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牌又是近期內很密集抽到的牌,這一次,我想到的是「傳遞」。

 

每一天晚上,我都會做一點冥想。不管時間長短,或是採用哪一位大師的冥想功課,多多少少都會做。這一天,我想到維洛多博士在他的書裡面,曾經講過「注視火光,會讓人專注」。這也是我在冥想的時候,最大的障礙,總是無法專注,心思總是跑出去。雖然跑出去再抓回來就好,但是,我還是希望我能「真的」「非常」專注。

 

所以,我點起祭壇上的蠟燭,把電燈關掉,專心注視著燭火的搖晃。

 

心裡想起早晨那位問卜者的回覆,我在心裡問著:「若宇宙的能量把我放在這裡,就是這樣要給我能量為人占卜的話,那麼我應該做什麼?」因為每一次占卜我都有相同的感覺,那是宇宙的能量使一切占卜都準確,每一張牌都切合需要,那不是我的意志,那是宇宙的意志。我,只是宇宙意志所使用的工具。

 

就在燭光搖曳裡,我突然有點恍惚。我似乎是在一個森林裡,四周是漆黑的夜色,眼前有營火閃爍,我們一群人圍著營火而坐。我是這一圈人裡最小的,坐在角落裡,靜靜聽著最老的巫婆述說著故事。營火在我臉上閃爍,宛如此刻燭火在我臉上閃爍。四周的黑暗令我感到無比安心,好像在母親的子宮裡一般,深遂安靜而舒適。我喜歡聽老巫婆的傳述,但是,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我只知道我是那最小的,倍受疼愛的小小女巫。

 

森林的影像與房間的影像是重疊的,我覺得我身處在兩個地方,但是,一眨眼,我就清楚看見自己是在房間裡了。「森林的影像」與我前幾天經歷到的「神聖品質」,都很像是我虛構的故事,有點像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我覺得老巫婆傳述故事給小女巫,有傳遞的意味。

 

這使我想起,有一次我在夢中,夢到一位很像是原住民的老婆婆,把房間裡的男人都趕走,說要給我祝福。房間裡只剩下三個女人,老婆婆對我念著有節奏的咒語,我非常喜歡那種節奏與語調,但是,我一樣是聽不懂。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傳遞」。

 

這星期有一個晚上,我跟女兒一起做冥想,冥想結束後,我們又開始測我那條水晶項鍊。在黑暗的房間裡,照樣燭火搖曳。我使用了幾次靈擺之後,女兒接手過去測試,她的眼神非常認真與專注,幾乎不像是小孩在玩遊戲的樣子。那一刻,我有一種幻覺,有點像是一個年紀較大的女巫在教導小女巫練習靈擺,好像我們很多世以前就曾經這樣做過了,好像我的女兒曾經是我的小師妹一樣。

 

那一刻,我感受到的也是「傳遞」。

 

這些都是從「感覺」的層次產生的,是真實或是幻覺?連我自己也分不清楚。希望不是因為被喊太多次巫婆,而產生的妄想,我一點也不想精神分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de 的頭像
Jade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