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跟朋友P約好了, 星期天要去找他,請他幫我清除負能量。

但是,在約好的同時,朋友問了一句:「你有用塔羅牌為左手的痛占卜過嗎?」

是啊!大家找我占卜問問題,可是,我自己的問題卻沒有做過塔羅牌占卜,這不是很奇怪嗎?而且,這幾個月以來,我似乎很少拿自己的問題去做塔羅牌占卜。

 

於是,我決定占卜看看狀況。

我用簡單的三張牌,做yes/no占卜。

 

第一次的問題是:「我左手的痛,要用靈性療法處理嗎?」

答案出現,第一張正位、第二張正位、第三張逆位。答案是,要用靈性療法。

但是,這組牌讓我很在意的地方是,第三張逆位是權杖王牌。這張牌正位的時候,看起來就是「yes」、「ok」,是事情會順利,贊成等意思。可是,逆位的時候,就像是在喝倒彩,說這件事情是不好的,有問題的。

 

這讓我感到很困惑,明明答案是yes,為什麼又說不好呢?

而第一張牌是聖盃騎士,第二張牌是權杖侍衛,我看不出在這個牌陣裡,這兩個人物牌是要做什麼。如果以過去、現在、未來來看,那麼現在的位置出現權杖侍衛,我認為這張牌可能代表我的朋友P,因為他對待我確實充滿了熱情,才說了手痛,就立刻主動說要幫我,而他在靈性治療上,確實還在侍衛所代表的孩童階段,經驗並不多。

 

我作第二次占卜,這次的問題是:「既然要用靈性療法,那麼我找P幫我做清除負能量的動作,是否可以?」

 

這一次一樣是第一張正位,第二張正位,第三張逆位。

意思是找P是可以的,但是,這次的牌陣有個讓我很驚訝的狀況出現。

作第二次占卜前,我一樣把整副牌丟在桌面上亂洗,整個打散後,整牌,切牌,然後從最上面抽三張牌。

 

驚訝的是權杖侍衛與聖盃騎士再度出現在第一張與第二張,只是兩個人調換了位置。兩次重複抽到相同牌的機率,究竟有多大?如果這種機率很微小,那麼他們的出現,就應該要非常重視了。

 

第一副牌代表的是我需要做靈性療法,而我現在擁有的資源是權杖侍衛。

第二副牌代表的是我可以找P,但是,我現在需要的是那位聖盃騎士。

第二副牌的第三張牌是錢幣三逆位,這張牌也讓我感到很奇妙。牌面上有三個人,這三個人在正位時,是互相合作蓋出一座教堂或房子。而現在是逆位,代表什麼呢?我想,或許是在說,若不是三個人一起合作,這件事情就無法完成。

 

奇妙吧?

一個需要被治療的我,一個已經答應要幫我的P,以及牌面上出現的那位未知的聖盃騎士。

剛剛好三個人。

當三個人在一起,這張錢幣三才能轉為正位,上一副牌的權杖王牌也才能給予贊成的訊號。

 

我把占卜結果傳給P,他回電說,一看到占卜結果,他心裡立刻浮現出一個人,究竟是誰呢?我也不知道,期待與聖盃騎士的會面。於是,星期天與P的會面取消,因為P也感覺那一天並不適合,也感覺他無法真實幫到我。

 

雖然一直在進行這件「靈性治療」的事情,但是,我的理性頭腦照樣還是從很早以前就預約了這個星期一的復健科門診。我心裡有一種百般不願意去看復健科的感覺,不是因為復健科有多可怕,相反的,我很喜歡去看那位復健科醫師。而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想拖延去看醫生的時間。

 

於是,我做了double check,排了第三副牌。

我問的問題是:「我左手的痛,依循一般醫療系統,去看復健科醫生,可以嗎?」我心裡有暗暗在想,說不定排出來又說「好」,造成前後矛盾也不一定,那我就可以把牌丟了。

結果,牌面出來,都是逆位。

斬釘截鐵的說「不好」。

 

我有一種在黑暗中行走,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突然出現有一盞叫做「塔羅牌」的燈,照出了一條路給我。這時候,因為只看到這條路,好像也只能跟著走,可是,我卻不確定這條路的前方有什麼,也無法用自己的腦袋去判斷這條路是好是壞。

 

於是,我傻傻的站在原地問自己:「我該按照指引往前走嗎?」

 

對於我左手的問題,漸漸匯聚到一個焦點上來。

上次曾抽過女神卡,說這個問題與我的前世有關,所以要做前世回溯或靈性治療。

我今天抽開悟卡,抽到的是「other lives」,又是說我的療癒跟前世有關。

 

信或不信?

聽或不聽指引?

 

因為這件事情,使我有一些其他的想不透:

 

1. 我或P是真實的看見指引或只是盲目的迷信?我們是放棄了自我的選擇與思考,把自己的選擇權交給了塔羅牌或某些莫名浮上心頭的意念?當然,在聽或不聽,信或不信這個點來講的話,也是一種選擇,也是讓自己做決定,並不是完全的聽命於塔羅牌。我們在任何一個時刻,都是自主獨立具有選擇權的人。

 

2. 我如何分辨與確認那些靈性的說法,哪些是真實的?哪些是出自胡言亂語?我要依據什麼來分辨?

我想,這是不是要從結果來反推?任何一個說法、療法、理論,沒有經過親身體驗,就沒辦法說對錯好壞,除非經歷過,感受過,並得到一個結果,我才能夠分辨,是這樣嗎?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