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晚到的大弟一家正與爸媽一起吃飯,我與孩子們第一批吃完,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眼睛看著電視,耳朵卻聽著餐桌上的對話。大弟正在說他就讀國中的兒子,這次拿到全班第三名的事情。其實,那是餐桌上的對話,並不是說給我聽的,我卻很用力的聽進心裡。

 

我立刻往我自己身上想去,我的兩個小孩功課都不好,別說前三名了,想進前十五名都是難上加難的事情。我覺得我在沙發上,自動縮成三吋的小人,超級自卑,很想立刻命令我的孩子馬上變成苦讀的小孩,變成極力想力爭上游拿到前三名的小孩。

 

可是,我問自己,拿前三名的意義在哪裡?

我之所以不插手孩子的課業,不就是因為我認清了課業成績拿前三名,並不代表我的孩子人生會過的順遂,也不代表他們會過的好或過得快樂,不是嗎?

不求他們短期的表現,而是從一生的角度來看,我想要養出來的小孩,是那種知道安排自己人生,知道怎麼找快樂的人,知道怎麼把自己的生命過的有趣又好玩的人,不是嗎?我不就是不想要孩子在青春歲月中,只有讀書與補習,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的生活嗎?我不就是想要他們多接觸各式各樣的人,做各式各樣的事情,學各式各樣的嗜好,不是嗎?我不就是不要他們讀書讀到三更半夜,毫無喘息的時間嗎?

那麼我為什麼那麼在意課業成績?為什麼當他們談到他們的孩子那麼厲害時,我整個人會縮的那麼小?

 

坐在沙發上的我,一直在思考。

 

我想著女兒學鋼琴的過程,她最近給我的回饋,不也讓我很清楚我面對孩子的學習,所抱持的態度是沒錯的嗎?

當別人家逼著孩子練琴,逼著小孩要迅速拿到五級檢定的時候,我放任女兒自己摸索該練琴的時間與練琴的方式,加上她本身在學習課業或才藝時,有一些概念轉換圖像或圖像轉換概念的障礙,因此,領悟力比較遲緩。所以,她通過檢定的速度也很緩慢,慢到鋼琴老師曾經一度很灰心,以為自己教的不好。

直到最近,她終於通過八級檢定了,進入準備七級的階段,這兩個級數之間,程度差異很大,可是,她竟然像是開竅了一樣,對七級的課程反而顯得遊刃有餘,鋼琴老師很驚訝的說:「奇怪,她好像整個變了一個人,一教就會。」

 

女兒的回饋是說:「我現在終於了解樂譜要怎麼看了,我以前都用數的,速度很慢。我現在終於知道了,是用看的。而且,七級的作曲、即興,超好玩,讓我終於有了玩鋼琴的感覺。」我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以前我彈古典吉他,就學會了用「看」的看樂譜,在女兒剛學鋼琴時,我不斷想讓她了解這個方式,可是她聽不懂,過了這麼多年,她終於了解了。

 

這麼多年,她並沒有失去對鋼琴的興趣,她唯一想放棄的理由是:練琴真的好累,好麻煩。可是,支持她繼續學下去的理由是:可是,我很喜歡彈琴的感覺,喜歡彈出來的音樂,喜歡看到自己彈得很棒的樣子。為了這些理由,她繼續練琴,感覺累的時候,就自己減少練琴的天數。她學琴練琴,都很隨性。

 

現在她說:「還好我那時候沒有因為覺得累,就放棄學琴,不然就不可能有現在這種玩鋼琴的快樂了。」

 

這個學琴的經歷,讓我了解到,也許別的孩子在十二歲的時候,拿到五級檢定,而我的孩子在十二歲的時候,還在跟十級、九級奮戰,可是,那又怎麼樣呢?她所學到的,都是她自己摸索出來的,是她真的學會的。而她所做的,都是她想做的,不是為了別人而做,她學會了怎麼為自己的快樂吃苦,怎麼找到自己的快樂,這不就是我想要達到的目的嗎?

 

那麼在課業上,我不能像鋼琴這樣,耐心等候嗎?

理智上,我告訴自己,要耐心等候,要有智慧的等候。

而每個孩子的天賦不同,適性不同,速度不同,我不是都知道嗎?

 

既然這些事情我都知道,為什麼聽到弟弟家的孩子功課好,我就那麼不舒服呢?

 

坐在沙發上的我,繼續思考。

 

難道是小時候,我對我的弟弟有心結嗎?

或是我在小時候,有過什麼創傷嗎?以至於現在一聽到有誰家的孩子功課很好,就馬上覺得別人是針對我在講,馬上認為有被比較,然後就不舒服嗎?

或是小時候,我有因為功課比弟弟差(我這個弟弟每次都是考第一名,而我呢?很少考進前十名),在父母面前被比較過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覺得跟我小時候的經驗有關。

但是,我想不清楚。

 

回到家後,我抽到這張牌,聖杯六。

Mary Greer的書上有一句話,我覺得跟我在沙發上的思考有關:

 

一般來說,這張卡訴說著你的過去,影響著你的現在。

 

這裡所說的過去,有可能是小時候或早期的創傷,也可能是過去世帶來的業力。我的內心一直有一種催促,有一種想念,好像是想念某個過去的片段,想回到那裡去找到那個原因,然後修復現在的我。

 

但是,一直到我正在書寫的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個過去的原因是什麼,也許在旁人眼裡清晰可見,然而以現在的我來看,就像身在濃霧中一樣,我看不清楚。

 

不過,這張卡確實準確的擊中了那個坐在我父母家中沙發上思考的我。

我確實思考了小時候,思考了過去是否有過創傷。至於過去世,我看不見我的過去世,自然也不知道我帶了什麼到這一生來。

 

我想要把這件事情想清楚,想把心裡那個疙瘩拿掉,希望有朝一日,我能找到那個原因,把自己修理好。

J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