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裡的第一個畫面,是一個小男孩在一棟木造的樓房裡。他站在二樓與一樓之間的樓梯上,從下方走來一個頭髮有點少,有點前禿的中年男子,應該是他的家人。

 

中年男子提著一桶飯菜,遞到男孩面前,對男孩說:「你先拿去吃,照顧好自己,我再去找其他人。」男孩心裡有點悲戚,好像這個中年男子只要一轉身,就很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不是男人不回來,而是可能局勢會使這個男人無法回來。而男人要去找的其他人,也是小男孩的家人,其中包括男孩的母親。男孩心裡有一個念頭:「也許此後,我就是孤兒了。」

 

男人轉身離去。

小男孩心裡想像著外面的兵荒馬亂,戰火綿延,擔心著不知道一家人是否可以團圓。好像大家都正在逃難的途中。

這棟木造樓房似乎是一所某種類型的收容所,好像是收容戰火中的孤兒。我也在其中,但是,我是個年紀比較大一點的姊姊。

我接過小男孩手上那桶飯菜,幫他排放在桌子上,請他趕緊吃。

那是只有一盤高麗菜,一碗飯的食物。

那或許是一個戰火中的世界,是個物資極度缺乏的地方。我記得夢中的我,看著男孩吃著飯,我瞪著那盤菜,吞著口水,心裡也很渴望吃一點,可是,我忍下那點渴望,催著男孩快點吃。男孩擔心著家人,有點食不下嚥,也還是端起飯碗吃了起來。

 

這時從樓梯下走來三個人。

一個老婦人,似乎是這棟收容所的負責人。她身後跟著兩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一男一女,好像是來參觀的某種高層人士。

老婦人討好的跟兩位外國男女談著話,介紹著這個地方。一走上樓來,看到小男孩正在吃飯,立即轉身問這對男女:「你們要不要也一起吃個便飯呢?」

一男一女露出和善而配合的表情,微笑的說:「好啊!」話才說完,老婦人開始搬椅子挪位子,兩位客人也立刻坐了下來。

 

我心裡很緊張,才這麼一碗飯一盤菜,怎麼留人下來吃飯呢?這兩位客人是看不出來我們的困窘嗎?我本來還想,如果小男孩有吃剩的,說不定我也可以吃一點,現在這樣,不就絕對不可能了嗎?

 

我小心翼翼的注意看客人的舉動,我發現外國女人打開自己的包包,拿出自己的筷子跟碗,然後,我還看見裡面有一包包的食物。看到這裡,我才比較放心,他們有自備食物,並不是我們要提供。

 

才剛放心下來,我就被我手機電量不足的警示聲音給吵醒,夢就這樣斷了。

 

剛從夢中醒來時,我第一個念頭是:「我是不是有一世,是在戰亂中生活呢?」

那種很擔心東西被吃完,而我等到最後會沒東西吃的感覺,是我一直以來常常會出現的想法。從小到大都有這種緊迫感,即使是現在,在吃筵席時,我照樣不敢迅速伸手去搶菜,總是在旁邊等著,按著主客順序的等著,可是心裡超級著急,好怕想吃的東西吃不到。就好像我在桌邊等著那個男孩吃飽,那種著急著想吃,卻又不能搶人家的東西,只好等人家吃完再檢剩下的那種心情。

 

這實在很奇怪,我的父母從來不會在吃的方面,讓我感到貧乏,甚至可以說吃的很豪華,可是,我就是在這方面會莫名的緊張。難道,與前世有關?

 

不過,這也有可能晚上在寫fight with money,那個貧乏的感覺被我帶進夢裡也不一定。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