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may act lovingly by supporting and nurturing someone’s process with caring concern and a willingness to be involved.” – Mary K. Greer

 

這是一個感情流動的日子。

我帶著女兒回娘家探視父母,說是探視父母,其實是我跟女兒都想吃我媽媽煮的菜。在路上,女兒就問:「我可不可以一進門,就跟奶奶說,我要吃飯?」她想一想,又覺得不好意思,說:「媽,還是你講啦!」我故意逗她:「我才不要講咧!」我心裡是想,我哪有這麼厚臉皮啊!媽媽老了,應該是我弄給媽媽吃,哪有回家逼媽媽做菜給我吃的?媽媽自動要做給我們吃,我們就該心懷感激,怎麼還能命令她非作菜不可咧?

 

其實,我的媽媽是那種非常照顧孩子的媽媽。所以,根本不用開口,早在我們還沒到的好幾個小時前,她已經幫我們準備了,一個人一份都算的好好的。我們才一進門,就聞到空氣中有種「好吃」的味道了。

 

在廚房裡,我陪著媽媽閒聊,想起幫她做部落格的事情,就跟媽媽提了。媽媽似乎覺得自己體力什麼的都不行了,怎麼能跟年輕人一樣經營部落格呢?(我很懷疑媽媽是否有聽懂我解釋的部落格)即使我跟女兒都拍胸脯保證,要幫她整理照片、寫文字、上傳,她還是不敢點頭說好。

 

我在跟媽媽說話的時候,我突然,很突然的,意識到我自己。好像有另一個我,站在另一個角度看著正在跟媽媽說話的我。我看到我自己滿臉都是笑,好像跟媽媽說話是一種很享受的事情,媽媽是個很可愛的小孩那樣,我努力想盡方法要鼓勵她做部落格,即使她最後沒有點頭,我心裡依然升起一股很溫暖的微笑。我幾乎可以感受到媽媽內心對陌生事物的害怕,現在的我,竟然可以全然接納,接納她的害怕、猶豫不決、真的遇到事情時的退縮。我發現我自己擺好了姿態,那種姿態是「媽媽不願意的時候,我會接納,而且疼惜她的害怕。媽媽願意的時候,我會全力以赴支持她」。

 

吃飯時,與媽媽面對面坐著。

我們聊著天,我看著她的臉,忍不住想跟女兒說:「你有沒有覺得奶奶的臉越來越可愛?」

 

我想,不是我的媽媽變了,而是我變了。

如果是一年前的我,我不會有這樣的心態。那時候的我,一直想寫一篇有關我從小如何被媽媽壓迫,如何跟媽媽一直站在敵對狀態,如何因為媽媽使我婚姻不幸的文章。因為我一直認為,我所有的不幸,都是媽媽造成的。

 

有一次在成長課程中,跟老師對話時,老師使用了類似催眠的技巧,使我迅速進入小時候的我的腳色,老師變成我的媽媽,我幾乎是當場就跟老師槓起來,滿心都是委屈。那時候,我心裡認為媽媽是我的敵人,總是對我不好,我什麼都看不見,只看見我討厭我的媽媽。

 

現在的心境卻全然不同了。

我竟然可以這樣全心支持我的媽媽,而且,帶著滿臉真心的笑意與欣賞。

 

我想,我必須感謝幫我做過兩次家族系統排列的老師,為我解決了我跟媽媽以及我跟爸爸的關係。讓我看見了我生命來源的美好。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