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記憶」這幾個字,莫名打動我的心。

我擁有什麼樣的古老記憶?是不是有些情感,在某一世沒有得到滿足,因此,在這一世潰堤而出?

 

那一天,治療時,提到我有一世是一位大將軍。

 

那一世的我,總是遠離家鄉,遠離自己的家人,在遠地爭戰。在遠方的我,總是懸掛著家人,也對家人感到深深的愧疚,覺得自己沒有陪伴他們,好像沒有盡到自己身為父親的責任。

 

但是,內在還有另一個感受,那就是孤單。想想家裡的燈火輝煌,暖聲笑語,我卻無從參予。面對荒涼的邊疆,以及你死我活的戰場,我不禁為自己的生命感到悲哀。我好好享受過人生嗎?我快樂嗎?這是我想要的一生嗎?

 

這種遺憾,在我死去的那一刻,更深深打擊著我的心。我渴望的,不是功名,而是與家人常相聚守,可以看見妻子的笑容,孩子歡樂的身影。我不要他們懸掛著擔憂的心,不知道遠在他方的我,是否安全建在,我不要他們在生死未卜的憂懼中生活。

 

而躺在血泊中的我,更後悔於沒有品嚐夠人生的美好。即使是那單純的日常生活,發懶得躺臥或是閒暇對飲,都令人嚮往。離開的那一剎那,我決定,如果還有來世,那麼我要與我的家人守在一起,決不離棄。

 

也許,大將軍的那一世,是最接近今生的那一世。

於是,我總是擔心被遺棄,被孤單的遺留在世上的某一個角落。小時候,我最怕媽媽出門時,留我在家。我非常擔心媽媽會在路上出什麼事情,再也不回來了,那麼就剩我一個人,我該怎麼辦?

 

我擔心被遺棄,另一方面,我也很怕遺棄別人。

 

每一次地震發生,我在我自己的房間裡,都會立刻跳起來,想衝去孩子們的房間,我心裡的想法並不是我有能力救誰,而是:「如果死,我們都要死在一起。」但是,後來狀況變得讓我很拉扯。因為兒子女兒各睡一間房間,我到底該跟誰死在一起呢?我常常因此站在走廊,感到迷惘。我不想丟下任何一個人,我也不想獨自死去。

 

那種不想重複過去世遺憾的心態,昭然若現。

只是在我還不知道我前世的經歷時,我很難整理出這些莫名其妙的擔心。

 

我知道,我的古老記憶不只是大將軍這一世,還有其他的部分。

我希望,我可以自己漸漸回憶起來。

就像我在回憶我戰死沙場時,臨死的心境一樣的回憶出來。我似乎又回到了那裡,感受到深深的遺憾與孤單。那種孤單與害怕遺憾的心情,今世也如影隨形的跟著我。

 

這篇文章中,與今生的整合,是在與老師對談時,就已經談過的。

前世的回憶,則是在書寫前,請大天使加百列給我自動書寫的能力,讓我可以探究我的古老記憶,在心裡略略默禱,觀想大天使加百列的影像之後,才開始書寫。這個自動書寫,是在上課時練習過的,我不知道我現在自己做的練習,是否到位,不過,我相信這些前世感受的真實性。

 

 

2009/07/11 補述

 

重看一次這篇文章,修改著錯字的同時,我心裡浮現另一個想法。

 

在我孤單死去的那一世裡,我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的孩子在家裡是否也感到孤單無助?是否也想念我?於是,我突然有個念頭浮現,也許,在我臨時的那一刻,我曾經許下一個願望,那就是 --- 讓我成為那個孩子,讓我深刻去了解被留在家裡的感受。

 

於是,這一世的我,總是在家裡等待著父親。

 

父親像是我上一世的重現,他在遙遠的海上工作,一年大約只回來一次,停留在家裡的時間不超過三天。海上的工作總是生死難卜,遭遇過許多危及生命的事件,而我或我其他的親人完全無法幫上忙,只能在遠方等待著船公司的訊息回報。

 

而我,確實在這一世深深品嘗了等待的滋味。

我總是看著別人家在下午五、六點的時候,孩子們高喊著「爸爸回來了」時,淚眼婆娑的問媽媽:「為什麼我的爸爸沒有回來?」

 

幸好,我這一世的父親並沒有在遠方消失,他退休回來家裡,讓我有機會學習修復與他的關係。

 

我想,我是個好奇的靈魂。

上一世,我體會了一個人孤單在遠地死去的滋味。

這一世,我也想體會被留在家裡的孩子的滋味。

下一世,我會想有什麼樣的經驗呢?

 

我現在就開始感到好奇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