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賣場中走出來,我看到人們四竄奔逃。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以為是這個國家特殊的活動。我像是個外來者,不太了解這個國度的行事法則,因此,困惑的站在原地,看著人們慌張奔逃。

奇怪的是,我覺得這個國家叫做德國。

 

人們在我面前來來去去,慌張而恐懼。

前方有一座陡峭的山,我看見許多人提著皮箱、行李,努力往上攀爬,有的人爬不上去,滾了下來,行李還掛在半山腰。這座山的陡峭程度,幾乎類似在攀岩。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需要這樣逃命,我猶豫著:我需要一起逃嗎?但是,究竟要躲避什麼?

 

我仔細聆聽,才聽到空襲警報的嗡鳴聲,我才恍然大悟:啊!是空襲。

可是,當空襲發生的時候,我該往哪裡去才是安全的?

不是說空中攻擊不應該攻擊住宅區,應該攻擊機場、軍事基地這些地方,才符合人道嗎?那麼我走在這住宅商業區的路上,照理講應該是沒有危險才是,那些人為什麼要逃?為什麼要逃往比較偏僻的山區?

 

我沿著山邊的公路往前走,聽到前方似乎有人聲,我快步往前。

看到一個圍牆,有個人正爬上圍牆,卻聽到嚇阻的聲音,那個人掉了下去。

我墊腳一看,看到一群人跪在一個鄉間四合院前的稻埕廣場上,四周有日本軍人大聲下令著,我聽到日文兇猛的流竄出來,夢裡的我知道這些日本人在說什麼。

我嚇了一跳,縮回了身子,趕緊躲到樹叢裡。

 

現在我懂了,那些人不是在躲飛機上丟下來的炸彈,是怕被日本人俘虜,所以才往山裡逃。

那麼我呢?我有被俘虜的可能嗎?我躲在這灌木叢後方,是安全的嗎?

 

我躲著,卻很困惑。

 

夢就這樣結束了。

 

這個夢裡面,讓我最熟悉的感覺有兩個,一個是外來人的感覺,另一個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現在處境的那種困惑感覺。還有一個領悟是,我學日文不是偶然的,原來我在某個時空曾與日本人有關聯。

 

外來人與無法融入的困惑,是我從小到大都有的感覺。這也是我之所以被認為文靜的原因,我不是不愛玩、不愛說話,而是我不知道怎麼加入,我完全摸不懂我周圍的人在做什麼。為什麼他們喜歡談這些話題?做這些遊戲?我該怎麼跟著談跟著玩?我完全沒有概念。

 

因此,我大部分都站在眾人的圈圈之外,觀看著,想了解我該怎麼辦。

這非常類似夢中的情境。

一種很想知道來到這個地方,我該怎麼「像這個地方的人那樣生活」。

到目前為止,我一直適應的有點困難,我不明白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感受。

最近看「地球守護者」這本書的時候,不禁想:難道我是外星人?

 

創作者介紹

巫婆的鍋子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