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本書的時候,才看完第一個練習,我就停住了。

這第一個練習我曾在另一本書「古代神秘學院」中看過,也曾經練習過。

 

我差不多到美洲豹的層次就停住了,因為感覺很可怕。想想看,鏡子裡的我不斷變化,有許多面孔出現,還有很像印地安老人的面孔,也有像骷髏的模樣,總之就是一堆陌生面孔在鏡子裡出現,真是令人不寒而慄。不過,那本書沒告訴我,我們在做練習時會經歷蛇的層次、美洲豹的層次、蜂鳥的層次,最後會到達鷹的層次。過程中出現的影像,都不需要害怕,只是過程。

 

我之所以停住不往下看,是因為我在想:「第一個練習就是如此神秘可怕的練習,那後面不就更恐怖了?更困難了?看來這本書還是要先擺著才好。」另一個想法是,既然這本書說,不用害怕,要一直持續到鷹的層次後,才結束這個練習,那我應該找個時間把這個練習真正做完,才好繼續看下去吧?那個想要做了練習才敢繼續看的魔咒又出現了,哈。

 

直到最近去做復健時,機器在身上工作,我整個人放空沒事幹,就想要帶本書去看。但是,現在手上的書都是原文書,有時候要邊看邊查字典,會搞的手忙腳亂,不太適合在那種沒有桌子的地方看。於是,把剩下的幾本中文書排出來,發現我的書都很需要用腦袋,反而這本看起來是最輕鬆的。

 

沒想到一看之下,驚為天人。

 

裡面雖然充滿了練習,但是,不是練習很神秘的巫術或什麼神秘經驗,而是要人去活出一種生命,一種與大靈,與那個Great One連結的生活。每一個練習,都讓你更接近鷹的層次,越是熟練就越能擺脫小我,從一個更大的視角來觀看自己的人生,觀看這個世界,不會受到拘限。

 

在閱讀的過程裡,我也驚訝的發現,在我接受塔羅牌的指引,所做的各式各樣的練習中,有很多很接近這本書的練習。

 

比方說,做清明的夢。

 

從我開始感受到夢應該對我具有很重大的意義,我必須紀錄我的夢開始,我就經常在夢中告訴自己:「我必須記住這個夢。」通常這種狀況發生時,我早上醒來,都還能清楚記得夜裡做的那個夢。前幾天那次,也是這樣。看到書裡的描述,我才知道,啊!原來這就叫做清明的夢。原來這也是印加巫士要練習的項目之一,而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練習了。

 

再比如說,透明的練習。

 

這是我從開始寫塔羅日記的時候就設定的目標,練習讓自己透明,讓自己無所隱藏,把自己所有的優點、缺點、失敗、成功,都毫不隱藏地暴露出來,即使是我的無知、我錯誤的想法,都可以暴露出來。當我無所隱藏的時候,我就無所懼怕。

 

我在這麼做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這也是一種練習,我只是覺得我需要這麼做,才能讓自己成長,當然,有一部份是因為塔羅牌的指引中,不斷要求我誠實的表達自己。看到書裡的描述,我才知道,我正在做的,是透明的練習。而這個練習不是每天半個小時或每天幾分鐘可以完成的,是一生都要持續不斷的練習。

 

這本書裡,就充斥著這類需要一生持續不斷去做的練習。

 

這使我想起上次聽李育青老師提到他們目前正在進行的薩滿課程時,他說,成為一個薩滿不是學習一個技術,而是要你放棄你現在的人生,變成另一種人生,你是徹頭徹尾的轉換。所以,要成為一個薩滿,就要有心理準備,放棄一切,過一種新的不同的生活。

 

我看完這本書之後,我才真的明白李育青老師所說的意思。

那真的很有蛻掉一層皮或是整個生命都被翻轉的感覺。

 

書裡有一段話,我很喜歡:

 

如果我們知道自己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本質,並隨時都記住這一點,我們就永遠不必努力獲取超凡的經驗或開悟。我們會知道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神聖的,因此不再去尋求意義、真理、美或目的。我們停止追求,並將美帶給每一個行動,將真理帶給每一次相遇。當我們已經到過那個永恆之地,我們就會發現,活在當下遠比想著我們本來應該做什麼、現在應該做什麼或接下來應該做什麼更容易。無論我們是在親吻我們所愛的人,還是在掃地,我們都會讓自我沉浸在當下和它的完美之中。

 

我覺得印加巫士的概念與我從賽斯書、與神對話等書裡面看到的東西比較接近。也就是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神,我們都具有「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本質」。既然我們是神,我們為什麼還去追求什麼神秘經驗呢?我們要經驗什麼,就可以經驗什麼,所有的神秘經驗,都是我們自己的投射。

 

這也讓我聯想到我最近接觸的天使。

 

如果我是神,那麼天使也是神,我就是天使,既然這樣,為什麼我要去想辦法得到與天使連結的經驗呢?為什麼我要得到某種超凡的、天使降臨的經驗呢?這些都是我,都是神,都是大靈的一部份。這些神秘都在我裡面,我也在這些神秘裡面,我怎麼會是往外去追求天使呢?當我與大靈連結時,我消失了,天使消失了,神秘消失了,只剩下大靈。

 

閱讀這本書時,我的心就越來越傾向於印加巫士的世界。我感受到印加巫士的身體是穩穩站在這個大地之上,而不是飄在天上的某個地方。他們知道,整個世界都是大靈的一部份,我們在樹叢中、水中的生物、陸上的動物、花朵、昆蟲身上,都可以看見大靈的力量。我們要追求的不是天外的神秘經驗或是世俗的富足生活,而是我們順應大靈的振動,然後,我們所需要的就會隨之而來。

 

因此,我想,所有的神秘經驗或富足,都不是一個練習者的目的,而是附帶的贈品而已。練習者的目的只是與大靈連結,看見真實的自己,無論自己在哪一世,都可以認出真正的自己,看見自己真實的價值。

 

如此而已。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