個人真的愛另一個人。如果真的相愛,那麼你不需要花費太大力氣,對方就會自動回到你身邊,即使你已經病入膏肓。那是史丹有一次與外遇玫瑰爭吵,玫瑰叫他滾,他很乾脆就轉頭離開。他寫道:

 

「我聽她的話走了。當卡門對我吼叫時,我站在門口不敢離開;但玫瑰那裡沒什麼值得我留戀的,她愛上我又不是我的錯。

 

如果你必須用盡力氣去挽留一個人,那就表示對方並不愛你,而你在糟蹋你自己。

 

我很驚訝於最後的結局,原來在他們的國家裡,安樂死是合法的。

 

「是啊!現在我可以主宰自己的生命了。」

 

她可以安排自己哪一天死,安排好自己葬禮的細節。

感覺很有尊嚴,不是嗎?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