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家裡發了一頓脾氣,因為看見兒子對待女兒的挑剔與近乎虐待的言詞,我沒辦法忍受這種言以律人,寬以待己的行為。另一方面,我不認為兒子是真的那麼有潔癖而去要求女兒,我看見的是他把許多情緒發洩在家裡最小的那個人身上。

 

我很衝動的立刻發了脾氣,也立刻又開始了我的演講。當然發完脾氣又開始後悔了,不斷責備自己,為什麼用這種方式發脾氣?我不能理智一點嗎?我不能用點技巧幫助兒子挖掘他內在真正的需要嗎?我這樣演講,只是發洩了我的情緒,對於兒子真的有幫助嗎?或是我這種單方面責罵,只是撕裂了我與兒子的關係,並沒有改善一家人的關係?我為什麼沒有利用這件事情當作觸媒,去碰觸兒子內在深處呢?我真不該這樣衝動,應該要先給自己一點時間,做點內在對話之後,才跟兒子談。

 

雖然我認為我責備的非常不高明,但是,兒子情緒的轉換很迅速。一整個下午關在自己房間,我以為他決定要封閉自己,要再度不跟我說話了。但是,他並沒有,似乎整個下午他自己做了反省,因為我要他想想,對妹妹這樣要求的背後,是出於真的希望家裡器具的整潔度達到某個標準?或是他是基於其他原因而做這個要求?

 

我想,他應該想了很多。因為他晚餐時間,陪我跟妹妹說了很多話,就連一邊看電視也一邊發表他的看法,很努力要與家人做溝通。因為我曾經抱怨他,總是在電腦前面打即時通或電動,卻不跟真實的人如家人或真實的生活有交集。

 

吃過飯,他跟朋友出去逛夜市回來,說到他與朋友約好星期天早上要出去打一個臨時的工作。他突然這樣積極要去工作,而且是在過年後,手上有足夠的紅包可以應付學費跟娛樂費用的時候,我也很驚訝。因為我曾抱怨他,在要上私立高中前,曾信誓旦旦說,他決定要讀私立高中,不要拼公立高中了,至於私立高中的學費他會自己打工去賺。但是,從上高中到現在,只聽說他同學去打工,卻沒看到他去打工,這讓我覺得他並沒有真實負起責任。當然,那時候他未滿十六歲,也沒店家願意收他,這也是事實。

 

晚上九點半,女兒上繪畫課下課,我要去接女兒。兒子主動說要陪我去接女兒,因為上課地方停車不方便,我總是併排停車進去畫室找女兒,然後緊張的快速回來開車,不然就是打手機叫女兒先出來等我。如果兒子陪我去,我就可以找個寬闊但與畫室有點距離的地方停著,讓兒子進去找女兒,我顧車。他們可以在畫室慢慢整理,慢慢道別。

 

我明白兒子的這些舉動,一方面可能是因為一件事情,而反省到自己從頭到尾被我抱怨的諸多事情,而決定要先從自己做起。另一方面,可能是為了討好一個生氣的媽媽,希望在媽媽面前證明,即使他這樣對待妹妹,他依然是我的好兒子。

 

我對自己的生氣與兒子隨後的行動,都有點抓不到重點。

 

晚上睡前抽牌,抽到權杖皇后逆位。

正位的權杖皇后,是一個熱情、有魄力、溫暖的母親。

逆位的權杖皇后,是一個衝動、暴怒、冷漠的母親。

 

原本在正位中象徵神秘與直覺的黑貓被摔落,象徵開朗熱情的向日葵全部凋落,只有象徵著火的兩隻紅色獅子在燃燒著熊熊烈火。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