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關鍵字:滿腔熱血的小孩,想要衝,想要有所作為,但是,卻不知道該從哪裡做起,一方面也是因為經驗不足。因此,研究著、觀望著,很希望能像別人一樣有一番作為。

 

這一次的關鍵字很長,已經不太像關鍵字,比較像在寫我對這張牌的想法。

其實,我在打開電腦前,我就在想,無論我抽到哪一張牌,我都要寫下我此時此刻想到的一些念頭,是不是與這張權杖侍衛有關,我也不知道。

 

剛才促使我打開電腦的,是電視台上一位馬來西亞牧師的講道。他講了一個故事,說有一隻鳥問樹上的另一群鳥或某一些生物(? 我是不小心轉台過去看到的,所以,到底是兩種鳥之間的對話,或是一隻鳥對另一種生物的對話,我不太確定。)說:「你們了解什麼是飛行嗎?」

 

樹上的另一種鳥(或生物)回答:「我們當然懂啊!就是在翅膀的下方形成低氣壓,翅膀上方的壓力……..(正確內容不太確定,總之就是表現出很有學問的樣子)。」

 

提問的鳥說:「我不是問你們飛行的原理,而是問你們真的懂飛行這件事情嗎?你們真的會飛嗎?」

 

這時,一隻貓爬到樹上來要吃小鳥,那隻提問的鳥拍拍翅膀飛走了,並回頭對留在樹上的那種生物說:「我不懂飛行的那些大道理,但是,我會飛。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們什麼都知道,卻不知道這件最重要的事情。」

 

牧師講這個故事,是另有重點。但是,我看見另一個對我有意義的重點。

 

上過天使療法的這段時間,我一直感到很不踏實。我不知道那種不踏實是什麼,我也跟女兒討論過,女兒覺得是我對那些直覺、感覺、天使等等,總是會想太多,不敢直接相信,所以,會覺得好像什麼都沒有。像女兒都是感受到了,就接受了,沒有太多懷疑。

 

但是,我不認為有這麼單純,直到我聽了這個故事,我才懂了,我的不踏實在哪裡。

 

老師教了我天使療法的整個過程,我也按照老師的動作、口令去操作,這些都是原理以及執行程序。老師告知,天使也來了,正在幫助我們執行清除脈輪的動作。但是,我的感覺是:我只是照著口令、程序去照表操課。我沒辦法感覺到效果是否出來了?天使是否真的藉著我的手做了什麼?我召喚天使,天使真的出現了嗎?我不知道。

 

還有另一個動作,我也很疑惑。

 

因為知道占卜會沾附到別人的負能量,因此,我接受朋友以及老師的建議,每次占卜前,都會召喚大天使麥可來保護我,並請求為我設立一個保護場。我也照著做了,可是,保護場在哪裡?天使在哪裡?大天使麥可真的來了嗎?保護場真的已經設置好了嗎?我不知道。

 

我一直無法表達清楚我這些困惑。

這位牧師的故事,提供了我表達的靈感。

那就很像是一隻學會了所有飛行原理的小鳥,而且是一隻瞎了的小鳥,站在樹上,按照規定振動翅膀。一開始,他振動的不夠快,不夠有力,所以,一直站在樹上,無論如何也飛不起來。他很困惑,明明都照規定做了,怎麼還是站在樹上呢?

 

照道理說,只要一切都照規定做了,應該是很自然就會飛起來了。

這隻小鳥就是不懂,為什麼飛不起來,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現在的我,差不多屬於這個階段。

 

但是,偶爾我會振動到對的頻率與速度,然後,做了短暫的飛行。可是,因為我是瞎的,所以,我看不見自己高高的飛在天上,我只能憑感覺去想:這就是飛行嗎?然後,飛沒多久就摔了下來。試著要再飛的時候,卻又抓不到那個可以讓自己飛起來的訣竅,結果,又只能停留在樹上。

 

我感覺又挫折又困惑,卻又好想可以往前飛一點,或是可以一直飛在天空中。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