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從畢業旅行回來,一到家就用力抱我,我也很用力的用我的「雙手」緊緊抱了她,我問她:「妳有沒有覺得哪裡不一樣?」

女兒說:「怎麼?妳的胸部變大了?」

我好笑的說:「妳沒發現很久都不能抱妳的左手,又可以抱妳了嗎?」

女兒這才發現,我的左手上了她的肩膀。

她吃驚的說:「咦?真的耶!妳的左手回來了耶!好高興喔!」

 

這一段時間,我的左手除了放在桌子上打電腦之外,幾乎做不了其他的事情。提重物沒辦法,往前往上伸也沒辦法,拿高處的東西更是沒辦法,連扣自己的布拉夾都不行。

 

昨天,我終於可以用力用我的左手抱女兒。

當我端著菜盤往隔了一個矮櫃的餐桌上遞過去時,很輕鬆達成任務,突然腦中閃過不久前,我只能伸到一半的景況。還好有那麼深刻的記憶留在腦海裡,不然我一定會以為手是自然而然好起來的,忘了有人曾經那麼努力幫我做治療。

 

昨天早上出門前,我的左手還沒辦法幫我右邊的頭髮夾髮夾,今天的我,已經可以毫無痛感的把髮夾端端正正夾上去了。

 

再過一兩天,我的痛就會全部消除了。

我現在的痛,與先前的痛不一樣,現在比較像是搬了一整天的水泥袋,做了一整天苦工之後,造成第二天的「鐵手」或「鐵腿」那種痛,這種痛可能需要兩、三天休息就會消除。

 

我非常感謝聖杯騎士對我付出的所有善意,也謝謝每一位到場的天使,為我所做的療癒,當然,那位我最親愛的大天使麥可,果然是男子漢大丈夫,說要保護我,就真的做到底,昨天的治療中,他擔負了非常重要的腳色。知道大天使麥可在場,讓我安心不少,否則我對麥可之外的天使實在不太認識,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陌生的治療師,又加上陌生的天使,會使我很不安。

 

這一整件事情,印證了每一次為左手占卜所出現的牌卡都是真實的,無論是女神卡或塔羅牌。只是有些訊息我當時無法理解,不知道這些牌卡在針對哪個部分說話,事情走到現在,回過頭去看的時候,我才知道哪一張牌是針對哪個部分。

 

比如說,我在去見聖杯騎士前,我曾占卜問:我該去赴約嗎?在未來那個位置上,我看到權杖7。我就在想,為什麼要奮戰?難道說聖杯騎士提出來的想法、做法,會讓我要與自己的原來想法奮戰嗎?

 

現在我知道那張牌的意思了,我要奮戰的對象是我內在曾有過的傷痛。這些傷痛是我生命中的一些人物帶給我的,而我,就在當下,與這些人的能量對談,給出原諒,讓傷痛成為過去。

 

這樣描述,聽起來很輕描淡寫,但是,當場的我,可是哭的淅瀝嘩啦。我這個人很容易就感受到能量,會很快速投入,該憤怒的時候,憤怒的感受就來,該傷心

的時候,傷心的感受就立刻出現,當然,淚水流下來的速度,簡直媲美專業演員。

 

對於整個治療過程,我很輕易就能接受,即使不知道每個步驟是什麼,也沒有害怕。我想,這也歸功於聖杯騎士條理清晰的解說與帶領。

 

因為這次的經驗,實在太神奇,所以,我決定要去上天使療法的課程了。

 

當下做這個決定時,還沒想太多,回家路上才突然想到,我放在祭壇上那本寫滿我的願望的那本筆記本裡,不是有寫到:「我要去上天使療法的課程」嗎?過去這一段時間,都因為覺得費用太高無法負擔而猶豫不前,現在,我有了一個機會,一個我可以負擔得起的機會,還不去上嗎?天使已經開了門,我還不走進去嗎?

 

再仔細一想,如果沒有這次的經驗,我對天使課程不會有非常認真的態度。我大概只會有「練到可以看到天使」這種充滿好奇心的想法而已,類似於想親眼見到美人魚那種孩子氣的想法。現在,我有了一些不同的感覺了,我沒有好奇心了,我是認真要去深入接觸了,就像認真的擺出一個牌陣那樣的認真。學習的目的不是為了收集天使的羽毛,不是想一睹天使真面目,也不是要擁有什麼超能力,也不是認為自己可以幫助人。只是因為這是一種把我治癒的療法,而這些天使都是幫助過我的,那我當然願意去多了解一下這些天使恩人,以及他們在做的事情。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