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躺的那個人是我,一個渴望得到安靜的人。我希望無論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我不喜歡爭吵,不喜歡傷害人,不想跟人有爭執,我希望可以安靜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後,好好休息,希望人跟人之間,有良好而善意的溝通。

 

但是,那懸掛在正上方的三把寶劍,就像是三根刺一樣,擋在心口上,讓人很不舒服,有被威脅的感覺。這三把劍並沒有直接插進身體裡,只是懸在那裡,代表著事件並沒有發生,沒有不幸、沒有受傷害,只是有被威脅或被挑釁的感覺。

 

這確實是我今天的感覺,我隱約感受到背後的惡意,然而這份惡意也只是用一些詭異的表情與態度表達出來而已,沒有具體傷害性的行動。那份惡意似乎要把我編織成一個仗勢欺壓人的人,使我不禁自問:我對待人真的有這麼糟糕嗎?我提出的要求是否真的很過分?

 

晚上在家裡看書時,那份拂之不去的不快,依然陰魂不散。

只好靜坐冥想,跟自己對話。

 

我問自己:

我向對方提出的要求,是不是他的份內工作呢?

答案:是。

那麼我只是要求他完成他的工作,並不是在欺負他了?

答案:是。

那麼為什麼對方的表情,像是我是個欺壓人的人?

答案想了很久,我想到有本書上說的,我們每個人都在扮演角色,有人在扮演受害者,如果你跟著他的劇本,你就會扮演加害者。我想了一下,沒錯,當對方表現出好像我在欺壓他似的,我會很生氣,覺得被誤會,接著就會想,既然這樣,不管我有沒有,都會被當作有,那麼我不如真的找一些事情來為難他,即使我通常只是想一想,並沒有付諸實行,但是,我相信他可以看見我的表情,已經是一個欺壓者的模樣了。這時候,他會更賣力去扮演他的受害者角色,而我就會跟著他的故事走。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不切斷這中間的關係呢?

他可以繼續扮演他的受害者角色,我可以不要進入他的劇本,我可以繼續做我覺得我該做的事情,不要去看他受害者的表情、動作、口氣,不要被他牽引。

 

我看見這張牌的旁邊,躺著另一把劍。

這把劍可以拿來欺凌人,也可以拿來砍斷彼此那種變態的角色關係。

這代表著我具有能力,可以決定讓自己進入那個受害者與加害者的故事劇本中,或是另創一個劇本。尤其是那三把劍好端端掛在那裡,我不需要去參予被三把劍刺死的劇本,我只要看見有那三把劍,也認清三把劍好端端掛著,這就夠了。

 

我可以得回我自己的平靜。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