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想,對我而言,這是很難的功課。我無法理解看到畫面,是什麼意思。

朋友要我做觀想,想像天使與守護靈來為我取走我身上不屬於我的能量。可是,我根本無法想像天使或守護靈的畫面,我又沒見過他們,要我怎麼觀想他們呢?

 

於是,第一次觀想,什麼也想不出來,我猜,這種治療方式對我是絕對絕對沒用的,除非不要叫我觀想,而是別人幫我觀想。

 

第二次,我回到家,在房間裡,一個人安安靜靜展開。

 

我一樣點燃蠟燭,一樣讓房間維持昏暗的光線。但是,我沒有乖乖的開始觀想天使或守護靈,我先做在理書的新聞台中提到的橡皮擦與露珠的練習。我在紙上寫下「左手的疼痛,我」,然後就拿起我的鉛筆用尾端的橡皮擦敲敲敲,敲敲敲,張開眼睛敲,閉上眼睛敲。每次在心裡一喊「露珠」的時候,我就想像禪卡裡面其中一張的畫面:有一滴露珠正從樹葉上滴落下來。然後,我想像那滴露珠滴在我身上,結果畫面出來了,當水碰到我的身體時,紙上寫的「左手的疼痛」字樣,就漸漸溶解,一塊一塊的溶解,最後整行字都糊掉消失。

 

接著我看見我自己在水裡,我身上有許多黑色的東西,都被水流衝走,看著黑色的物體隨著水的波動飄走。我是在水底,踩得到底部的水底。我發現我是在女祭司牌深後的那片水底,我問我自己:「為什麼是在這片水中?代表什麼意思呢?」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我覺得很安心,我覺得在簾幕前的女祭司是女神,她為我守護著門口,不讓任何人擾亂我,我可以很安心的在水底清洗乾淨。

 

我彎曲著身體停留在水底,任憑水流沖洗我身上的黑色物體。此時,有一股很深的傷心襲擊我,有個聲音,也許是我自己,在問我:「真的這樣可以嗎?是不是有更適合我的事情要我去做呢?我真的要繼續留在現在的工作上嗎?」我突然有一種領悟,好像我的左手疼痛,不只是因為占卜時沾附到別人的能量,而是我的工作本身就帶給我很多不好的能量了。

 

在水底的我,有點想哭的說:「可是,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離開現在的工作,我會感到沒有安全感,而且,我們就真的會沒有辦法生活了。」

 

我抬頭看到水面處有一圈亮光,於是,我往亮光處游去,頭一竄出水面,我就看見大天使麥可。我說的看見,不是我真的看到一個實體的天使在我眼前,可以從他身上拔下一根羽毛那種。我說的看見,是在我閉著眼睛的畫面中,他非常巨大,佔據了一整個天空,身體呈透明的光體,可以透過他的身體,看到他後面的藍天。但是,我感受到他就在那裡,張開巨大的翅膀,帶著盾牌與冒火的刀子,為我燒光那些黑色的物質。

 

我感到很幸福,門口有女祭司所代表的女神在保護著我,而大天使麥可又在這裡為我清除負能量。

 

觀想結束後,我還捨不得吹息蠟燭打開電燈。因為我感覺大天使麥可近在呎尺,一旦開了燈,麥可就會離開了。於是,我坐在那裡,靜靜的又等了一會兒,幾乎以為大天使就站在我的床邊。

 

我看了一下我的鬧鐘,我大約做了30分鐘。

我發現當我很努力要觀想什麼的時候,就什麼也想不出來,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但是,當我沉迷在敲敲敲與露珠的時候,我就忘了要觀想什麼,結果反而從葉子與露珠開始,畫面一幅幅出現。

 

那麼效果如何呢?

當天晚上與隔天早上,我都感覺我的手變得很輕鬆,就連本來伸手去關車門時,都不會痛了。當然,另外的一些角度還是很痛,只是感覺上有減輕一點點,並不是「砰」一下,剎那間痛就全部消失了。也許是因為我功力不夠,也許別人來幫我做效果會強大一點吧!

 

不知道下次再做的時候,還能不能觀想的出來………….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ing
  • 妳要相信自己 妳做的很好
    持續的做對妳會有幫助
  • 是嗎? 我昨天晚上做, 就完全沒有進入
    只好做個禱告就結束
    還是痛到個半死, 不過, 我會持續做的
    至少這樣才會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效果

    Jade 於 2009/06/09 08:01 回覆

  • An1945
  • 真的很厲害ㄋㄟ,請問一下,必須要什麼信仰去支撐著你的觀想嗎?我想,觀想總需要有一個支撐點才有辦法施力,如果真的對你的負面能量可以卸除的話,那我看,很多人都需要,包括我。^^,期待你的繼續觀想 ㄋㄟ。
  • 我的觀想, 很像還沒練好的一陽指, 有時候點出去有效, 有時候沒效
    這樣一天行一天不行的, 也不知道到底效果怎樣, 所以, 別說厲害不厲害,
    我根本連怎麼回事都不懂

    我也不知道需不需要信仰支持
    不過, 我對大天使麥可, 有很深的信賴感就是了
    我就是覺得他真是太可靠了, 在他身邊就是安全
    妳如果找我之前的文章, 可以找到我之所以會有這種心態的源頭
    只是沒有寫的很清楚就是了
    要細心看

    我會繼續的

    Jade 於 2009/06/09 2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